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认识法,才能走过正法时期

【明慧网2005年12月14日】回顾自己的修炼过程,原来一次次的摔跤,走弯路,都是由于是在感性上认识法。

2000年進京上访时,被单位带回来,关在单位里。当时由于别的同修承受不住,说出资料由我复印的,610对我叫喊:“自己做的事还不承认,真什么真?”我一下被邪恶蒙蔽了。就在那一天后,我在炼功中那些的超常记忆都消失了,感觉一切都是假的,自己主动的把书都交了。到收容所后,自己也觉得自己已经不是法轮功学员了,愧与法轮功学员讲话。在和大法学员在一起被强制干活时,有一个学员讲她的神奇经历及看到的另外空间时,我突然惊叫:“哎呀,我也是可以看到的呀”,这时我的记忆都恢复了。也就在这时,门口有人喊该学员:“你家里来人了,快走”。

慈悲的师父还不嫌弃我,这样的苦心安排让我清醒了,接着修。我拼命跟学员们一起背《洪吟》

我原来天目是开的,看到过许许多多的另外空间的东西,并且炼功时,手心发出香味,自己能真真切切的闻到,所以99年720邪恶迫害时我就跟人家讲,“那法轮看到的怎么会是假的呢?编得出来吗?就这一点,就说明法轮功是超常的”。

因为我一向很偏激,常人都知道我不说假话的,喜欢说真话。在没有修炼时是个很犟的人,宁错也不改的。分析那次上访,根本就没有做到“真”,被610的假象所迷惑,自己完全是抱着人的义气,站在人的立场上,而不是站在维护法上去证实法的。对法轮功的认识也是感性认识,从感性上认识法,在正法时期是走不过去的。比如:我真切的看到了法轮了,那自己就坚信是真的了,那么把我的这些记忆都抹掉,还修吗?如果我是从理性上认识了法,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

从理性上认识法,不是嘴上说说就能做到的,必须坚实的学法。可惜当时我学法很少,在后来的很长时间里,这种状况也没有突破,直接导致了2002年的再次被抓。由于2000年的摔跤,自己产生了怕心,但又觉得不得不做真象。就在这样一种怕心、人心的念头下,在家里用计算机做真象资料,当时思想中有很强的念头:做大法事,肯定受迫害,尤其做资料,那肯定是被判刑的,以致自己时刻准备着被抓,所以在被昔日的同修在洗脑班邪悟把我举报后,我被送進洗脑班,也认为是“理所当然”的。在被非法关押期间,邪恶的生命直接在另外空间里打出声音,告诉我怎么做,我抱着人的执著,把它当作是师父的法身,顺水推舟的接受了邪悟。这都是因为没有从理性上去认识法,对法不正信,就根本做不到正念正行,就放不下人的利益。

我的这种状况一直到2004年才改变。我当时的状况是:自己从邪悟中摆脱过来,但很怕,尤其做资料的事,因为我那两次都是做资料出事的。当时我们当地的资料点被破坏,当有同修找到我,想要我接下来时,谈话中都能体察到我的怕心,我当时怕是怕,但有一念:“既然我也想看明慧,凭什么我就不能去承担,而非要别人去付出呢?”所以我就答应了同修。也许这一念的无私吧,就两天的时间,我竟然一点怕心也没有了,堂堂正正。

“怕”也是物质,平时自己都能体察到,压在头顶很难受。心里堂堂正正,不是能装得出来的,那真是顶天立地的感觉,并且自己在那段邪悟后放弃大法的日子里,自己独自一人经过理智思考,感受到此身无法脱离法轮大法,否则生不如死,既然必须在大法中,那么就狠下功夫学法,在法理上正悟。

对于我的干扰,很多还来自于另外的空间。比如我先前做梦自己被关進洗脑班,因此思想上已接受了这个“事实”,这都是感性认识法的表现。自己从理性上认识法后,我不再被梦所左右,每一件事,不管“假象”上怎么演化,我都是从法上去衡量,究竟对与错?比如:今年刚开始帮人在网上“三退”时,邪恶在我梦中大肆干扰,大白天做梦,竟是邪恶抓我之类的,并且说掌握了我的事实……经过、演化过程醒来后还历历在目。就是因为这样清楚,一下勾起了我的怕心。

经过一个月的学法,理性上理解法,终于有一天,我突然悟到:“就算我做得少,做得不好,也由我的师父来管,凭什么被你(邪恶)关,关進牢里有什么用,一点用都没有,我在外边可以做很多事。”唰!就那一瞬,那种怕的物质一下子没有了,非常轻松,因我平时总有一念──“我做得不好了,有漏了,邪恶就要抓我了”。其实这一念就在旧势力的理中,不知不觉中承认了旧势力。

师父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所以我们任何行为哪怕多么有漏,也是跟旧势力无关的,不要跟着它的理在想问题。大法弟子在修炼中,只能以大法为标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