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魔难面前坚定修炼、去掉自己的根本执著


【明慧网2006年4月20日】苏家屯地下集中营残酷、惨烈的事实震惊了很多人,也触动了很多人的人心,其中包括我。有气恨心、顾虑心、疑心、怕心、埋怨心……最严重的时候甚至动摇了对师父和大法的正信……在翻人心和去人心的痛苦过程中,我渐渐明白这就是一场针对我们还未放下的根本执著和人心而来的魔难。

其实我们不应该象常人似的那种悲痛,哀伤。虽然那些同修被迫害过早离世,不管人世间表现得如何惨烈,但他们付出的和师父将给他们的永远的美好是远远无法相比的。苏家屯集中营罪恶的曝光,打掉了无数众生对恶党的一切幻想,看清了它的最邪恶本质,将有无数众生因此而摆放好自己的位置做出正确选择从而得救。大法弟子当前所应做的就是用一切方式快速、大面积的向民众揭露包括苏家屯集中营在内的恶党的一切滔天罪恶。

迫害太残酷,就象摊在了自己身上一样;对同修被如此惨烈的虐杀,触动了我未去掉的自私自我,产生了对自身的担心和顾虑:怕也被如此酷刑折磨,怕失去人的生命,怕失去世间的一切利益……。

在残酷迫害的事实面前,我们未去掉的执著、人心、各种观念被最大限度的冲击到了。平时,在每天的按部就班中,在世间这个名利情的大染缸的污染中,渐渐滋生了求安逸的心,很多时候变得不精進了,吃不得苦,受不得气了,意志薄弱,忘了修炼的真正目地,更想不到来时的大愿,变得那么麻木。很多时候自满于已走过的路和做过的事,好象可以躺在“功劳簿”上,只等着最后的圆满了,人心被滋养着、放大着,根本上的执著被圆滑的掩盖着……其实那已经是在一种魔难中了,只不过这种魔难不易被察觉……

前一段时间,在强烈人心的翻腾中,我很痛苦,人的那种失落,迷惘,彷徨、难过,如此肆虐。在人心和正念的激烈交战中,我本质的一面更有一种痛苦:为什么我在这段时间会有这么多对师父的怀疑?我以前的坚定的正念在哪儿去了?有一点印象,但感觉好远。从头到前胸有一种浑浊的物质让我难受,让我不清醒,间隔着我的正念……后来我明白,那就是最大限度保护自我的为私为我的物质。

但是,即便是一时之间人这一面怎样强烈,怎样痛苦和迷惑,我觉得我生命最根本上的对大法的渴望和向往,也就是在大法熔炼中转变过来的本质是谁也动不了的,因为在多年的学法修炼实践中,大法真、善、忍的法理已在我的生命最深处深深的扎下了根。记得在以前经历过的多少次魔难,我也面临过这样的困难,多少次仿佛都走不过去了,但最后都在不断的学法,和不断坚定自己的正念和意志中走过来了……

这些天,不管多困难,我都没有间断学法、背法,发正念,讲真相,揭露迫害,向内找,再加上和同修交流,多看《明慧周刊》上同修的交流文章……

终于,我走过来了,前一段时间身体上的各种压抑、难受、间隔的物质消失了,头脑清醒了,法理清晰了,真的有那种“天清体透乾坤正”(《洪吟·劫后》)的感觉。

所以我想和有类似状态的同修交流:在魔难中更要坚定修炼,不能随着那些不好的思想、观念去,要认识到那些动摇我们的一切念头都不是我们自己,不管什么情况都要继续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那么不管表面再怎么困难,我们都走得过来。

我们更应该认识到:所有的压力都是在考验我们对法根本上能不能坚定。其实,不管人心怎么翻,翻出来了,就是去掉它的好机会,我们也不要把它们看得太重,不管它表现得如何强烈,物极必反,只要我们坚定的修下去,它们是一定能去掉的。

魔难中,疑惑时,我也仔细回忆过自己走过的路,从自己刚入门不久身体就发生的巨大变化,到各个不同时期自己亲身体悟与感受到的各种超常和神奇,再到各个时期我按师父大法和正法的要求做到时一次又一次的“柳暗花明又一村”、法理上的领悟和升华,这一切怎么会是假的呢?

我又向内找:但是,为什么我现在会有这么多对师父和大法怀疑的可怕念头呢?

