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人啊,你在哪里?(下)


【明慧网2006年4月9日】始自1999年7月的血雨腥风,卷走了多少原本温暖的家庭?带来多少人间悲剧?在迫害中失去生命和长年失踪的法轮功学员的身后,又有多少孤星血泪和悲苦老人?

(接上文)

三、秘密转移和死亡集中营

为逃避正义的谴责与清算,中共一方面将法轮功学员从常规监狱转移至秘密监狱,以制造不再非法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假相,欺骗国际社会;同时,又有计划地杀人灭口,销毁迫害证据,使虐杀以更隐蔽、阴险、残酷的方式進行。

* 秘密死亡集中营惊天黑幕曝光

2006年3月,大批虐杀法轮功学员的沈阳苏家屯死亡集中营被曝光:成千上万坚守“真善忍”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被从马三家、大北监狱、东北及中部地区等处转移至此,约四分之三的人已经被挖取心脏、肾脏、眼角膜、皮肤后被焚尸灭迹。

据“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相关调查报告,这个位于苏家屯的辽宁省血栓中西结合医院地下,由人防工程改建而成的秘密集中营,从2001年就开始运作了,2002年达到高峰。三位不同身份的证人指证:在那里,活体摘除器官很普遍,焚烧尸体甚至活人直接焚烧也很普遍。由于过程极端残忍,参与的医务人员大多出现了严重心理问题,还有人因此而自杀。

来自军队医疗系统的证人(老军医)揭露:“苏家屯的地下集中营在2005年初曾经关押超过1万人,但目前日常的关押人数仅保持在600~750人,很多已被转移或销毁。目前即使进入苏家屯地区调查也查无证据,因为转移几千人太容易了,转移5000人使用封闭的铁路货车专列仅需一天。我曾目击从天津向吉林地区的转移列车,一次专列就转移超过7000多人,全副武装,夜间进行。这些人都被铐在专门的扶手上象被吊起来的白条鸡一样。”

然而苏家屯集中营并非唯一。老军医指证:“苏家屯集中营仅是全国36个类似集中营的一部份,目前全国最大的关押法轮功的集中营主要在黑龙江、吉林和辽宁,最大的代号为672-S集中营在吉林,关押人数超过12万,集中了来自全国各地的法轮功和各种政治犯。吉林九台地区的第五大法轮功集中关押地的关押人数就超过1.4万。中共目前已经公开宣布法轮功学员为阶级敌人,同意对其进行任何符合经济发展需要的处理手段,无须上报!也就是说,法轮功学员不再是人,而是产品原料,成为商品。”

早在2000年10月1日,法新社就报导说中共在东北和西北新建集中营专门关押法轮功学员,每个集中营都可以关押五万人。中共当局用火车把因上访被捕后不肯说出姓名和地址,不愿连累他人的法轮功学员运往新疆的秘密集中营,迄今没有听说任何人从集中营返回家园。

* 一些监狱的大部份法轮功学员已被转移

大连的李静意于2004年10月被劫持到马三家。在长期不能进食、进水的情况下,经医院检查出多种重症后,狱方仍不放人,反而将其双手铐在铁床上强行打不明针药,导致她呼吸困难、心动过速、尿道发炎。2005年7月,骨瘦如柴、奄奄一息的李静意被人用编织袋抬出,什么衣物、用具也没带。当天在监狱的出入情况黑板上标注她上了医院,但她再也没有回来,也再无任何音讯。接着,患有严重心脏病的丹东的刘桂芳,也被绑在铁床上打不明药针。7月下旬,她的名字在黑板上也标明去了医院,但她的行李用具也全放在仓库里,人却不知去向。

一直被非法关押在抚顺市看守所的贺立忠、贾乃芝、刘成艳等人,因长期受酷刑迫害身体受到严重摧残,被非法判刑后遭沈阳监狱拒收,至今已几年之久,期间她们曾经几度生命垂危,所方却不允许保外就医。近期获知:狱方在给她们体检后,将把她们转移到不为人知的“一个地方去”。

2006年3月16日晚,大庆劳教所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全部被转移走。事先没有任何通知,没让携带个人衣物、被褥及用具等。据狱方说送绥化劳教所,其真实去向不明。

……

四、我在大海的这一边呼唤你

在海外系列抗议中共在苏家屯集中营秘密关押、屠杀法轮功学员暴行的集会上,在国内失踪的法轮功学员的亲人们,呼吁全世界正义之士密切关注和制止发生在中国的群体灭绝,帮助找回亲人。

* 将生命化作一片净土

来自辽宁朝阳,现居纽约的电脑工程师胡志华的四弟胡志明,1997年从西安空军工程学院硕士毕业,在北京空军军训器材研究所工作。1998年,志明找到了自己毕生追求的大法修炼,走上了返本归真之路。他用节省下的钱捐助失学儿童,时时处处为他人着想,是个才华出众,品德高洁的青年。由于他工作勤恳出色,被破格提升为计算机室主任。


胡志明(右)和哥哥胡志华

1999年7月,江氏集团开始了对法轮功的毫无理性的迫害,单位领导天天找他谈话要他放弃修炼,志明用亲身经历证实法轮功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2000年5月,迫于压力的领导只好让志明复员。由于警察经常上门骚扰,他只好离家出走,家人失去了他的音信。直到2000年9月,志明的父母才收到通知,得知儿子在上海朋友家被以“非法聚会”的罪名抓捕,被判四年监禁。

