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才会真正安全


【明慧网2006年4月29日】在此就自己几年中经历的一点修炼感悟,写出来与同修切磋,共同提高。

一、大法的神奇

作为一个记者、编辑,读本书应该是轻车熟路的事,可97年得法第一次学《转法轮》时,在没有任何外界干扰的情况下,整整用了12个昼夜才读完一遍。以前老失眠,可当时一学就睡,越迷糊越看不懂越想学,就这样学完后只知道应做个好人。

在人中我是个“贤能”者,越不懂越想钻,接着学《转法轮》第二遍、第三遍……,不知不觉中,我的颈椎、腰、关节疼等毛病都好了(我家几辈都有当医生的,却没能给我治好)。解除了我身体上最大的难关,尤其解开了我为什么活着?怎样活等人生无法知的心结。

我对社会中各层面人的差异、人生差别产生的根源明白了,心理平衡了,真如师尊在《转法轮》讲的那样:“你会觉的象另外一个人一样,保证你的世界观都发生转变了,你知道你将来怎么样去做人了”。二个多月里我天天都象有特大喜事似的,我那个欢喜心呀极强,随着学法深入才知归正了。

当时我在一全国大报刊上从祛病健身角度发表文章,同时把这最珍贵的大法捧献给家人和亲朋好友让他们都学,真希望全社会的人都来学这么神奇、这么好的大法,都来沐浴、都来感受师尊的慈悲。从此我的一切都在发生着变化。法中讲的有惊无险的还债、干扰、心性上的过关、去吃上的执著等等,我都一一在不断的经历中,法也在不断的从本质上改变着我。

二、严冬的冷酷

这么好的大法,竟受到打压!99年4.25我在场,7.20我也去上访了。当时给大法列出的所有诬陷我都看了,从对照和辨析中,经过了一个理性的选择,更看到了社会的黑暗与虚假,更让我坚信大法。有明白人说,哲学叫人理智,历史叫人冷漠,政治叫人残酷。文革中我亲眼所见“走资派”父亲的悲惨,被夺走生命的经历,更告诫自己始终不介入政治。我知道大法全是公开的,就是教人做到“真、善、忍”,放淡名、利、情,做真正的好人,与己、与人、与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党头目们这么颠倒黑白,欺世压人,真是孰不可忍!像我这样受过益的人还有什么理由不站出来说话呢?得用我的心让人知道真正的法轮功是什么!

我曾准备过考取律师证懂点法律,当时我坚信说了实话,即或把我抓起来,我没违反法律上的任何一条,根本判不了我。况且这么好的大法!大法所包容的一切都是最好的!做好人的大法弟子凭什么让它们抓呢!就凭这一念,我当时用别名、别地址大量的写信给党政要人及国家各主管机关,讲大法的祛病奇效、讲大法真正教人修心向善、讲大法带给人们和社会的祥和与幸福。同时我利用夏天趁凉的便利,常约出同修切磋,互相鼓励共同精進。大法的所有资料包括别人送来的不少书我全部无损。7.20不久我们那的几个辅导员都被强制洗脑所谓“转化”了,对同修影响很大。通过多次切磋,大家认识上清楚了,认定大法,机缘难得,坚定实修!

在那些岁月里,当地有的同修有什么事都喜欢来找我,互相切磋比学比修。有两人想“转化”这些同修,第一个来找的也是我,让我抵制后自觉无理,再不来了也不去干扰同修了。“当静下心来用大法衡量一下就可以看到事物的本质。(《理性》)”由于紧随师尊抓紧实修,几年中我们从未见过什么假经文等不是大法的东西。2000年腊月三十晚,我和同修去天安门护法,回来了;在外地弟子来北京最多的时候,我们与外地同修在天安门连续三天切磋也回来了;有次大年初一,我去天安门发正念,完后正接一长途电话,警察到我身边偷听,啥事没有也回来了。有一同修被警察跟踪抓捕过后半小时,我又去送资料,认识我的常人很吃惊催我赶紧离开,我边发正念坦然对待有惊无险。

那几年我身边送和做真相资料的同修接连被抓,有时我怕心也上来了,当时有弟子说:上了警车、進了监狱才算是护法。理念中知道这说法不一定对,但听多了又开始怀疑自己了。知道师尊会在身边,但隐藏很深的人心总觉没见过师面,又没被抓,也不知道是否真正护法走出来了?有天晚上在梦里是战争场面,我为掩护一小孩,主动冲出来,让小孩跑掉,结果我被围杀,临死时觉得无所谓我还会转生来学大法的。醒来后心里直感谢师尊也知道该怎么做了。还有一次突然冒出一念,不知自己的功柱有多高,没隔两天,也是在梦里师尊点化我,让我心服口服的知底了,并鼓励我勇猛精進。

得法前我是个人中强者,名利情都得到过,造业不少,受恶党毒害很深是无神论者,从来不服人也不崇拜人。刚学法时不知道修心,层次低,定力差,师尊多次在梦里点悟我,有时炼功起不来,就用鸣笛或其它声音点醒我。我思我行,事无巨细师尊都为我操心着,师尊啊,你为弟子付出了太多的心血,把我从地狱里捞上来,又给了我最好的一切。真让我感恩戴德,无以言表!人就那点事,就那点难,算什么呢?有师在,有法在,我已经修大法了,还有什么比这更荣幸的呢?

