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活摘人体器官”事件新变化所悟到的


【明慧网2006年4月29日】《明慧周刊》221期关于苏家屯集中营、劳教所、监狱、地下集中营、医院等活摘大法弟子人体器官的罪恶曝光后,全国灭口的“大屠杀正在每日加紧進行”的消息,使我扼腕的同时我深思,师父讲邪恶最怕曝光的,从法理上认识邪恶曝光后,邪恶的气焰会被清除和解体,怎么反而更加邪恶了呢?除了中共是十恶俱全的邪教等原因外,是不是大法弟子整体在这件事上还存在着问题呢?

师父说世间的事情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向内找,在师父的慈悲点化下,我看到了自己和很多同修共同存在的问题,写出来供更多同修参考。

一、“以恶治恶”的旧理在起干扰作用

中共活摘大法弟子人体器官的罪恶,其成度超出了我能想象的邪恶迫害成度,所以曝光后,我们震惊、痛惜之余好象是自己在遭受痛苦一样,同修间的情让我把痛苦放大,以人心衡量,从而不知不觉的让自己处于痛恨的情绪中,而敌视所有的参与者。发正念时,恨不得一下子让所有邪灵烂鬼、黑手全灭,一下子让所有参与者遭恶报。心性陷入了以恶制恶的旧法理中,甚至对身边的警察也带着仇恨的心理。这正好符合旧势力的原则,将所有它们认为不好的统统淘汰,将所有参与者淘汰也是旧势力安排的,而且它们想借大法弟子的手毁灭这些参与者,而旧势力也恰恰在利用着这种仇恨心理钻空子,越加操控行恶者。

我也看到和听到最近对苏家屯及集中营我们同修的言词使用了许多我们久已不用的词汇,比如“衣冠禽兽”、“白衣屠夫”、……等等,用词倒也贴切,但从中可以看出我们的心里无法平静,大法弟子应有的平和与慈善的心境面临着严峻的考验,如何立即制止和彻底解体这场罪恶,如何解脱所有被操控行恶的众生,如何立即解体、消灭和清除所有共产邪灵和黑手烂鬼,靠“急”和“恨”是决对不行的,因为这两种情绪都是陷在人中的表现,也正是邪灵钻空子所需要的。

二、宽容和善待生命

在自己危难中还能慈悲和救度众生才是大法弟子的了不起,但我看到在自己危险时,就想不到众生了,保护自己和同修的心就严重的暴露出来了,就想不到那些参与者的可怜下场了,不慈悲他们了,带着愤怒希望他们马上大面积的遭到恶报,如果大法弟子一个人、两个人这样想也没问题,而更多的同修都仇恨,都想不到慈悲众生,而执著于销毁他们,那么这不是个“漏”吗?这个漏不会被邪恶利用来加重迫害同修、加紧把参与者推入地狱吗?也许其中有的生命还是有机会得救的,那众生的存与灭不就系于大法弟子的一念了吗?

我们把邪恶对同修的迫害看作是对自己的迫害的同时,也应看到是邪恶对所有参与者的迫害,对众生的迫害,我们在痛斥参与者罪恶行径的同时也痛恨他们的人,那就忘了他们是可怜的被操控者。大法弟子是以救人行善为根本的。师父说:“慈悲看世界,方从迷中醒。”(《洪吟•圆满功成》)当我跳出这个仇恨,慈悲看参与者时我才可以为这些即将被销毁的生命流下眼泪,才会希望更坚定的解体、消灭、清除一切邪恶和一切人间的罪恶,再给可救者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们慈悲是我们应有的状态,但决不是要姑息、纵容邪恶和恶人的存在,所以我们要首先“正念制止行恶”,师父在经文中说邪恶施暴不停正念不止,共同发正念将所有的伤痛转到施暴者身上去,也是制止行恶的有效办法。

三、有坚定彻底解体邪恶的正念

我们营救同修是要“全盘否定一切的旧势力安排”(《大法坚不可摧》),解体邪恶、制止众生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犯罪,慈悲众生,对被营救的同修来说也是为了他们更好的完成师父交给的“三件事”,而不仅仅是帮助他们解除痛苦和魔难。

交流中我们悟到:调查真相委员会的成立和付诸行动,是在彻底、全盘的解体邪党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正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正法洪势正在迅猛的推進着。同修们,我们的正悟要跟上正法進程啊,在对邪党对大法弟子的所有迫害形势,包括所有关押大法弟子的一切形式,一切迫害手段是全盘、彻底的否定,一定是彻底的否定,向内找我们的思想中是否还在默认迫害、是否还感到力不从心、无能为力,是否还麻木。

我们不是跟在邪恶的后面,哪里出现迫害我们就去哪里营救、发正念,我们要制止的是这场迫害的全部,让迫害从此结束,不再发生,我们要清除的是旧势力的“盘”,是要“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大法坚不可摧》)我们法理上悟坚定了吗?我想这是每个同修都要认识到的。

不当之处 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