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学比修去惰性 抓紧时间救众生


【明慧网2006年4月23日】同修大姐B是年近70岁的人了,她的女儿是著名医院的主治医生,却因坚修大法、讲清真相被非法判刑近10年,现在监狱已度过了四个年头。B大姐每天既要操持家务,又要照料瘫痪在床的母亲、年迈有病的丈夫、上学的外孙及上班的女婿,每月还得往返近百里路去监狱探望女儿,给她带去必需的生活用品、营养品等等。

她的丈夫曾经是某事业单位的邪党书记,深受共产邪灵的毒害,把女儿遭到的迫害都怪罪到B大姐身上,认为是B大姐纵容女儿修炼法轮功”才造成的,因此经常对她暴跳如雷、大吵大闹。面对剜心透骨的身心打击、来自各个方面的巨大压力及每天照料一家老小的繁重家务,B大姐从没有懈怠、没有悲观,而是更加精進的做好三件事。她每天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从没间断过。她白天出去讲真相、劝“三退”或与同修切磋,学法经常是在后半夜一、二点钟。狱中的女儿看不到新经文,每次探视时她都要把师父新的讲法主要内容记在脑子里告诉女儿,篇幅短的就背诵给女儿听,使女儿在思想上能跟上正法進程。

B大姐经常用自己修大法后思想境界的提高、身体的变化等事实向丈夫讲大法的真相,告诉他女儿遭受的迫害是江××和共产邪党所造成的,江与邪党反对“真、善、忍”宇宙大法,迫害按“真、善、忍”修炼的好人,必遭灭亡。天长日久她丈夫在事实面前思想有了变化,现在他与大多数善良的人们一道共同期盼邪党的早日灭亡。B大姐在母亲去世后几次回到老家,向娘家的亲朋好友讲真相、劝“三退”,许多亲朋好友明白了真相后退出邪党和相关组织得以被救度。

B大姐曾多次批评我太懒惰。B大姐说的对,我得法十年,至今修炼中的一些基本要求都没有按师父的要求做,例如,没有重视发正念,有时为了多睡一会儿觉,竟错过发正念的时间;由于长期来很少炼动功,本体改变不好,经常出现“病业”干扰等。我每隔二、三个月就发一、二次高烧,高烧过后严重咳嗽持续半个多月。每月的经血量极多,造成身体非常虚弱,经常处于晕晕糊糊的状态,有时还出现突发“心脏病”的症状。像我这样的状况,向周围群众讲炼“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哪里会有说服力?严重的影响了做好三件事。

再想想与我一同被非法劳教过的同修C大姐,她都快60岁了,为了做好三件事,经常每天只吃一顿饭,学法到夜里二、三点钟,第二天照样精力充沛的送资料、发传单、讲真相与同修交流,并帮助曾经邪悟又回到修炼中来的和不精進的弟子早日跟上正法進程,而我有时因写文章或学法睡觉很晚时,总想第二天要多睡点补回来,不然就感觉身体好象不舒服似的。遇到具体事情时,还是用常人的观念思考问题。大法是超常的,大法弟子睡眠少通过炼功就能恢复精力和体力,这是真正修炼的弟子人人都体会的到的。

师父在《越最后越精進》经文中讲:“对于走在神路上的修炼者,除去这些人心的执著与观念的改变就那么难吗?如果一个修炼的人连这些都不想去除,那么修炼人的体现是什么呢?当然,多数处于这种情况的弟子其实是因为开始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轻微执著或者观念的干扰,被邪恶钻了空子、加大了这些因素造成的。我知道你们明白后会很快跟上来,但是你们要能在这条最伟大的神的路上少走弯路、不给自己将来留下遗憾、别拉开层次的距离,才是我与你们以至期盼你们的众生的愿望。”

学了师父的经文,在同修的帮助指正下,我有了大的進步,比以前精進了许多:现在基本能保证每天炼五套功法,按时发正念,在讲真相时,也提醒自己不要懒惰、不要放过任何机会做好三件事。一次有位从澳大利亚回国的教授请我们俩口子周日中午吃饭,我不想去了,想在家睡午觉,因为周日是我一周唯一的休息日。转念又一想这不是懈怠吗?于是立刻打消了睡觉的念头。吃饭时我向这位教授讲真相,他说:“我在国外就看了《九评共产党》,那上面说的全对。 “法轮功”遭受迫害的资料我都看了,太惨无人道了,共产邪党坏事做绝,可你退出它、反对它,它不但不给你工作,还把你抓進监狱。共产邪党可是个‘小人’哪!”我告诉他可用化名、小名退出,这位教授立刻高兴的说:“快给我办了吧,我从内心相信“真、善、忍”,痛恨这个邪党。”

一次我乘火车出差去外地,中、上卧铺及对面的上、中、下卧铺是同一个公司的几个年轻人,他们是由公司派到我要去的这个城市开连锁店的。在车上我告诉他们一定要相信“真、善、忍”宇宙大法,不要相信共产邪党,并讲了邪党的种种罪行,他们都认同。可由于车上乘警来回巡视,我没给他们讲“三退”的必要性。我问清了他们在当地的地址,当我办完要办的事后,按照他们告诉我的地址终于找到了这几个年轻人,替他们办了“三退”。

一个月前我去另一城市开会,坐的是四人包车的桑塔纳。司机边开车边说:“现在的××党官太黑,等收拾他们的时候,我弄个司令当,一枪蹦了他们都太便宜他们……。”

我一听讲真相的机会来了,马上说:“真、善、忍是照妖镜,对着××邪党一照,原来他们个个都是妖魔鬼怪。邪党提倡的是假、恶、斗,主张血腥迫害,哪里管老百姓的死活……”可由于车上有其他人,下车后又急于去开会,就没来得及给他讲“三退”。

过几天又去开会,我就提前出发,去找那位司机的车,想这次可以给他讲《九评》办“三退”了,可没找到他,就坐了另一辆车。这次我上车就主动讲真相,揭邪党罪恶。司机说:“我们地区给组织部长开车的是部长的亲信,到退休年龄,一个字不认识,愣给提拔去当县长啦,这共产邪党的末日真的是来临了。”下车时这位司机同意声明退党。

前几天我再次去开会,还找第一次那位司机,仍没找到。这次的司机没加入过邪党、团、队,但他相信了“真、善、忍”是宇宙大法,倒是有位同车的乘客同意声明退党。我对自己说,司机啊!我一定找到你,给你消除兽印,保你平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