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2004年得法的经历


【明慧网2006年4月25日】我是2004年7月1日得法的。99年以前我听说过法轮功,但确实没在意,在恶党集团迫害法轮功后,我单位总部有人参与迫害法轮功,要求我们汇报有无检查收缴到法轮功的书籍。虽然那时电视报纸在铺天盖地的污蔑大法,我心里没有仇恨的感觉,甚至没往心里去,而且我特别想知道法轮功是什么。

就在我想知道法轮功是什么的时候,我有个同事的男友是保安说他有书,我马上请他拿给我。他还给我讲了他如何得到书的:一天他到派出所配合公安干活,到了中午,大家都在吃饭,可是屋子里有个人没有饭吃,坐在那儿。他好奇的问公安,那人是干什么的?公安说是法轮功学员,现在抓到这儿。他见此人气质不凡,好心地给法轮功学员买了一个饭盒,临走时两人互要了电话。几个月后,他接到了法轮功学员的电话,请到家吃饭,向他表示感谢,并讲述为何学法轮功。原来这个学员曾有严重糖尿病,本身就是医院的药剂师,可以很方便的拿到国内和国外的好药,但病却从不见好,自从修炼了法轮功,病就不治而愈。这位法轮功学员还送了他两本法轮大法的书。他虽然没有学,但是恭敬的保存着这两本书。

听说我想看,这位保安就用报纸包着宝书借给了我。我断断续续看了将近两个月,才看了一遍,只是知道书中说别人对你不好时,实际上在给你好东西,你自己不必介意。当时我就懂了这一点,其余的真的一点也记不住了,真象师父说的,你不修炼呀,脑袋里的东西全给抹掉,因为常人是不能知道这些的。后来在这位保安的催促下,把书还给了他。

2001年我家请了一个湖南的保姆,她真的是做得很好,完全把别人的事当成自己的事尽心尽责,从不浪费任何东西,一切都先人后己。但是有一点,从此以后我家吃不上活的鸡鱼等动物了,她说她不杀生。因为我有乙肝,就多次让她去打乙肝疫苗,她不肯去,说任何疾病对她没有影响,我马上说你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她说是的,她准备跟我讲真相,一直没有机会,她也是因为多种重病走入大法修炼的,得法后身心焕然一新。99年后,她单位采取对大法学员连坐的恶法,她为了不让单位职工仇视大法,自己离开了单位,后来因到北京天安门上访为法轮功鸣冤,被通缉,照片贴得到处都是,被迫流离失所好几年了。

我马上说那电视上的天安门自焚一定是假的,因为你都不杀生,然后她夸我悟性好。谈到她的被非法关进监狱受折磨的同修,她就泪流满面,我当时真的很震惊。我一直以来很自私,和人交往都是抱着有利可图才去和人接触的,不愿吃一点亏,还有脾气暴躁,不按传统道德做人、生活上自由散漫,在人眼里不是个好女人,的确也不是个好人,现在想来我当时那样的人是必下地狱的。因为我自己没有信仰,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为了信仰而哭泣,为同修非法关押而哭泣,我也想不到有这样的事,当时我甚至想如果她信仰的东西是假的,她发现后该多伤心呀,我当时竟有这么糊涂的观念。我就跟她说我看过大法书。

我对她很好,她说她在我家会呆不长的,因为她不是来享福的。她独自一人开始了面对面讲真相,那时没有一点资料可用,对此我还有微词,因为讲真相让她有点不守时间。几个月后她离开了我家,临走时我给了她一些路费,她全部为功友们买了录音机、磁带等物品,上车时背着硕大鼓鼓的包,和她小小的身体真不成比例。她回到湖南后打电话给我要寄还我的钱,我说不用还了,留给你的“事业”吧,她很感动。这样我和大法弟子结了缘。

当时单位体检说我有肝硬化趋势、心脏不好、血脂高、妇科病多种重病,当时我真绝望了,因为我每年都花好几万元钱治自己的病,到头来却还是得到这个结果。我并不想死,我心中当时就有一个声音,我一定要学法轮功,那个声音是那么清晰。

2004年6月30晚我从那位保安手中请到了法轮大法的书,他说这本书真是和你有缘,就你借去看过,还有一本已被一位香港人拿走了。当天晚上我没来得及看书,晚上睡觉时浑身发热,我得法了!

