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洛杉矶市讲法》的一些体会

【明慧网2006年4月5日】学了《洛杉矶市讲法》后,对近段时间的个人状态有了清晰的认识,更加明确了作为大法弟子在现在这个时刻应该如何去做。以下是自己对一些问题的体会,不足之处,请同修指正。

(一)找到症结

过去宗教中讲有一种苦叫恨别离,而在常人中情的表现是恋恋不舍,比如说明明相爱的两个人却不能够在一起,常人看这种事是很令人伤心欲绝,心牵动着由爱而恨,不能自已。

人在清醒的时候,才能有理智的行为,而正是在感情的冲动中,其行为却大多是盲目的,结果甚至会使自己遗恨终生。其实回过头来看看,恋恋不舍,犹豫不决,当断不断,不正是在头脑不清醒的感情漩涡中挣扎么?

常人知道共产邪党坏,但暂时没能三退;常人知道大法好,而暂时没能成为大法学员。固然都有其复杂的因素与因缘关系,但其中都有一点,就是智不清,要么是站在后天的观念中看问题,要么是后天的观念严重的干扰了人的主念的判断。而唯一的办法,就是怎么样让人的主念、正念能强盛起来,从而做出明智的选择。

对近一个时期的状态,我悟到,为什么有的时候我的状态时好时坏,老是不能持之以恒的精進呢?关键是没有意识到自己还在用常人的观念在看问题,把那个没修好的部份当成自己了。常人观念认识的大法好怎么能是大法弟子对大法的坚信呢?!恋恋不舍本身不就是对执著的当断不断吗?知道大法好,也在做三件事,也知道自己的状态不是很精進的那种,又感觉总也精進不起来。其实这种状态本身,既是对法不坚信、正念不足的表现,同时也正因为这样,人的执著、外来干扰才会被放大、加强,还不自悟,久而久之就造成了这种不精進状态。如果一个真正对法坚如磐石的大法弟子会怎么做呢?这正是我的症结所在。

(二)发好正念

每一次懈怠和疑惑都意味着自己的正念不足和对法理的认识不清,而自己当时的表现往往是没有深究就放过了。

比如早上六点的全球发正念。五点半起床和五点五十分起床有什么区别呢?有的时候一懒就想多睡会,有时一睡就过点了。为什么不能做到非常准时的起床呢?想偷懒的借口随便就可以找一大堆,关键是没有认识到发正念、全球发正念的重要,以及时间的宝贵。如果想到早点起能在发正念时更清醒些,发正念时真正起到正念的作用,还会懈怠吗?

(三)安排好时间做好三件事

有的时候我感觉每天三件事该怎么安排啊?好象不好安排,想做这个又想做那个的,最后的结果可能是哪样也没做好,既浪费了时间,我自己也着急。怎么办?其实安排好每天要做的三件事本身,就是对我的考验,三件事也不存在孰重孰轻,关键是自己做事时的心态,是不是象个大法弟子在做?还有要合理的安排好时间,安排好做讲真相的事和常人的生活与工作,以什么为大?当然常人中的事也不能偏废,这些都应该是对我自己的要求。

(四)扪心自问

修炼如“逆水行舟,不進则退”。能不能始终用更高的标准来要求自己,進而做到,确实是对我的一大考验。

现在我清楚的是,在没有全部走完自己的修炼道路之前,我就是一个修炼中的人,还有执著和人心要去,如果不能始终用更高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就提高不了。但是很多时候,我发现自己还是在懈怠,还觉的有时间,还觉的可以耽搁会儿。直到有一天我突然想,如果明天就结束,我今天够格吗?还有遗憾吗?不去执著时间,只要扪心自问,就知道该如何去做了。

(五)对“炼功招魔”一节法的再认识

《转法轮》第六讲“炼功招魔”一节法中,在谈到色魔的问题时,有这样两句法:“如果第一关过不去,第二关就很难守得住。”“如果有的人没过去,也不在乎,以后就更难守了,保证是这样。”

通过学习师父在《洛杉矶市讲法》,我理解到,旧势力把有些事看得非常重,比如说色欲这个问题,比如说曾经走过弯路,写过什么所谓的保证书的同修。在它们眼里,这些人是不配再修炼大法的,尽管它们不理解正法中的要求,它们也知道师父不会轻易放弃这些学员,但它们也一定会按照旧宇宙的理去做,这就造成了一种非常严峻的形势,它们会想方设法的把这些同修拽下来。所有有过这些错误的同修,如果第二关没有更强、更坚定的正念,或者是第一次没过去也没能引起足够的重视,在拿自己的未来开玩笑,就面临着非常危险的境地,很可能就长期过不了这一关,很可能长期陷于魔难之中,最后就可能毁在这里。如果我们第二次没有质的改变,没有真正放下生死的正念,真的是否定不了它们加大加强的邪恶安排。它们也真的是以毁灭一部份学员为目地的在做。有的时候我看到一些走过弯路的同修们写的声明,表面的敷衍掩盖的是背后的执著,很痛心,这真的就是给旧势力找继续迫害的借口。

大法慈悲,师父慈悲,可也要我们自己能行才行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