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 更好的救度众生


【明慧网2006年4月5日】

(一)修去私心

每次参加活动都有不同的感受,心性提高的当下自己最清楚。当正法活动与个人利益冲突时,我的私心一再与我交战。3月18日当天,中坜地区一些同修安排上台北到绿营发起的游行活动中发资料,希望藉由民众大量聚集的机会,将苏家屯的事大量曝光。然而在摺资料的时候我的内心却不断交战:今天参与活动的人手不足,加上台北健康与自然博览会也很需要人,因此我希望能够不要做生意,但又有人下了订单,似乎应该要做生意,就这样摇摆不定。但证实法的事情是什么都比不上的,心念一正,于是心里就开始发正念,铲除订货对方一切干扰我去证实法的邪恶因素,再打电话给对方时就一切安排妥当。

我放下了这利益之心,跟上证实大法進程。私心是最难去的,时不时就会冒出来,利益之心,我已渐渐放淡,凡事以大法为优先。

3月18日绿营游行当天,中南部来的民众很多,起先发资料时我犯了一个错误,没告诉接资料的人这是“全球谴责中共盗卖活人器官”的传单,接资料的人虽然很多,但有些却被当废纸利用,看的让我很心痛。因此,我决定要开口说出来,听到的众生为之一震,自动过来拿资料。我体悟到:师父经文《快讲》中的“大法徒讲真象 口中利剑齐放 揭穿烂鬼谎言 抓紧救度快讲”。讲出来就有震慑邪恶的作用,而且是越说越好,怕心也不见了。

3月18日的活动我们人数虽然不多,但我们都分头進行要做的事,回家途中又听同修提到3月19日又有一场橘营的活动,我不加思索的决定参加。

(二)圆容家庭

3月18日回到家中,儿子问我们去了哪里,同是同修的母亲回答:“去讲真相发资料。”却换来儿子一句:“神经病!”突然间我整个人猛然一震。长久以来,我一直不曾跟家人好好讲过真相,换来家人的不理解,今天我实在有必要对家人讲清真相。

在收信件时,看见苏家屯事件证人与大纪元记者的问答,我更觉得和儿子讲真相的事刻不容缓。也真是师父的慈悲安排,因我将车子停放在学法组的地点,于是请儿子载我去开车,就在路途中,声音虽已沙哑,我还是用我最大的正念将我这些年来所做的证实大法的事一一告诉他。我以苏家屯集中营这个震惊全球的事件开场,我告诉他:“儿子,谢谢你载我去开车,今天我要先跟你说抱歉,因为有些时候我都疏忽你们,而让你们不理解,这我不怪你们。今天我就将我及阿嬷、大舅舅、大舅妈所做的事对你说清楚。今天我们喜得大法,在台湾有一个正常的修炼环境,但这么多年来中共迫害法轮功不但没有停止,反而更加严重,我们一次次出国讲真相也是这个原因。因我们与所有法轮功同修是一个整体,就象是一家人,当家人受迫害时,难道你不会站出来说真话?一定会的。”儿子点点头。我简单叙述苏家屯秘密证人揭露中共盗卖活人器官的事情,希望他回去好好看一看这份特刊,也希望在往后我们常有活动时,他可以体谅。

我还告诉他,家里的大法书柜他都可以去看、去听,每月1-9日也可以陪阿嬷上九天班,他学不学都无所谓,但请他要了解法轮大法好,也请他要理解为什么假日我们都很忙,我们为什么那么投入。车已到学法组的地点,我向儿子道谢。回家途中心中无限感恩师父的慈悲安排,这样的机会不可多得的。

当天,不常回家的先生也回来了,机会不可失,我先与他问候一番,他问我声音怎么沙哑了?我告诉他今天上台北对游行的人讲真相,游行的人多的无法计算,对着一车一车的游览车的乘客喊着,因此声音就沙哑了。不过我告诉他:“没事啦!”

我先生不反对我修大法,这些年也给我很大的方便,虽然他没修大法,也可算是法轮功之友,他会对别人说法轮功好,我相信他是有缘人,也许是时机未到吧!