到底问题出在什么地方?表面的枝叶后面一定有其根,我想到了找根本执著。

当初進到大法中来,有治病的心,有怕死的心,但这两颗心我以前都认识到过,还有什么我一直没想到的呢?在我向内找的时候一个意识清楚的反映在我的头脑中:避难的心。

是的,是有这颗心,就象那些常人拜佛是为消灾一样,当初入门时我觉得我得了大法了,我会得到师父的保护,我的家人也会得到师父的保护,我们的身体会健康,没病没灾的,记得修炼初期,一次家人曾不想炼了,我当时非常着急……这么好的大法千万不能失去啊!回想起来可能有史前的约定,但我也清楚记得当时自己强烈的人心:怕她失去保护,怕她会有三长两短,怕我失去她……不仅想自己因此避了难了,也希望亲人也避了难了。这避难的心后面有对世间的情和利益放不下的执著,和怕死的心交织在一起,想利用大法来保护自己执著不放的东西!

师父洪大的慈悲,给我们一个认识的过程,因为毕竟在不断的学法和修,在逐渐明白人为什么会得病的法理后,当初治病的心去掉了。

而我怕死的心是怎样放淡的呢?我从十多岁的时候,就经常冒出怕死的念头,觉得死非常的令人恐惧,人死后会什么都没有了,这种强烈的怕一直延续到我修炼以后,在精進的时候它不怎么表现,但根本上没去,旧势力就会钻空子来迫害,在2000年至2001年期间,我经历了一场巨大的魔难,因为去看别人,看到那些以前表现得坚定的人所谓的“转化”了,困惑中我根本上动摇了对法的正信,旧势力再利用我的自卑、极端自责等有漏把我从精神上击倒了,执著于旧势力演化的假相,我自以为失去了大法,自以为会被形神全灭,自以为会随时死去……每天二十四小时都在绝望与恐惧中煎熬,身体上各处也在痛疼,思想中痛悔不断就象疯狂转动的机器一样一刻不能停止,知道法好但自己觉得不配去看,也不敢看,亲人同修苦苦劝我,鼓励我,安慰我也不能让我清醒过来,很多时候他们只能绝望的为我伤心流泪……

但在这难以向人述说的痛苦中,我反而明白了:啊,不管是正的,反的,原来师父讲的全是真的。人世间的一切真的是虚幻,再挚爱的亲人也没办法帮自己消一点业,没有师父为我们消业和承受,自己都得去面对自己生生世世所造下的无边业力,那是没有任何生命能自己承受的了,人的生死根本不是真的生死,一个生命离开或背离了大法,那面临的是无边无期的极度痛苦和绝望,那才是生命真的死亡和毁灭,那才是最可怕的……

所以后来,在我历经了许多曲折,包括被邪恶非法劳教期间,在魔难中体悟到大法的神奇后发现师父还在管我,还没放弃我时……那种感恩和万分的珍惜是用尽人世间的所有语言都难以形容的……那是一个生命的重生……

所以我后来在不断的背法中感到无比的充实和愉快,形势再严酷也一点都不觉得苦,整天乐呵呵的笑着,心境清静自在,随时在背法中都会体会到师父的慈悲,而泪流满面……

面对邪恶的各种花招、迫害、生死的威胁……我就象在看几个无知顽童在演戏……它们可笑、可怜、可悲……而我却在这戏外,笑看这一切荒唐、愚蠢然而邪恶的丑剧。

就这样,从常人式的怕死,到逐渐明白了生死的不同内涵,这颗人心逐渐的淡了,我从中认识到:修炼人的放下生死不是常人中的亡命之徒式的不怕死,更不是叫你去死,而是超越人世的局限和假相看到了什么才是生命真正的生死,没有了常人对肉身死亡的不可预测的恐惧。而今天我们珍惜这个肉身,只不过是因为有了它才能在世中证实大法,救度众生。而师父给我们安排的是本体也要,元婴也要,我们这一门功法是真正的性命双修的功法。作为大法弟子我们只走师父安排的路,其它任何生命都不配来考验我们和给我们安排什么。

我继续向内找,避难的心又是怎样的呢?师父讲过“私贯穿很高的层次”,我们在不同时期放下了生死,但这个“私”却是需要我们不断修去的,旧势力当初也是神,它们也在一定程度上看得穿生死,师父在洪传大法的开始,为了让人们认识大法曾为人动手治过病,但那些旧势力为了维护旧宇宙的理,安排的神密密麻麻的挡在病人的病灶上阻挡,表现出来也是不怕死的,但它们却放不下旧宇宙的变异的观念,执著于它们的安排,执著于它们放不下的东西,其实就是不同层次的最根本执著—私,不是圆容师父要的,而是想让正法来圆容它们所要的,最大限度保护它们自己的东西,最后因干扰正法选择了自我淘汰……

