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自己的路


【明慧网2006年4月24日】师父要求我们,珍惜我们做的所有的事,放下我们的错误,尽快的站起来,继续向前走。走的越远,就会越快的放下执著,这样,我们的“船”就会轻快的向前驶。通过跟同修的交流,甚至有时是痛苦的争执,我明白了很多,也学到了很多。我明白了,我跟同修的许多矛盾起源于我们执著心的互相冲撞,目地是让我们认识到这些执著心。我经常倾向于很快的对同修做出判断,由此把自己限制在自己的小聪明里。

我不仅仅是在这一刻忘记了,我对其他人的看法是从我的观念中形成的,我还把这种观念当成自己,而且我还忘记了,我的同修的观念其实也并不是同修的真本性。

这种认识帮助我做到不只对自己,而且对同修更加宽容。如果因为自己的或他人的执著而愤怒,则表明了承认这种执著是我们的本性。

将来,我会把我真实的本性作为自己,观念则不属于我们。这样我会轻松的接受批评,而且,我敢于指出别人的弱点,同时心带慈悲而不伤害到别人。当别人因为一个根本不属于我的,只是附着在我身上,而且我应该尽快去掉的弱点而批评我的时候,我为什么要觉得受伤害呢?

我知道,我经常喜欢为自己的错误辩护。这就好象有人对我说:“你的衣服上有脏东西。”而我不是去洗掉它,而是说:“这样不是很漂亮吗?你的衣服上也有脏东西。”然后把衣服弄的更脏。

每个人都有缺点,也不应该忘记:我们每个人都走过了一条路,在这条路上很多东西必须磨平。我相信,如果我们相互之间能够多一些宽容,不要继续找别人的缺点,我们共同做的工作進展就会很快。

我们的师父2004年在纽约回答一个学员的问题“为什么我看到好象修炼人与修炼人的矛盾总是难以化解?”时说:“如果你们都是一团和气,互相之间都非常平和,谁也惹不到谁,谁都使别人高兴,坏了,(众笑)真的坏了,修炼不了了。谁的矛盾也暴露不出来,互相之间不能够促進提高,这可不是修炼团体啊。我们与常人最大的不同是,有矛盾反映出来但是我们都能找自己。(鼓掌)决不是没有矛盾反映出来。哪方面修得不好表现出来了,互相的就会发生磨擦,意见不和、不同,那就看一看问题在哪里。每个人都找自己的原因,我是不是自己哪个地方没做好啊?别人不认同我啊?那个也想,我是不是提问题的方法有问题啊?人家接受不了?每个人都能找自己,这就是修炼,你不找自己你就是没修炼,最起码在这一个问题上你是没修。”(《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我想,为了认识上面提到的这个问题,我们应该知道去珍惜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和我们在大法项目中共同的工作,以及我们的交流。另外,我还看到,在一个学法组内,人们经常会非常依靠别的人,等待协调学员分配自己到一个活动中去。我相信,每个人积极的思考,在这个时间怎样正念走好自己的路,是非常重要的。

我有时候是这样的:我常常从事合适我的任务,但因为惰性不能跟上正法進程的快速变化。有时候,我会忘记思索我接手的工作是否达到了此时的要求。我越来越多的有这种感觉,时间飞快,我根本不可能再顾及其它。

我经常给中国游客分发九评,还忙于一些正统艺术。我也分发学员办的报纸,在欧洲合唱团演唱,经常参加一些大型的活动,还试着给我在日常生活中碰到的人讲真相。我现在只做这些事情,直到师父给了我一个明确的点化,让我更积极的把我的人的能力用在讲真相上。

我的丈夫参与了学员办的报纸的工作。当我一想到为这个项目做些事的时候,我的心里就会有一个声音对我说:我还没有足够的能力做这些事。我丈夫可以写很好的文章,如果我想试试的话,则会花很长时间。我就是一个想法:这个工作更应该他做。

两个星期前,他出现了消业状况。他的身体到处都是红点,还发高烧。我们知道,几天后,这个项目在汉堡有一个聚会。我丈夫已经买好了车票。但是,当聚会越来越近时,他必须承认,在这种状况下,根本没可能去汉堡。我们知道,这是邪恶的干扰,试着发正念去清除它。

最后我丈夫令我非常吃惊的对我说,我应该替代他去那儿。我对他说:“我几乎没有为这个项目做过什么,而且星期天我得工作。”又想了一会儿,我明白了,这不可能是偶然的,现在到了我需要向前走一步的时候了。自从我学习艺术史开始,我已经想了很长时间了,要为报纸多做一点事。之后我给工作单位打电话请假,我的主管说:没问题,反正那一天已经有足够的人了。

我起程了,在汉堡度过我的周末,不知道等待我的将是什么。第一天我带着享受的心情参加了学法交流,旁听了讨论。我更深入的理解了这个媒体对我们讲真相的意义。我们通过正面的内容给每一位读者進入未来的机会。

师父在《2005年旧金山讲法》中说:“中共邪党已经把希望之声、新唐人和大纪元作为最大的事了,所以它们说法轮功有“三大媒体”,就是指希望之声、新唐人和大纪元,可见邪恶对法轮功害怕的要命。”

第二天的讨论中,我把建设性的想法带入讨论,最后我接受了一些有针对性的任务。

最后,我也意识到,我太犹豫了,太消极的等待机会,而不是积极的展现我在人中的能力。我明白了,只有通过对大法的深入的理解才能够克服障碍。我感谢师父给我提示,让我内心深处认识到,过份的谦虚是一个大执著,事实上是我们的思想被邪党文化影响了。

当然了,正确估计自己也是一个与我们越来越清晰的智慧相关联的因素,它必须是圆容的。从师父的讲法中我明白,我们所走的路就是紧紧跟随师父,因为向旁边走的每一步都会把我们引向旧势力的安排。当我们紧抓住人在迟疑,我们能不能做这个或那个时,就已经不是正念了。

我工作的博物馆正在举办莫扎特诞生250周年纪念展。在展览期间,人们经常谈论他的天赋。有一次一个人说,莫扎特六岁的时候已经创作了第一支曲子,抒发了很多只有具有经验的成年人才可能有的情感,所以他是上帝的一个工具。我从其中学到,没有什么东西是不可能的。安排是上面做的,问题是我们跟随哪一个安排?师父在《转法轮》第一章中说:“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

当我回顾我的路时,我注意到,在关键时刻,我总是被牵着手,并且这样一直向前走着。我知道,师父一直在我身旁,指引我,什么是我应该做的。

感谢尊敬的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