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到了自己问题的严重性


【明慧网2006年4月7日】如饥似渴的学了几遍《洛杉矶市讲法》,更加感受到了自己修炼上的差距。而触动最大的是师父指出的“就是大法弟子有错误不愿意让人说,谁也不能说,一说就炸。对时不高兴别人提意见,错了也不高兴别人说,一说就不高兴。这个问题已经是相当的厉害了。”“总是不接受指责与批评,总是向外指责,总是反驳别人的意见与批评,那是修炼吗?那是怎么修的?习惯上总是看别人的不足,从来不重视看自己,别人修好了你又怎么样?”(《洛杉矶市讲法》)对照自己,感到我的这个问题确实相当厉害了。

在99年7.20之前的个人修炼阶段,很注意自己各方面不符合修炼人要求的大小毛病,在与同修及常人的交往、接触中,时时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用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过去常人的毛病得到修正或被抑制,表现的比较和善。所以家里人很满意,不但身体好了,脾气也变好了。在同修之间也表现的不明显。

99年7月20日大法和大法弟子被迫害后,是在反迫害、讲真相中修,面临的是如何修去怕心、增强正念的问题,如何向不理解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世人讲真相的问题,有时面对的是误解和指责,虽然不会和常人争辩,但慢慢的、不知不觉中,争斗心、怨恨心、维护自我等人心随之滋长。自己觉的从2004年后明显表现出不让人说的问题。先表现在与家人中;到2005年,表现的都令自己吃惊的成度。开始是不许家人说对大法弟子证实法不理解的话,不许家人限制自己和同修接触。后来发展到家人对自己日常生活中说话、做事的批评和指责都难以容忍的成度。真是一说就炸,有时甚至争吵,根本不象修炼人的样子。我的先生生气的说:“怎么越修越差了!还不如前几年了。”

在同修之间,在整体协调过程中,对与自己配合好的同修,善意的批评能够接受(有条件的向内找);自己认为修的不好的人,随意指责我的时候,特别是当众触动了自己最敏感的常人之心——自尊心的时候,真是难以忍受,就会表现出不满,即便当时不争论,内心也是忿忿不平,也会背后向别的同修发泄不满,而不是抓住暴露出的人心修掉它。

被魔钻了空子,它不断扩大这人心的执著,控制魔性大发,让邪魔达到了目地。所以每次发火后,都问自己: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呢!

究其根源,现在悟到有这么几点:

其一,后天形成的顽固观念。我从小受到父母的宠爱,在学校又一直是老师喜欢的好学生,几十年的职业又是大学教师,受到学生的尊重。虽然不想出人头地,但在家里、在社会上做什么事都想做好,比较“要强”,总想做一个被别人认可的“好人”,特别是在人格上,总想受到别人的尊重。实践中也是被赞许的时候多,受到批评的时候少。这样,已经形成了自以为是、好指教别人的不好习惯,容不得别人对自己的指责和贬低。在家庭中和社会上的艰辛付出就是为了换取别人对自己的肯定和尊重,形成了极力维护自我的顽固观念。在修炼中,只是修去了一部份,根本没从根本上修掉。所以,真象师父说的那样,“但是在实际修炼中,痛苦来时、矛盾冲击心肺时,特别是一旦冲击了人的那顽固的观念时,还是很难过关,甚至明明知道是在考验也放不下执著。”(《越最后越精進》)所以常处于难以克制的状态。

其二,邪党的多年灌输和毒害。从進学校的门开始,几十年中,都是受中共邪党的什么“斗争哲学”、“光伟正”污染。中共恶党总是极力维护自己、把错的说成对的、不许别人说“不”,它们那些邪恶歪理的灌输和污染,也让我无意中养成了极力维护自尊、维护自我的习惯。

其三,执著于情的极端表现。随着邪恶对大法和大法弟子迫害的不断升级,邪灵和世间魔鬼凶残的不断曝光,有时修炼环境感到压力很大,往往是个人的魔难和邪恶的疯狂同时表演,这本来是提高的好机会,应该坦然面对。但常常是自觉不自觉的对抗苦难,潜意识中有一种对干扰正法的坏神和人间败类的憎恨,对听不進去真相的世人也感到心凉,这样就有一种浮躁情绪,同修之间遇到矛盾就难以冷静。在亲属间更是这样,由于陷在常人的亲情观念中,讲真相效果不是太好,又好管常人闲事,发生矛盾不找自己,而是执著于情的一种怨气。在和女儿的一些矛盾中,就是感到她对我这个母亲不够尊重,心里总是忿忿不平。常常被常人心所牵动,因为那时就变成了常人。

我从内心感到自己这个问题是相当严重了,看到师父新讲法更认识到这个问题的危险性。我感到没什么好说的,就是做到、努力做到的问题了,就是要尽快去掉人的观念、改掉多年养成的坏习惯,彻底清除邪党灌输的邪恶物质,真正的从人的情中走出来。我要做合格的大法弟子,决不当常人随波逐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