三、邪恶是心虚的

有年秋的一天,同修来告诉我片警从单位把她爱人抓走了,她说去要过人,恶警谎称“不知道”“不在”。那时一亲友(常人、一贯对政治很敏感)为了我家小孩的安全常打电话提醒我防备点。这天又打电话来,我忽生一念,让小孩说我不在家,问时就说我被派出所抓走了。这下亲友急了,让他单位的保卫部长给区政法委书记打电话,要求政法委书记给关人的派出所长下令放人,所长接电话后说他不清楚这事,问清后给回话。40多分钟后,亲友又打来电话说没抓并说派出所根本没见过我。小孩说,恶警常干抓法轮功的人又不敢承认,附近就有实例等。这下亲友又打给部长──区政法委书记──所长,继续让放人。所长躲闪又无奈,只说好话:“真没抓人”并保证“就是以后知道此人学法轮功也不抓”。

从那以后当地派出所,再不刁难大法弟子,那位同修很快被放回家。有时片警碰上大法弟子,听完真相后说:“我也不愿干这差事,知道你们都是好人。好就在家炼,就当我不知道。”

当时有同修说:“别人都避,你反倒好,自报详细家门给派出所挂号。”我倒觉的通过这个非常玩笑,让他们上面不明真相的人知道自己内部的邪恶,明白大法是被诬害的,让下面的那些恶警明白他们的恶行会带来报应,收敛一些。其实这是大法威力的展现,也是大法给我的智慧。

还有一次,一位在北京做生意的同修被抓,被送到省公安驻京办,同修正念闯出来,让我去接,其实也是担保她回家。我去后面对省、地公安,给他们几人讲大法真相,地方政保科长邪恶的问我是不是也炼法轮功,我毫不客气的说:“我是来接人的,你没有资格问这问题,我更没有必要回答你。”弄得科长很尴尬。我又到隔壁省公安厅的房间讲真相,看到我们谈的很热闹,科长心虚的几次过来偷听,怕我在他上级面前告发他。

另一次一同修在做真相时被抓后(已邪悟并搬家)出卖了我,派出所片警和社区共两人来到我家,问被抓同修我认不认识,恰好头一天,我偶已知情,心想这都是师尊呵护我,但眼下帮不了同修,也不能配合邪恶,就说“不认识”。片警在我家转着看了看,我一直发正念,又给他们讲真相,此后再没来找过我。新上任的居委会主任要我单位电话,因以前我家是个学法点,想旁敲侧击,我不配合,最后他自觉理亏,从那以后再也不管不问我了。真如师尊所讲的那样:“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怕啥》)。

四、在单位学法、讲清真相

几年中,我每天晚上打坐,早晨发完正念后炼功,上班时,中午在单位学法近两小时,晚饭后讲真相,睡前再学一小时左右。办公室的人都听我讲过真相,特别是领导听过多次,还让他读过《转法轮》。他们知道大法好,知道大法弟子是受迫害的,所以对我就象家里常人的态度。我办公桌里就放有《转法轮》和经文,每天吃完午饭就开始学,同事看见谁也不说,有时还问我真相。

在单位公开学法,几年来对我对同事来说都习以为常了,只是做真相传送资料的事不能告诉他们。我们那片同修较多,那时每周得拿四、五十斤重的一大包资料,当时路远图顺路省事,我都固定时间接过来背单位去,下班再坐车背回家分好送出去,领导看见也不吱声。这样持续了两个多月才改变。有天领导不无担心的跟我聊天说:通过几年来你的行动,当然知道学大法的都是好人,我对你也很放心,我也知道法轮功根本不像电视上说得那样,但如今××党就这么黑暗,乱抓人,我总有点担心你的安全,如果在单位出事了,我可以保护你,要在社会上有啥事,我就不好说了,还有可能牵扯到把单位封了;还说有一个新来的实习生,因为听真相告发我,让我以后注意点安全。我说你要觉的我做得好,那都应该感谢大法;有人告发我,那是我没讲清楚做得不好。为了解除领导的顾虑,我诚恳的说:如果出什么事,我一人承担,就说你们什么都不知道,我不想连累任何人,更不想连累单位,何况我们从不参与政治,没有任何政治活动。

