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人啊,你在哪里?(上)


【明慧网2006年4月5日】

本文内容:

前言
一、他们一去就再没回来过
二、迫害中他们下落不明
三、秘密转移和死亡集中营
四、我在海的这一边呼唤你
五、救救失踪的孩子
结束语

前言

“丈夫是法轮功学员。自他修炼后处处按真善忍原则要求自己,他没象别人那样沉迷于酒桌、牌局,陷入复杂的人际交往,他总是诚心待人,勤恳工作,淡泊处事。那时女儿小,没人帮我们照料孩子,他就又管采购,做家务,还带孩子。他孝敬父母,对我体贴入微。我的朋友和同事都羡慕我有个‘模范丈夫’,母亲也常说:‘这样的年轻人不多了,我们真有福呀!’有个真爱我的丈夫,有个温馨的家,我觉得自己就是世界上那个最幸福的人。

1999年7月,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了,我们的幸福生活也被打碎了。电视、报纸到处是攻击法轮功的言词,说他们自杀,杀人,不顾家……。我知道这些都不是真的,那些象我丈夫一样的法轮功修炼人都是善良、正直、无私的人,这样的好人被诬陷迫害,难道世上就无公理、正义了吗?丈夫跟我说:‘受人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法轮功给我们带来和谐幸福的生活,现在他受到不公正对待,作为一个受益者连说句公道话的勇气都没有吗?’为此,好多学员都踏上了进京上访之路,后来许多人不是失去音信,就是被抓、被打、被关进监狱,可他们依然前仆后继。

2001年新年的第一天,天刚蒙蒙亮,丈夫就起床了,怕吵醒我和孩子他没开灯,动作很轻。我早醒了,但一直不敢睁眼,我怕控制不了自己。我强忍着泪水,轻轻闭着眼睛,感到丈夫的目光温柔地凝望着我和孩子,最后他在孩子的脸颊上轻轻吻了一下就离开了……。”

这是自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氏集团以“名誉搞臭、经济截断、肉体消灭”的政策,驱使整部国家机器,对数以千万计的修心向善的法轮功群众进行灭绝迫害以来,在中国大地上时时发生的故事中的一个开头。就因为坚持真善忍信仰,去向政府和人民说句真话,等待法轮功学员的是铁窗和惨绝人寰的酷刑;是他们的亲属千里迢迢来到了高墙外苦苦哀求,却不能和生死未卜、不通音讯的亲人见上哪怕是一面;是长时间后的某一天,法轮功学员伤痕累累的尸体呈现在亲人的眼前,抑或是连亲人遗体最后一面也见不上,得到的仅是被秘密火化后的冰冷的骨灰盒;是一去无返,杳无音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带给亲人们的刻骨铭心的煎熬和望眼欲穿的思念……。

2006年3月以来,中共苏家屯秘密死亡集中营魔鬼暴行被披露,全世界为之震惊。从2001年至今,该集中营中关押了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大部份人已被活体挖取心脏、肾脏、眼角膜及皮肤牟利后,被扔进营内的焚尸炉毁尸灭迹!而苏家屯集中营仅是全国数十个类似集中营之一。“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调查结果证实,至少在北京、天津、上海、湖南、山东、辽宁及广东等地都发生并正在进行活体摘除、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灭绝人性的暴行。这惊天消息带给失踪法轮功学员的亲友们无尽的心灵折磨,也牵动着普天下善良人的心。

中共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冷酷残暴、灭绝人性,受难者及其家属承受的苦难远远超越人的想象。本文所披露的仅仅是法轮功学员舍生忘死突破信息封锁揭露出的部份失踪案例的冰山一角,在中共的血腥高压封锁和谎言欺骗掩盖下,不知还有多少罪恶仍被掩盖和隐藏。

一、他们一去就再没回来过

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各地的法轮功学员本着善心,依法进京上访、到天安门广场和平请愿,告诉政府和民众法轮功是好的,希望能够制止迫害,归还人民应有的自由修炼的权利。但所有上访渠道都被堵死,信访局和天安门广场成了抓捕法轮功学员的场所,上访学员被非法绑架、关押、毒打甚至被折磨致死,很多人一去不返,杳无音讯。由于江氏集团大搞株连的连坐政策,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不愿牵连本地区及单位领导、片警及亲友而拒绝说出姓名、家庭住址,也许我们永远也无法精确统计究竟有多少法轮功学员来过北京请愿上访,又有多少人因此而被迫害死亡。