得法后我身心焕然一新,精神愉快、身体健康,明白了人生的目地就是修炼返本归真。

后来我跟爸爸谈到我的病,毅然的说我要学法轮功,把经历过数次邪党政治运动的爸爸吓坏了,他说我姑姑就是因为修炼大法,被公安打掉了牙齿,还抓了起来,罚了款,担心我的工作不保,并告诉哥嫂、姐姐来劝说我。我哥还威胁要举报教功的人,他说你还没学会、病没好,就会被人打死的。我知道哥哥嫂子受恶党宣传毒害,说的完全是邪党的话语。当时我嫂子(生理研究生)说她单位系统内有一位是大法学员,现在已不知去向失踪了,单位每年写年终总结,都要写上本单位无人炼法轮功;还说六四事件,让她很多同学发配到边远穷苦的地方,得到了什么呢?我学法不深,没有说服哥嫂,但我自己并不为他们所动。

我爸爸虽已去世,但生前退了党,也听了法,我为他高兴。我看到网上有退党网站,我的第一个念头是,我是大法弟子,是信仰神的当然不能挂着无神的党员的招牌(现在才知是兽印),我毅然退了党。当时我还没有认真看九评,对中共的邪恶并不了解。现在看了九评多遍,中共邪灵就是害人的,谁在哪个问题上相信了它,谁就会在哪个问题上送掉小命。

我从亲戚家着手,“三退”的已有100多人,我做得并不好,因为我没有深入讲,也讲得不是很好,有的人还没有给讲大法真相。还有很多单位同事(少数的只给了破网软件,没有讲其他的)、同学、朋友、认识的人都没有讲。讲真相总是断断续续,没有主动去讲,等别人上门了才讲,有的还不敢讲。只是给常人订阅动态网,然后给亲友靠得住的人三退。

得法以来,我一直不精进,怕心和分别心暴露出来,总是看到同修的各种执著,其实同修的执著自己全都有,觉得别人做得不好,和同修有间隔,别人指出自己的执著,就不太愿意和他来往了,没有想到同修是一个整体。遇事向内找,才是修自己,老是看到别人的执著,就是在修别人。碰到不愿听真相和三退的人,心里就想这人没的救了,后来我悟到我这不是和旧势力一样吗,在毁人哪;关系一般的人没得救,心里也不疼,还是没有走出一个情字。

老想着自己是新学员,对自己要求不高、不严,得过且过,甚至说自己在法正人间的时候一定会后悔没有抓紧。弟子虽然做得不好,却总能体会到师父的慈悲点化。

3月份在某地发资料后,我已离开该地了,被人举报牵出了给我带路的亲戚,我亲戚说出了我家电话号码,威胁电话打到了我家,说是“中央的”。我害怕了,怕工作不保,可后来我想通了,我做保姆也能生活,没有病三顿饭还怕找不到吗?当时我放下了怕失去稳定而轻松工作的心,晚上做了一个梦,我站在一个大水池旁,水池中朵朵荷花盛开,好看极了,我手中还拿着一朵呢。后来一直没有事。我知道这都是师父在鼓励我。

我以前的人际关系不好,独来独往。修炼后现在我明显觉得别人对我好了,找着和我说话,说我这里好那里好。我知道是他们真正的自己盼着我去救他呀,我觉的自己的责任很重。我觉的自己有了一点提高,因为以前最喜欢看常人网站,现在我最喜欢看明慧网的弟子切磋了。我在家陪朋友们看真相影片时,自己总是看得津津有味,他们反而笑问我看了几遍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