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白宫喊话事件的一些体悟


【明慧网2006年4月29日】王文怡同修在白宫布胡会上的呐喊,在常人社会引起了强烈反响,在大法弟子中也产生了广泛的讨论,就此也谈谈个人认识,与同修交流。

很显然,在大家的讨论中意见是分歧的,在不同层次上认识已经有很大差异。但是,有一点是有共识的,那就是这件事有正面影响也同时有负面作用。虽然王同修在出来后的第一时间声明强调这是个人行为,以消除世人和媒体对法轮功和大纪元的负面看法,但即便那样声明也是很难消除影响的。

那么,这就需要我们在法上来悟一悟了,如果我们在一些大事件上造成一些负面影响,而且是在和平、民主的环境下,那么这不得不让我们仔细去思考,如何才是真正在法上认识法,如何才是真正的助师正法和救度众生,又如何才能消除负面影响将坏事变成好事。

一、白宫喊话不同于天安门的证实法

有同修说,王文怡同修在这次的白宫喊话类似当年大陆同修去天安门喊“法轮大法好”的壮举。我想作为常人这样理解,情有可原。但是,对于正法走到7年后的今天,我们大法弟子则需要看到其中的基点和差异在哪里。因为我们应该更加理智、成熟的走好最后的路,才能在法中升华。

当年大陆同修去天安门喊“法轮大法好”,是在一个极其邪恶的特殊的迫害环境下進行的,是在旧势力和邪恶企图毁灭大法弟子和众生的特殊情况下助师正法的殊胜壮举,大法弟子是冒着失去生命的危险去证实大法的伟大。从表面上的表现来讲,可以说正是有了这些愿意为维护大法而舍去生命的大法弟子的助师正法的壮举,以及最根本上当一个修炼中的人正念强时师父和大法的力量就能通过他/她展现,才在当年的关键时刻起到了迅速扭转那个最邪恶局势的重要作用。也就是说,那样做的基点是在法上的,在当时是极其必需的。在大陆走过来的同修能够清楚的看到,正是由于大法弟子的这些壮举,才破灭了邪恶集团要消灭法轮功的幻想、让大陆民众认识到了法轮功、让世界看到了法轮功的冤屈、让邪恶集团不得不由最初的强行“不准炼功”转为“只要不去上访你在家炼是可以的”这样一个大阶段的转变。就是在当年的大陆,邪恶集团也很少有机会拿天安门证实法的壮举来做文章,因为老百姓都知道,只有受到巨大冤屈的人才会、才敢走上天安门去“喊冤”。

白宫喊话事件则不同,是在一个和平的环境下,是在一个民主、自由、法制的国家,我们有很多可用的正面的方法传达我们的呼声,我们法轮功给世人展现的应该是一如既往的理念:和平和理性。尽管有中共集中营的大背景,但是,我们从法理上来讲,王同修的这个举动是欠妥的,是过激的行为。几年来海外大法弟子的和平理性让世界认识了法轮功是一个和平善良的团体,在常人中是一个守法的团体,得到了更多人的同情和支持。也就是说白宫喊话真的那么必需吗?试想,如果要采取过激行为,大陆有那么多的大法弟子,又在那么严酷的迫害下,要了江××的邪命都会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可是,我们没有那么做,那与真善忍的理念是不相符合,而且,那样做了,对于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有什么好处呢?

二、把握大法弟子助师正法的使命,正法救人不能感情用事和做英雄

今天大法弟子在人间不仅仅是个人修炼,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是我们的真正使命。师父承受了全宇宙的巨难,为什么师父要承受巨难?不能全部销毁吗?都能,但是师父承受了这个巨难来救度众生、拯救宇宙。大法弟子在人间也承受这么多年的大难,尽管我们不承认这场魔难,但是,我们在魔难中确实真正实践了大法真善忍的原则和展现了大法弟子的风貌,令世人刮目相看,众神也无不佩服。

白宫喊话事件虽然引起了国际社会对法轮功、活摘大法弟子人体器官事件的关注,但是,那种国际媒体第一时间的偏差报道给人们留下的影响是难以消除的,一些国际上支持我们的人也可能产生疑惑,大陆媒体借此负面影响也使得一些本来可以明白真相的世人,因为这种过激行为,而对法轮功不理解,也使得一些对胡锦涛有好感的大陆世人产生负面作用。那么,我们再问:这种场合的喊话真正能够震撼和救度胡吗?

他作为一个国家元首下不了台,一个常人心很重的常人,他会理解王文怡的行为吗?会不会更加将其推向反面呢?同时,大陆各地劳教所、监狱、地下集中营、医院对大法弟子的血腥迫害就因此减轻了吗?受到更大关注了吗?现在,大家还要为王文怡同修的法庭起诉而发正念,那么,这达到了什么目地呢?可能有人认为,可以在法庭上讲真相,利用这件事来讲真相。我想,我们不是一直在加大力度讲这方面的真相吗?难道说要制造出一些大的反常事件才能引起人们的关注吗?难道我们修炼人要以过激的言行和负面影响来引起常人社会的关注吗?来唤醒他们的良知吗?

很显然,这种巨大影响的过激行为所带来的一部份人对法轮功的误解和世人得救的负面影响,是不在法上的,虽然出了一个常人认可的英雄,但是,却可能导致一部份人不能得救这就是大事了。所以,我们需要提醒自己,特别是在一些特殊的行为上,我们必需把握好:在助师正法的路上,如何才能更好更多的真正的救度众生。

正法到现在,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讲,时间都是很有限的了,我们没有更多的时间用来消除由于我们人为的不当行为造成的负面影响而带来的损失。大法弟子救人的时间是很有限的了,有一些有缘人还没有得法,有一些世人还没有得救,越是最后越要理智、成熟、清醒的做好助师正法的工作,大法是正的,我们在人间也应该展现出正的因素去助师正法和救度众生。成熟理智的走好最后的每一步,不给正法和救度众生制造人为的障碍。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