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风雨中坎坷前行

【明慧网2006年4月25日】转眼时间已到二○○六年了,又一年的春天来到了。在夜深人静中回望一路走过的坎坷过程,心中对师尊充满感激,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中,我才走到今天。

我是1995年10月还在上大学时得的法,当时在一个书店中偶然看到了《转法轮》。当时就感觉一股强大的能量包围了我,书中的内容也深深的吸引着我,于是请回了《转法轮》,用了三天时间将整本书通看了一遍。从此我的人生发生了全新的转变,当时只是觉的这本书太好了、太纯正了,让我站在一个新的境界上,知道了人生存的意义。那时,我失眠、头发晕、经常眼冒金星、身体虚弱,很担心不能完成学习任务,但仅仅看过书之后就有了很大改观。我到处寻找炼功点想学功,后来发现学校里就有炼功点,有学校的老师免费教。

从此我开始了学法炼功,按照书中的要求修心、提高心性。渐渐去掉了许多不好的心,身体也恢复了健康,在书中师尊告诉我“要想好病、祛难、消业,这些人必须得修炼”、“心性多高功多高”、“ 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作为一个修炼者,同化于这个特性,你就是一个得道者,就这么简单的理。”我想这个功真好啊!炼功中有苦有累,但也有很多快乐,特别在雾气朦胧中炼功时,让人觉得如临天上。那是一段幸福、快乐的日子,幸福的日子总是过的特别快。

1999年7月之后,邪恶的迫害铺天盖地而来,刚开始不知所措,在夜深人静时细细思量,回想我学法修炼的过程,回想同修在一起学法的情景,我们讨论的每一个问题不都是找到自身的不足,从而去掉,更加纯正自己的吗?我们的所有努力不都是去掉自己的私心,从而变得无私无我、事事先为别人考虑的吗?我们的所做所为决没有邪的、见不得人的事。而这一切的来源都是从学法中来,从师尊的经书中来。从我自身的体悟中感到,如果真的认真学法修心,这样的一个人只能是越来越好,决不可能去做害人的事,而这种情况是所有别的说教根本达不到的,而这么好的指导我们修炼的法一定是最好的!我感到世人一定是被别有用心的人误导了。

在这期间家里激烈的反对,我也尽力的解释“你们不是觉得我不抽烟、不喝酒、没有沾上一点邪的吗?这都是按师父的经书做达到的,为什么要反对呢”?但家里还是担心我的书被人发现,趁我出去的时间将我的书烧了。当时我一想到没有书了,以后怎么炼呢?如果不能看书炼功了,这绝望的感觉让我窒息。幸好我会电脑,从网上找到了一个国外炼功点联系人的电子邮箱地址,我就发邮件希望他能给我寄来师尊的经文。真的非常感谢这位同修,没几天就将电子版的经文寄过来了,同时还帮我订阅了明慧网的文章。我心中充满了喜悦,立即下载下来,开始了每天的阅读。读着同修的文章,我越来越清楚法轮大法是最正的,是宇宙中的真理。特别是读到许多大法弟子所经受的苦难让我经常失眠了。以前我在单位时,因为不希望别人知道我年纪轻轻就学气功笑话我,所以,大家都不知道我炼功。现在我决定要讲真相了,全国有那么多同修专门到北京来讲真相,我就在北京更要做。

我从明慧下载了文章,自己做成了真相传单开始散发。因为还有怕心在,只在没人看到的白天和晚上发。发的时候真的是心发慌手发抖,发完就象松了一口气,随着发了几次,胆子渐渐大了,情况好了一些。但惰性又出来了,后来我又因为升本科考试占用了大量时间,再加上考上后,来回上课,讲真相的事几乎停下了。这段时间又上班又上课每天都很晚,但内心总有心慌的感觉,只有打开电脑看着师尊的像片和学习经文才感到内心的安宁。这段时间因为长期没有看同修的交流文章,学法也不深。头脑不清醒下竟糊里糊涂在常人的威胁下入了邪党,虽然在当时还没有明确解体邪党,但我也总是感到不对劲。在后来看到了师父关于退出邪党的经文,我立即用真名退出了,并声明了以前所说的所有不符合大法的东西一律无效。

这一段时间是我修炼上一个坎坷的过程,其间反复的在思想中,对我是不是真信师父做考验。真象师父说的有时候让你似是而非,感觉这个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每次我都是想到师父有对我们说过假话吗?师父所说的不是在我的修炼中一一兑现了吗?我自身的体悟和提高不是实实在在的吗?而用任何别的办法确实真的不可能再让人们的道德回升了。我虽然有明确的结论,但还是因为有怕心陷在常人的迷中。一个怕讲真相对家人造成影响,再一个也担心受到迫害。但周边又有很多人因不了解真相,对大法不敬。在这一反复的心性摩擦中使我非常痛苦,我有时从梦中惊醒就想到这些。在夜深人静时,我常常跪在师父的像片面前泪流满面,反思自己寻找出路。