我认识到这颗避难的心就是根本上自私自我的东西,刚入门时是为求得人世的安逸,现在很多时候是求得修炼过程中的得失,表现不同,但还是它啊。

在世间它在我这儿的表现是这样的:在我出来后这几年,在正常的生活工作环境中,虽然也时有压力,但总的环境比较宽松了,于是在这名利情的悄然侵蚀中,不知不觉放松了自己,懈怠了,麻木了,虽然也一直在做着三件事,但很多时候没有发自内心想要救度众生的紧迫感和慈悲;那曾有过的无怨无恨,别无所求,万分珍惜大法的纯净心态由于被世中的污物逐渐包裹,隔离,渐渐失去了;又开始“为蝇头小利而乐而忧”;开始自满,不想再付出,执著于这场迫害早一点结束,有一段时间甚至执著于邪党党魁为我们平反……

执著于世间得失,也执著于修炼中的得失,怕被迫害,怕承受不住,怕失去已有的修炼成果。三件事做得好一点的时候,心想:这下做得好,走得正了,邪恶不敢来迫害了。做不好时顾虑重重:邪恶会不会因此来钻空子?好象是为了不被迫害而修,好象是为避难而修,把自己做了一点事来跟师父做交换条件,就象常人给佛烧香磕头了就认为佛该无条件的保佑他了。

入门时那颗强烈的避难的心,没有从根本上去掉,这些年被层层包裹掩盖起来了,变个样子,自己都意识不到了。

当看到报道说:苏家屯集中营有6000坚定的大法弟子被关押和极其残酷的迫害时,避难的心淋漓尽致的暴露出来了:他们这么坚定还会被迫害?师父怎么允许他们被残杀?师父不能保护他们吗?我们会不会被这样迫害?师父会保护我吗?表面也为同修被迫害难过,也想:6000大法弟子在世间可救多少众生啊?实质上是在为自己打算:我们做了救度众生的事了,师父应该无条件的让我平安。

想到和执著的都是自己不同层次的利益,以自己所做的那么一点该做的事,作为交换的条件,以求得保护而且是宇宙最强力量的保护,一旦怀疑不能被保护,还生出不平衡和抱怨,把师父为我们承受的一切和苦度忘的一干二净。我们在干什么呢?这颗心有多肮脏,我都不敢再想。

现在我明白:师父一直就在我们身边,看护着我们,点悟着我们。想一想,其实,没有师父的保护我们怎么能走到今天呢?但是师父为什么要保护我们,是为了我们在世间过得好,过得舒服吗?是为我们世间执著不放的利益吗?是为我们一直不愿改变的人的观念吗?师父是希望我们时时象一个修炼人,希望我们配成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希望我们真正把自己当着师父的弟子啊。

另外,就地下集中营事情的本身来说,同修被迫害,我们的肉眼和人心看不清其背后复杂、巨大的渊怨和原因,这段时间网上有很多同修的文章在这方面说的很好,但是我有一个认识:不管这样分析也好,那样认识也好,如果我们还想不通,那就不打算再修了吗?我们非得要找到一个符合自己的观念,和有一个自己满意的答案才继续修下去了吗?修炼不讲条件,修炼是为谁而修,修的不是自己吗?修炼没有榜样,别人做得好做不好决对不是今天我们的参照,修炼是不看别人的呀,被触动的一定是自己应该去掉的人心或根本上的执著,作为一个修炼的人,这不是一个考验吗?

我们也应该明白:苏家屯集中营早就存在,最近才被紧急转移。这件事在今天解体邪灵和恶党的关键时刻被曝光,一定有其原因,邪灵恶党所做出宇宙中最大最极致的罪恶彻底毁灭了它自己任何存在的可能。

同时我们自己也体会到:大法弟子也从这件事对心灵的触及中去掉了人心、执著,得到了升华。如果我们都能保持神的状态,在没有常人式的仇恨,气恨,顾虑和怕心的纯净心态下我们一定能发出强大无比的正念,制止迫害,营救同修,彻底的解体一切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让一切罪恶得到它们应有的永远的严惩,让更多众生在邪恶被除尽中获得未来和永生。

个人认识,若有不足,敬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