* “L25”之死

2000年11月26日晚,河北迁安市看守所关进14名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他们来自全国各地,因不愿牵连他人而拒说姓名住址,被押解于此。迁安公安为逼他们放弃真善忍的信仰和说出姓名,对他们进行了非人的摧残。恶警把这14位法轮功学员按跪在地上,将紧捆的双手反吊在脖子上,揪着他们头发,用皮带、鞋底劈头盖脸地抽打他们,鲜血不断从他们头上、脸上流出……

“L25”,是位年轻法轮功女学员的代号。与L25同监室的人说,她被送进看守所时,穿着西服革履,待人谦和友善,连监室里最坏的犯人都愿与她交往。每顿午饭就一个巴掌大的玉米团儿,她都掰下一块匀给别人吃;当有犯人管她要衣物时,她都欣然奉送。

2001年元月初的一个上午,恶警为逼L25放弃修炼和说出姓名,用打火机烧焦了她的鼻子;揪着她头发往墙上撞,头发被大片大片地揪下来;她的眼睫毛也被拔掉,双脚被恶警穿着皮鞋碾压,趾甲被碾掉了,双脚成了两个血肉模糊的肉团…… 就这样,她始终坚持说:“我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犯罪。”恶警折磨了她14个小时,才把血肉模糊、惨不忍睹的L25抬回监室。她至死也没说出自己的姓名和住址,可“L25”却印在了所有人的心里……

* 吉林江北林场的王子林失踪了六年

44岁的王子林,原是吉林江北林场工人。他为人厚道,少言寡语,体贴妻子、疼爱女儿。迫害开始后,看到政府造谣、诋毁法轮功,王子林非常痛苦,出于良心和善念,他决定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2000年11月19日离家时,怕妻子担心,他把家门钥匙留在米袋子瓢里,未给妻子留下只言片语就独自上路了,从此以后再无音讯。

以后的六年多里,亲人们多方寻找,妻子的哥哥曾两次去北京送礼找主管外地法轮功的有关部门查找下落,也无任何音信。据曾与他关在一起的一位法轮功学员说,王子林在京期间曾被关押在北京宣武区看守所,当时王子林说:“我死也不报姓名”。他被提审过二次,第二次就再没回来,从此再也没人听到其任何消息。

* “不报姓名,就把你们送集中营”

2000年的最后两天,紫帆第三次去北京时,在天安门广场被抓捕。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样,她被毒打后戴上手铐,装入一辆辆满载的大巴士送到河北的监狱,紫帆被送入三河市看守所。以下是她在那里的见闻:

“这里已关了100多位四川来的法轮功学员,他们衣服单薄,有的还背着篓子,生活很困难,但都非常坚定。不管警察怎么用电棍毒打他们,就是闭口不说从哪来。后来又陆陆续续的进来一批又一批。警察及四川驻京办事处的人员说:‘在东北和新疆都有关你们的集中营,不报姓名,就把你们送进去,再别想出来,谁也不知道你们在哪。’一辆又一辆的大巴士拉着不报姓名的大法弟子开走了。这里每天都有几百个大法弟子被送进来,后来又被拉走”。

一位化名晓云的法轮功学员2006年3月18日投书明慧网说:“2001年元旦,我们在天安门广场被抓进派出所。恶警用尽办法也没有问出我们的名字。凌晨3点多,突然紧急集合,恶警诡言怪语地说:送你们去马三家,还不转化,就送另一个地方。全部学员被装进大客车急驶而去。

那天大雪封路,大客车开了快一天,晚上6点在一个地方停下。当时往客车前后望去,都是一辆辆同样的客车,看不到边。从警察闲聊中听出,总共约有60辆大客车,每辆车上都有40多位学员。到目的地后,两方警察举行了一个非常阴森、正规的交接仪式。从那以后,很多学员就没了消息。”

* 兰州大法弟子于桂萍2000年赴京上访失踪

甘肃兰州大法弟子于桂萍,1946年12月26日出生,大学文化,原就职于甘肃省教育科学研究所。于桂萍修炼前,患胃癌作过手术,体质极差,常年卧床无法上班,苦不堪言。98年喜得大法后,于桂萍身体很快康复,不但生活自理,恢复了工作,还能承担家务。她身体健康,心情舒畅,家中又恢复了欢乐、温馨。一次于桂萍参加单位组织的旅游,旅途中她帮这位提包,帮那位拿物,同事们见她劲头十足,精力充沛的样子,无不称赞大法神奇。


于桂萍

1999年7月20日后,大法和师父受到无端诽谤、诬陷,于桂萍跟丈夫说:“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又让我明白了人生的意义,我得到大法这么多好处,怎能苟且偷生呢?我要用亲身经历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2000年1月25日,她只身赴京上访,至今未归,一直音讯全无。于桂萍的丈夫和家人找遍了北京的监狱和看守所,也没得到任何消息。