我过去的做法是完全错误的,只告诉家人要去哪里,却没告诉他们我是去证实法。对于为什么要去参加游行等活动,都没有深入去讲清真相,家人只知道我经常不在家。透过这次的机会,我认真和家人讲清真相,让他们理解,无形中也是救度众生啊。

(三)加强正念

3月19日上午是桃竹苗地区的半日学法,结束后我们直接开着货车到台北,当天参加的同修人数略有变动。途中我们交流3月18日的事,我个人的体会是没能发好正念,这必须借鉴香港讲真相的做法。因此,我有个提议:往后不管有任何活动,请大家随时发正念,在活动现场尽量少做无谓的交谈。

当我们到达中正纪念堂正门时,橘营的人已经在整队前往总统府出发。我们把苏家屯的资料搬下车后,我建议先坐下来发正念,后来大家决议不要散开,并尽量集中在一起。

开始发资料后,接资料的人很多,突然我感到左小腿被人踢了一下,我吓了一跳,当时我虽没还手,但很严厉的指问他:“为什么要踢我?”并对他发正念。他要我走开,我对他说你真是可怜,他却疑惑的也说着真可怜。然后他又找上另一位同修,我赶快发正念。他的举动引起很多人围观,其中也包括一些正义之士。我很快找到警察来处理,在警察的维护下,我们离开现场。

另一位不知情的同修在发资料时,也被那位踢人的老先生揣着衣袖拉过来,……整个过程中,有些对事情不理解的老伯伯对我们发怒,有人不但踢人,甚至拿出水果刀来往同修身上刺,不过被同修手上抱的一叠资料挡住了。我们5个人仿佛身在天安门,战战兢兢一刻都不敢怠慢,也体会到大陆同修上天安门证实法的勇气。

而开广播车的同修,由于路况不熟,在我们结束一场惊险经历后,他们才出现,我想这也是对他们的干扰。在我们会合后,我们分两人一组,就在中正纪念堂正门的广场上发资料。参与橘营活动的人来来往往经过广场,拿资料的还是很多,不过有些带队的人不让他们拿资料,说这是台独的东西。我们对这些人加强发正念。

对于一些激進份子,不但阻挡人拿资料,甚至将我们的资料整捆抢去,因此,我觉得更要加大力度去讲清真相,救度这些人。因为很多在迷中的众生人分不清中共与中国,认为说中共不好就是说中国不好,也就是说他不好。这让我更加提醒自己助师正法的紧迫性!因此,我们要加大力度铲除共产邪灵在另外空间操控众生的因素,并加大力度对众生讲清真相。

(五)两天三夜的交战

3月19日活动结束后,我们一路交流直至回到桃园,感觉好象从天安门历劫归来,那样惊心动魄令人难忘。到内坜停车让同修下车时,我感觉身体有些不对劲。回到家弄好饭菜,我就到房间开始学法,学着学着好象挺不住了,正念也发了,但来势汹汹的邪魔使我招架不住,打电话请同修帮忙发正念,电话那头没有回应。第二天同修知道严重性,来电与我交流,叫我要多炼功、发正念。我心里明白,可就是起不来。母亲放师父讲法给我听,我躺着听师父讲法,心中请求师父原谅,因为躺着听法是大不敬的。

从香港回来后我即开始背法,虽然背的很慢,有时又耽搁时间没做好,就背《论语》安慰自己,这时却想背都无法如愿,背《论语》也背不好。我向内找发觉:透过这次活动,我有一个很好的提高心性机会,我没把握好。被人踢一脚时,不正是应该做到师父说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我经历过无数次骂不还口,但打不还手却是第一次,我虽没有还手,但心已动了,还质问对方为什么要踢我。真惭愧,这么好的提高机会,我没把握好,还和常人一样对待,发觉自己那么不足,心中交战良久,终于熬过去了。感谢师父的慈悲,让我又一次走过来了。

两天三夜的交战,我更知道向内找,反复思索,这样才如此快速的闯过,记得前一次在魔难中困扰了近一个月。我深信碰到任何事都要向内找,才能更好的救度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