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常人心才能过好病业关


【明慧网2006年4月5日】以下是我一周来过病业关的经验,提供给过病业关有怕心的学员做参考。

星期一晚餐后,右后腰痛到不行,坐立难安、动静皆痛。心想这病业关来的急,在不知所措的情况下,在师父法像前,跪求师父指点,刚好翻到《转法轮》第八讲“辟谷”,“有些气功师就是胡来,谁愿意给他收拾这些破烂事。”猛然一醒,心中大叫:是啊!这业力不都是自己造成的,自己求来的,尽管自己在迷中并不清楚,但就是得自己消啊。后来实在痛的不行,突然,吐意涌上心头,于是中、晚餐所有吃的东西全都吐出来了,嘴巴因胆汁而感觉苦涩,但腰痛却好了。这时候意识到是尿路结石了,以前要是这种情况,因为怕苦怕痛,意志畏缩,最后都上医院解决苦痛,尤其一年半前的尿路结石(那时我已经修炼),也因为受不了苦,上医院解决苦痛。

果不其然,接下来的两天,小便时膀胱有刺痛感,肌肉会不自觉的收缩,直到星期三晚,因为喉咙肿痛,为了暂时舒服,多喝了一些水,也因为不舒服,就躺着小睡一下,虽然知道自己是个修炼人,但是在病业的包围下,搞的主意识不清。后来因尿意而醒过来,自然而然就到厕所,小便刚开始时,结石就卡在尿道出口前,而我意识到自己是个修炼者,也不知哪来的勇气,奋力尿出,结果尿出一颗黄豆大的结石,人也随着轻松起来,真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明快。心中感谢大法法理指导我过了这难熬三天,让我知道自己的业力就得自己还、自己消。同时了解到修炼者在信大法与不信大法之间,修炼的路就不同了。痛悔以前在病业关用常人心对待,结果走了弯路,给自己造成极大的损失。

但病业关还没完,星期四晚,喉咙痛转为开始流鼻水不停,心想又不太妙,按照我过去流鼻水的经验,我会整个鼻腔发炎,然后好几天流鼻水、眼泪,根本无法做任何事,就是吃了药也要难过好几天。但我过去常常是会以任何借口(包括做证实法的事)安慰自己,然后去吃药缓解痛苦(现在想起来,以前自己是在用常人心去对待修炼,用常人心去做大法的事,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是个修炼人),但这一次因为自行排出尿路结石,让我修炼的信心大增,决定不吃药了,横下心来过关。

但没想到病业来的还真猛,星期五早上上班,病魔就强烈发作,病业再一次强烈袭击鼻腔,鼻水、泪水直流。估计整天上班时间内,用了两百多张卫生纸擦拭,眼睛、鼻子与嘴巴通红。还好学校快要段考,课业進度也上完,我的三节课可以请学生小考或自修,其它时间则呆在办公室内闭目养神直到下班。学校的同事纷纷过来关心,并说要不要看医生,我则苦笑说:一切都在掌控中。其实很难跟他们说清楚消业、还业的真相,说高了还容易被曲解为头烧坏了。同时虽然鼻腔严重烧热,我感觉自己意识清楚,一点也没有被病魔吓倒。就这样撑到了下班。

终于下班了,可是流鼻水没有减缓的现象,于是赶快回家炼功、听师父讲法(眼睛张开就流眼泪,无法看书),但效果不如预期,似乎抱着有求之心,效果不如预期。心想明天要参加声援九百万勇士退出共产党的游行,看样子是无法成行,于是跟该游行的负责人联络说明天不能参加,请她自行想办法找人代,而我则有失落感,想想自己真是对不起师父的救度,但转念一想,我也不想再用常人心对待修炼了。

到了晚上七点多,就无奈的去睡觉,八点多,亲戚打电话来,我迷迷糊糊的回了一些话,好象都有些不对话,感觉这种状态是不行的。于是静下心来,很快想起今年二月六日,在香港高等法院前静坐抗议时,整天发正念的经验,一套动功接着一次发正念循环的方法,没想到第三次发正念后病魔就退去,精神也好了起来。心中再次感谢师父助我过关,并体悟到发正念的威力展现是因为自己的心性到位才起作用的。

这一次的经验真是难得,体悟到唯有放下常人心,用正念对待修炼,才是真修者所为。同时让我体会到,过去用常人心对待修炼是不行的,如果因为一时怕心又走了常人过关的方式,那么这关肯定下次还会再来,也会没完没了的干扰。今后我要精進学法,以真修者的标准要求自己,时时把自己的言行、意念与大法对照,并在过关中提高悟性,也才足以证实法,不负师父救度之恩。

星期六到了,联络人惊讶于我出现在集合点上,我的心中非常愉快,因为我可以堂堂正正的参加声援九百万勇士退出共产党的游行了。

个人体悟,层次有限,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