* 部份进京上访失踪案例

孙标,约五十岁,原湖北黄冈自来水厂二厂职工。修炼前因上班常在水下工作,孙标患有严重血吸虫等多种疾病,几乎走到生命的尽头,1994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很快全身疾病就一扫而光。他严格用法轮功的法理要求自己,处处替别人着想,乐于助人,在同事、亲友和邻居中有口皆碑。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孙标于1999年10月去北京上访,一去未归,杳无音信。其妻还被当地派出所勒索3000元,说是派人进京找人。

王杏君,河北深州市兵曹乡邰甫村人,现年55岁。王杏君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身心都得到巨大改善。迫害法轮功以后,王杏君对女儿说:“电视上说的那些都和真正的法轮功对不上号呀!我一个凭双手吃饭的农民,想祛病健身,信仰‘真善忍’,做个好人也错了吗?”为了说句真心话,他于1999年12月8日去北京反映情况,从那以后再无消息,生死不明……

张翠荣,70岁,山西柴油机厂职工家属。2000年12月12日晚她和同修去北京上访,13日在天安门被捕,她在天安门分局登记的姓名是张真,地址是长春市二道河子。同去的同修与她在天安门分局分手后就再不知她的去向。其子曾多次去北京的十八个公安分局寻人,在天津电视台登寻人启事,未果;去原籍长春二道河子、黑嘴子劳教所找人遭拒绝,警察蛮横地说:“千把人呢,怎么给你找。”


张翠荣离家时的最后一张近照

付贵武,家住辽宁大连金州区二十里堡镇后半拉村,毕业于四川成都理工大学,在辽宁鞍山市环保部门工作。于99年7月法轮功被迫害初期失踪,下落不明。付贵武修炼后,为人友善,从不与人争斗。其母称:我敢保证,我儿子绝对是好人。付贵武是家中独子,老父母每天无时无刻不挂念自己的爱子,谈起他时便泪水长流。

二、迫害中他们下落不明

* 重大女研究生遭警察强奸后失踪

28岁的魏星艳是重庆大学高压输变电专业三年级硕士研究生,因讲法轮功真相于2003年5月11日被非法抓捕。5月13日晚,沙坪坝区白鹤林看守所警察叫来两个女犯强行扒光了她的衣服,然后警察把魏星艳按在地上,当着两个女犯的面强奸了她。魏星艳正告恶警:“我记住了你的警号,你逃不了罪责。”从那以后,魏星艳绝食抗议迫害,被摧残灌食插伤气管和食管,不能讲话。

强暴恶行在国际社会曝光后,沙区公安分局不但不查处犯罪警察,反而抓捕报案人,绑架了数十名法轮功学员。重庆610和公安伙同重庆大学,极力掩盖事实真相,不承认有魏星艳这个学生,不承认有高压输变电专业;与魏星艳同宿舍和同住一楼的女生也突然不知了去向;所有知情警察全部被调离岗位;凡谈论魏星艳事件的人都成了610警察抓捕的对象。魏星艳本人至今下落不明。

* 山东昌乐县夏爱香被绑架后失踪

山东潍坊昌乐县五图镇邱家河村42岁的夏爱香,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此前,她身患多种疾病,修炼功后身体百病全无,婆媳和睦,夫妻恩爱,合家幸福美满,她常说这条命都是李老师给的。2001年农历6月27日晚,在方山山会期间,因向乡亲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绑架后送往五图镇派出所,从此再无音信。此前,五图镇的不法之徒曾多次对她施行惨无人道的酷刑折磨。


夏爱香

夏爱香失踪以后,家人四处寻找。据火葬场职工透露,在2001年农历6月27日以后的几天里,曾有公安送来一女尸,已秘密火化。目击者说,那尸体被全身包裹,身边没有家属,而是公安紧紧跟随,感到奇怪,旁人小声透露:是炼法轮功的。

*  广州白云区戒毒所的黑幕

一名2001年曾被关在广州白云区戒毒所的男士指证说,所里的“医生”经常指使毒瘾发作的吸毒者毒打被关押的外地法轮功学员,并要求注意保持其器官完好。他亲眼看见几个吸毒者殴打一法轮功学员,“医生”在旁“指导”说:“不要打腰部,腰子有用的。”和他关在一起的几位操北方口音的法轮功青壮男子,被拉出去后就再没回来。他说,他们的家不在广州,即使失踪了,也没家属来查。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