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正最后的路


【明慧网2006年4月6日】我是2004年6月得法修炼的,至今有很多佛法神奇的展现。我在修炼的路上坚定自己,证实着“真、善、忍”,做好三件事,在师父的呵护下。走到现在,写出来与同修交流,共同精進,在法中提高。

在得法前,我在一次偶尔情况下,交了朋友(同修),在交流时这位朋友经常背《洪吟》,讲真相,讲法轮大法弟子就要修圆满。我心里抱着一种常人心在想,这位朋友交定了,将来他修成神一定能来度我。我因为听朋友说修大法提高的快,当天就得法了。

得法前我有很多病,气管周围炎、静脉曲张、阑尾炎、头痛、慢性阑尾炎经常痛,准备上医院手术。得法后我一片药没吃,所有的病不翼而飞了。每天看老师的讲法录像、教功、背《洪吟》,感到太幸运了,见到亲朋好友就告诉他们:我炼法轮功了。还开始讲真相,贴不干胶真相,每天都去跟同修交流,在法上认识。我从天目中看见眼前云彩飘荡,师父的法身,还有法轮在转。

后来我起执著心了,总想看师父的法身看法轮,思想业也来了,一炼功就象讲故事,看书困,我就发正念,妻子也找我的不是,这不对,那不对。

与同修交流后,我开始向内找,三件事尽量做好。但是,时不时的听到声音说我是第二批得法的,不用精進。我意识到这是干扰,发正念清除,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只走师父安排的路。

一次我在走路时,一辆机动三轮车压过一块十多斤重的石头,落在我脚面上,当时我想到我是修炼人,回家一看只破了点皮,有惊无险。

还有一次骑着自行车带着弟弟家6岁的小侄,小侄不小心把脚伸進了车圈里搅住了。当时我不知道,感觉蹬不动了,孩子痛的大哭,鞋、袜子都搅坏了,当时围观很多人,都说骨头搅坏了,当时我出一念:有师父法身保护不会出事。抱回家就抹了点酒,到下午一只脚已经能落地了,第三天两只脚完全恢复正常,上学去了。这孩子从小就有病,家里为孩子治病几乎倾家荡产,我悟到是师父给孩子消业,这一年多来孩子的病从来没犯过。还有妻子的脸肿到耳朵边说里边长东西了,当她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第二天就消肿了,也感受到佛法的神奇。

所有来我家的亲属都受过益,“佛光普照,礼义圆明”(《洪吟•容法》)从此我更加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了。

讲真相时,我讲祛病健身、天安门伪火,恶党的电视、广播对法轮功的宣传都是假的。《九评共产党》问世,揭露共产邪党一切罪行,我和大家讲,最后都能接受。在我家买东西的人,大多数都听过真相并退党、退团、退队。

经常有人说我宣传法轮功,在搞政治,不怕有人举报你?我心中只有一念:只有师父说了算,谁也动不了我。因为我时刻按照修炼人的标准做,家里的活全干,妻子有不满意的,我总是乐呵呵的遇到矛盾向内找,每天学法4、5个小时,我悟到,只有学好法,才能讲好真相,才能救度世人。我每天发正念8次以上,路过某分局发正念10个月了。无论干活还是走路,都背师父的法,每时每刻容在法中,晚上做梦都在背法、发正念,不知不觉,思想中的杂念、执著心越来越少,因为“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

师父说:“最后的时刻,邪恶的因素会减少,环境会宽松,世上的形势会有变化,要求你们走正的路永远不会变。”(《走正路》)

一次集体学法交流中,各自谈了自己的心得,怎样帮助走不出来的同修想办法,障碍在魔难当中走不出来的,还有放不下执著总是不过关的,在劳教所出来没条件学法的,还有邪悟的,师父说:“你们也不能随随便便的给我抛下一个人,不管这个人有什么样的错误、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我都想给他机会。”(《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其实我自己的不足隐藏很深,执著自己的私心,从得法以来从不看电视,怕干扰自己学法,就找借口也不让家人看。其实自己的修炼过程就是学法修心,提高自己,按照“真、善、忍”修成新宇宙最纯净标准的新生命。正法洪势急速推進,作为一名宇宙的保卫者、大法粒子,在法理的认识升华中走向成熟。

走好、走正最后的路,学好法,救度众生,成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完成我们史前大愿,迎接法正人间的到来,和想念的师父相见,不会太远了。

我是农民出身,小学文化,在同修们的鼓励下我写出来;感谢师父给我智慧,能使自己写出一点体会,写的不好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