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就部份同修动摇对师父的正信所想到的》一文感想


【明慧网2006年4月4日】我是得法不长时间的弟子,当看到这篇文章时,我的心内也深有感触。首先我为文中提到的部份因苏家屯事件而动摇了信师信法正念的同修而难过。

我本人因流离失所曾在苏家屯住过很长一段时间,那个时候我只是以为这里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地方,没有想到转瞬会全球知名,更没有想到邪恶天天就发生在身边。如果从常人角度来看,我曾是何等的危险?

其实在目前这样一个时期我反倒认为环境真的是像师父所说,越来越宽松了,因为秘密的邪恶都被曝光和解体,这种行为也不可能再扩大和漫延下去了,不然将还会有多少的大法弟子被继续秘密迫害

苏家屯事件发生后,我也曾心有波动的问过其他同修,得到的回答是:“难道修炼还要和神佛讲条件吗?不同的心态被触及,也就是他们修炼的条件底线被触及而已!”听到这样的话后,我深深地反思自己的波动,还是内心中涌起的一丝怕心作怪。我相信有许多同修都曾经历过不同的波动,例如同修的病业、同修的意外去世、同修的被迫害致死等等,这些虽然都有一些波动,但都是在一般观念能承受的范围之内。苏家屯事件又深一步打破了这种观念,因为同修的被迫害的成度已远超当年纳粹或日本731,旧势力的目地所为就是看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有多少人坚信大法心不动,这也是旧势力的邪恶所在。

上述文章中有动摇的同修提出“师父不是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吗?”是啊,师父是不承认啊,所以才一件件曝光了邪恶的做为,可是我认为也许很多同修在很多方面做的很好,但在魔难中最艰难的时刻,虽然对大法依然坚定,却不自觉的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造成遗憾。在此我举出相关的例子,我曾接触过刘成军的家人,她们讲述过刘成军被迫害致死之前的情况,刘成军给家人说过他只能再坚持两个月,结果两个月后刘成军真的被迫害致死了。这样的大法弟子过早离世不止一两例,这不仅给他们个人救度众生造成遗憾,也是我们大法弟子整体的损失。

还有一个例子,我前不久在外地同修处看到河北强奸案的受害者刘季芝的采访录影,我总体感觉是受害者惧怕邪恶,一味的任邪恶随意摆布,并默默承受迫害。她有一段话是这样说的:“……我说我也是偶尔的炼炼法轮功,也不是老是炼。我都是去当小工干些活的,包括到地里给人掰玉米棒子,他们(恶警)就嘲笑我说还干活呢,……我说我不干活我靠什么呀,现在挣的钱也不够孩子上学……”我个人悟到在这个最后的时期,师父说过这一刻值千金值万金,受害者刘季芝在邪恶的迫害下正念不足,没有在邪恶的迫害下体现大法弟子的威严,而是对邪恶的迫害表现出惧怕和推脱。恶警的话体现出了旧势力妄图以迫害的方式激起大法弟子正念的变异想法。

[编辑补充:师父在海外讲法时,一些学员提条子向师父问好,经常说自己是“某某劳教所大法弟子”“某某监狱大法弟子”,讲法整理发表后,这样的提问往往都被改成类似“被某某劳教所/监狱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但学员往往只看自己递的条子是否登出来了,登出来就高兴,却不看大法给自己指出了什么问题、给自己纠正了什么。其他学员(包括海外学员)也不重视,在以后的法会中递条子,还是照样说“某某劳教所的大法弟子”,这是在不经意中流露出思想深处对迫害的认可啊。同修应该早些惊醒啊,否则会纵容迫害。“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决不是一句空话,而是要我们实实在在去修、去做到的。]

归根结底修炼中出现的任何事情都不可能是偶然的,都有我们提高的因素,无论在此事发生后,每个人动什么样的心,都应该找找自己,看看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想,整体提高上来,不给邪恶以考验的借口。

新学员个人所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