当时网络被封锁了,我也无法看到师父的新经文,这时我收到了别的同修发给我的电子邮件,介绍了突破网络的一个软件,暂时我还得不到这个软件,但我开始留心破网软件了。在这时因为我没有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又参加了邪党的保先,还加上常人的一些不好的心没去掉,危险靠近了我。因为一点小事被好几个人无理的殴打,卧床了一星期。在卧床期间我反思自己,修炼人没有偶然的事,肯定是我自己出了问题。被邪恶利用了。好了之后我又收到了同修的邮件,我真的要感谢在网上讲真相的同修,就是因为这些同修终于使我有机会获得了破网软件,当我又一次看到明慧网站时,心情难以形容,不知不觉泪流满面。我立即下载了师父最新的经文,如饥似渴的开始学习。

师父说过了不证实大法就不是大法弟子,在怕心下我虚度了很多时间,我心里非常痛悔。在看了师尊的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和《也棒喝》后,反思我这段时间的情况,这不就是说我吗?虽然刚开始时我做了一个大法弟子该做的事,但时间一长就放松了,有些执著心就在助长,旧势力就要乘机迫害。

我反思之后又开始做一个大法弟子该做的事了,虽然和别的大法弟子联系不上,但因为我能够破网,就从网上下载真相资料,根据这里当地的情况,针对要讲真相的人群,自编自印在村庄、居民区发放。刚开始发真相资料时真的是处处都有阻碍,如果事先想好什么时间要做什么,经常临时一下有事或者突然下雨。看是难以成行了,但只要一坚持,就又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又能做了。有一次我准备去一个村庄发资料,在打印的时候突然下上大雪了,这场雪还很大,去还是不去呢?我最后决定一定要去,当天晚上虽然路不好走,但资料都发的很顺利,回来时心里一下很轻松,又一批老百姓能知道真相了。

师尊在《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时说“也不要师父一讲大家又明白了,有的人马上什么都不干了,就一心一意的专门做大法的事了,那么你又可能被旧势力利用,因为它们就是在钻空子。我今天告诉大法弟子的,就是在常人中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这种形式修炼,不能走极端,就是这样平稳的在证实法中充分的发挥大法弟子的作用。大家有许许多多的困难,除了做好证实大法的事,还要平衡在世间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与家庭的关系、与社会的关系,这是很难。难,可是这是大法弟子必须走的路。”我在做讲真相的事时,也在注意把握好自己,不走极端,不是为了证实自己,为了自己的修炼而讲真相,而是出于慈悲心,为了救人而讲真相。只是做自己应做的,不是为了求得什么。在讲真相时,我还采用多种方式,在网上发真相邮件、还把收集到的一些邮箱地址发给明慧网、同时将收集到的电话发给海外的同修。

在这个过程中感到常人对大法的态度确实开始有了变化,刚开始时家里强烈反对,在接触了一些真相资料后,对大法有了新的理解,现在对我的修炼也默认了。因为这几年处于邪恶对大法的迫害环境中,我也无心谈朋友,现在刚有了女朋友时,我一开始也有顾虑,但在和女朋友讲清真相后,她也渐渐从邪党的宣传中清醒过来,当她再看看身边学大法的人到底象不象邪党所说的那样,也明白了真修大法的人,在长时间心性的修炼中,已经没有了许许多多的毛病,当然在没有圆满之前还是有很多不足的,但对人是真诚的,处处为他人着想、心怀善念也肯定能照顾好别人。当我平衡好与家庭与社会的关系后,我的女朋友知道了修炼的人是真正的好人,也支持我的修炼了。

前几天得到了象“苏家屯秘密集中营”那样的所有劳教所、监狱、秘密集中营参与的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消息,心里真是感到锥心的疼痛,但在理智思考后,觉得悲痛并不是修炼人的状态。邪恶的疯狂只能让大法弟子更加看清它的真面目,并不能使大法弟子退缩。邪恶越坏就说明邪恶越没有力量了,也说明正法已经来到越表面了。它越邪恶,我们就越要揭露它,我立即将这一消息印制成真相材料,并附上法轮大法学会的通告发出去。

比起付出了一切的大法弟子,我还有许多的不足和执著心,在修炼的路上有风有雨,但风雨之后就会有光明的前程。愿所有的大法弟子共同做好师尊说的“三件事”,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