“不政治”与《九评》


【明慧网2006年4月23日】中共现任党魁结束了华府之行,此次参加系列集会和抗议活动,有很多地方令我看到修炼中的不足。

自从苏家屯事件发生后,阅读证人证词常常让我心里十分难受,每一篇证词读罢,一般在一天之内心情都难以平静。尽管在交流中也知道正法的進程是有序的,没有什么偶然的事情,但仍难以摆脱常人的那种心动与气愤。

接着在联系政要讲真相的过程中看到形形色色的人心表现,有时很动心,觉得这些人既可气又可怜。师父《在2003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中说:“常人中坏人的一句话算什么?你再邪恶也不能使我变,我就要完成我历史的使命,我就要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情。”而我常常因为人的一个表现而对人十分失望。

随着《九评》的传播和退党大潮的兴起,我们参加了很多相关的集会和游行。记得在纽约参加庆祝一百万人退出中共的游行时,我感到十分兴奋。因为那是第一次我们庆祝性质的游行,而不是反迫害中那种呼吁性质的游行。“天灭中共”、“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的口号激动了我的“人心”。

从那时起,我除了把《九评》和“退党”作为救度众生的利器之外,或多或少有常人式的痛快感,觉得恶党把我们迫害的如此之惨,终于到了我们反击的时刻。在另外空间,正邪是在较量当中,但是常人中的表现应该是平和的。我们是在救度众生,而不是在搞常人的政治。“结束迫害,救度众生”才是我们的目地,“解体中共”仅仅是一种手段,而决不是目地。

然而当苏家屯事件被揭出来后,我更加不知不觉中的把“解体中共”当作目地。四月十九日,在胡入住的酒店前,亲共人士想尽办法用中共血旗挡住我们的抗议横幅,我冲到警察前寻求帮助,并非常恼怒的大声争辩。随后弟子一方呼喊口号,我能感到自己明显的争斗心。

修炼越到最后,对我们的要求也就越高。师父说“大法弟子们已经走过了那么艰苦的岁月,我希望大家呀走好最后的路。”(《在2004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我认识到,我们大法弟子的心态不能因为环境的变化、形势的变化而有变化,应该真正向内找,才能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

个人见解,如有不当之处,敬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