领导听后踏实了许多。随着时间的改变,我们化小成三、四个资料点。我得牢记师父的话用行动证实法,通过我的言行,让周围的人知道大法好。我在出差时,在出差费没有任何限额的情况下,别人住四、五星级宾馆,我住三星(规定最低三星级;地铁、公交车费不报销,出租车和餐饮费报销且不限额),去上海时,自掏地铁费,减省出租车费,经常自费在外面小店吃饭,既实惠又节俭餐饮费,所以无论何时何地领导对我都很放心。出差在外大法书和真相资料走哪带哪。小孩放假时我常在家,可不去单位坐班,为此我硬退掉一千元工资,领导很感动。我说这都是大法教我这样做的。

上下班每天路过天安门,牢记近距离发正念,我想既然有这个便利为什么不很好利用呢?几年来一直坚持西单到王府井之间往返两次发正念。我每天下班在回家的路上,给化缘的和尚讲真相、给有缘的路人讲、给公交车上的乘客和售票员智慧的讲、给出租车司机讲、给生意人和碰到的熟人讲。去寺庙游览,给寺里的老和尚讲真相,当我解开他大法为什么在常人社会中开传的疑惑,他知道大法很高很大时高兴的称我为师父,我说不能这么叫,大法的师父只有一个,希望你们也专心学性命双修的大法,即世圆满。他高兴的笑了。

我发挥自己的优势给很多媒体和企业老板大量寄信,有的收到很好的反馈。几年来发资料、贴真相、挂条幅、劝退好几次都是有惊无险,心里明白都是师尊和大法在保护着我。我也知道自己有好多地方做的不好,执著不少,但只要精進大法会归正一切。我们只需按师尊叮嘱的正念正行,只有救人的份。

五、沉痛的教训

有天下午发现一串邪恶的展板,心想让我看见不是偶然的,讲真相这么几年了,竟然它还出来害人,也发正念了但心里着急不能让它待到明天。半夜到那拽不下来,给划和泼上很多墨汁,早晨一看全擦没了,用刀划也不管用,又去同修处找不干胶准备改关键字贴上。同修看见也去贴,就这么用人的行为折腾了两天,结果那位同修被抓。我这才惊醒并为同修因受我影响而受累倍感内疚。修炼人应该用正念做事。便归正自己静下心来学法、发正念,没过两天展板消失了。不久知道别处同时也有展板,通过发正念很快消除。被抓同修半月后虽正念闯出来了,但对比之下人心太重偏离了法的教训却让人难以忘怀。

去年九月的一天我拿出10多本《九评》和同修去发,快完时看见保安在路口灯下往过来看,当时心不稳,人的一念出来了,心想装九评的塑料袋很透明,还是别从灯下走了。刚一回身没走几步,保安反而警觉的追过来。我清楚的感到邪恶在背后操纵着他,盯着我的人心不放,控制保安冲我们来了。我马上发正念没事了,同修被抓,这时我又被人情所牵,过去为同修辩解,保安把我也截下叫来公安把我们送到派出所。当时我最担心的是第二天应分送资料,公安从我家搜出好多东西要蹲坑……因我而连累不少同修(后知没蹲坑)。我不停的发正念,又请师尊加持。在派出所我坚决不配合,那晚一警察当我面看完了九评,我正好给他们讲真相,那位警察说他亲戚就有学大法的。

那段时间自知状态不好,工作上的事比较繁琐,执著太多,学法没入心,被邪恶严重的放大执著钻了空子。一進看守所什么也不想了,只有一念:“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别哀》)。这不是我该呆的地方。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做的再不好也应该在大法中归正,任何邪恶都不配考验、迫害我。坚决不配合邪恶,一定能出去。应用法律,智慧的不留证据、不要所谓的立功、不牵连任何同修、不托人情送礼、不请律师。

我正念正行,抓紧背法、发正念、讲真相。在师尊和大法的威力下,不到十天,在“十一”前,正念闯出,回到了证实法的行列。这次教训更深,抄家带来的损失很惨重,因我被抓给本已得法和善待大法的亲友带来怕的阴影。

几年的正法经历,可能不少同修有同感:信师信法正念正行,三件事都做好,才会有真正的安全,否则人心、人的观念越重越无法得到安全。神在人中,邪灵烂鬼还不够一个小指头捻的,邪恶必灭。如果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都能成为世中的觉者,苏家屯集中营这类的邪恶魔窟它能存在吗?它还敢存在吗?因为我坚信:“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师徒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