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课堂讲真相的经历


【明慧网2006年4月5日】就近期发生在我身上的两件事,谈谈个人感受。

课堂上讲真相的经历

作为一名大法弟子,又是以讲授古典文学为主的高校教师,我利用上课的机会,不失时机的将“真善忍”这一宇宙真理融入学生的心田,使他们明白做人就应按这一标准要求自己。

这学年,我分别给三个新生班讲《大学语文》课,每班都有六十余名学生。我几乎堂堂都讲真相,绝大多数学生愿意接受,只有一个班的少数人受共产邪灵毒害的太深,接受不了。

有几位女生当堂问我许多问题,我都一一解答。有位女生,我一讲真相她就唉声叹气,一连两回,当时我也没想太多,只当作其中毒太深。结果在11月中旬,她串连几位班级干部向学校汇报我在课堂上讲“唯心的东西”、公开讲真相(事后知道她是邪党的团委书记)。当天有同事告知我,校长助理到系里查要我的课程表。

下周一的下午,我一进教室就看见两位督学坐在那里。那天正好讲述东坡居士,我稳住心态,从苏轼生平,到其思想,再到课文,讲到最后,我把从网上下载的一篇有关苏轼的文章读给大家。因苏轼集儒释道三家思想于一体,我告诉学生,绝不是我在宣扬什么,因为中国的文化传统根源就是儒释道。下课铃声响了,后面的女生报以热烈的掌声。平时上课从没有过掌声鼓励。我知道这是他们正确地摆放了自己的位置,选择了生命美好的未来。

在期末考试作文中,有几位同学直接写到:“世界需要‘真善忍’。”还有一同学写到:“一种理论,只要有人甘心愿意信仰,政治上的打压或过份宣传有时适得其反,我们又不是谁家的奴隶! ”

向内找去执著 柳暗花明

我因离异,自己独自抚养孩子。今年孩子升入初中,费用一下大增,还有其他各项支出,去年10月份起,我就觉得钱有点紧。由于种种原因,最后导致已离异的丈夫到法院和我争夺孩子的抚养权,并拿“法轮功”做文章。

事情发生了,我开始反思自己这段时间的修炼,“三件事”尤其是讲真相做的不好,挖出是各种执著心、私心在作怪,如较真、认死理、争斗心,尤其对孩子他爸,抓住他的诺言不放,本来他就不讲信用,我还和他认死理,结果被旧势力干扰,一段时间内搞得我心神不宁。

通过和同修切磋,找到了自己的执著所在,加强学法、背法、发正念。在带孩子去法院的那天早上,我发正念时看到一个新生命。到法院后,法院工作人员只问了孩子的意愿,只字未提“法轮功”。我从心里为这位法官高兴。

这两件事写出来的过程也有很大的干扰,键盘有时就打不出字来──平时从未有的现象。昨天看到同修在明慧网上的文章,在国内大学课堂播放《风雨天地行》一文,就更不想写了,觉的自己差的太远了。但是,真写出来后,发现写的过程就是清除邪恶的过程。

今后我要多学法,修好自己,用慈悲和善念抓紧救度众生,方能不负师尊的慈悲普度,不负众生的殷切期盼,不负自己的史前大愿。

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敬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