2001年10月,志明在狱中托人带出的家书中写到:“我没有参与政治,我只是坚持对‘真善忍’的信念,为法轮功说一句公道话。我的选择是清醒、理性的,因为‘真善忍’是深藏在我心里与生俱来的最珍贵的东西,从小到大,不曾改变。……我没有虚度时光,你们以后会明白我现在所做的一切是最最值得的。只希望自己永不坠低俗,让真善忍的圣洁之光永驻心中,照彻我义无反顾的路,将生命化作一片净土,恭迎万古的荣光。”

在上海提篮桥监狱被关押期间,胡志明坚持修炼法轮功,并长时间绝食抗议迫害。后因其身体极度虚弱,狱方于2004年通知家属将他接回。经过短期调整,志明恢复很快,但当地公安常到家中“查看”,为少让父母担惊,志明离家前往北京。他在2005年8月给哥哥的电子邮件中说,已找到一份很理想的高科技行业工作,可再联系就没有了回音。种种迹象表明,志明是在9月23日到25日之间,被北京公安、国安绑架。父母兄弟八方找寻、营救也毫无结果,家人忧心如焚。

* 对失踪妹妹的心情早已不是担心可以形容

美国芝加哥的张天啸在国内的亲人们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而历经劫难,经受了太多的生离死别:

妹夫邹松涛学业优秀、为人谦和,毕业于南京大学,1999年获青岛海洋大学海洋生物专业的硕士学位。99年7.20以后,邹松涛因去北京信访局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多次被非法关押。2000年7月被非法关押在青岛市劳教所,9月底被转送山东淄博王村劳教所。11月3日上午,被恶警郑万辛、绍正华用电棍毒打后坠楼身亡,年仅28岁。当时他的女儿融融才十一个月。年过6旬的妈妈,终于无法承受失去爱婿后又与女儿分别的双重打击,于2001年8月伤心离世。


邹松涛、张云鹤夫妇

小女儿融融

妹妹张云鹤,原在青岛德国独资德瑞皮化公司任主管会计。就因她修炼法轮功,公司在各方重压下,不得不与工作十分出色的她中止了工作合同。张云鹤曾于2000年去北京上访被抓,2002年2月张云鹤在青岛再度被非法抓捕。她被关押在青岛市大山看守所致少半年时间,此后就失去了音讯。

*  美博士胞弟自2003年失踪

美国居民黄万青博士的胞弟、江西万安县法轮功学员黄雄,在中共的迫害开始后,被劳教,被迫流离失所,遭公安四处追捕,于2003年4月19日在上海失踪,至今生死不明。上海杨浦区公安分局国保处胡处长曾对媒体承认,非常清楚黄雄的情况,但不能透露其下落。江西省610办公室主任田军则斥之为“谣言”,并抱怨黄雄的亲友打电话查找亲人“干扰了”他的生活。


黄万青(前排中)2004年4月在纽约与其他法轮功学员一道呼吁营救亲人。


黄雄2003年失踪前近照

黄雄,1978年出生,大专文化,电脑专业,家住江西万安县芙蓉镇。1996年他开始和家乡的乡亲们一起修炼法轮功。1999年迫害开始时,黄雄正在北京一家电脑培训中心学习,他因为上访,为法轮功说公道话而被抓,随后被江西吉安行署判劳教2年。获释后,黄雄不愿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和对良心正义的追求,被迫离家出走,开始了两年多的流浪生涯。他走了不少地方,告诉人们法轮功教人向善和遭受迫害的真相,成了“公安”的追捕对象。从2003年4月以来,他从上海失去了音讯。

五、救救失踪的孩子

在中共及其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灭绝性迫害中,无数无辜的法轮功学员遭受折磨和杀戮,那些稚嫩无辜的未成年的孩子也未能幸免,他们小小年纪就生活在恐怖与悲伤之中,还有许多孩子与他们的家人一起被绑架后下落不明,生死未卜。据曝光沈阳苏家屯秘密死亡集中营的证人揭露,在那里被活体摘除眼角膜的大都是两头──老人和孩子,这令人为那些失踪孩子的命运而揪心。

*  七旬老人被判刑 老伴悲愤吐血过世 小孙女失踪无音信

山东济南75岁的朱月珍曾患类风湿关节炎、胃溃疡等十几种病,长期饱受病痛折磨。老人1995年3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半年后所有的病都不翼而飞,全身轻松,眼不花、耳不聋,经常骑车外出像年轻人一样,她无比感念大法师父的恩德。她常说,在大法蒙冤之时,告诉世人真相,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义不容辞。2005年12月1日,老人在天桥区告诉人们法轮功真相时被恶警绑架投入济南市看守所,后被非法判刑三年。朱月珍被捕后,老伴焦急悲愤,吐血住院,于朱月珍被非法判刑的第二天去世。跟随老人生活的小孙女也失踪,至今下落不明。

在中国有着类似遭遇的孩子还很多。

十岁的小君君家住河南周口市。君君的父母和姐姐都是大法弟子,爸爸是位退役军医,只因不放弃真善忍信仰被非法劳教;妈妈也因告诉世人真相而被通缉;姐姐是北京的在校大学生,因去天安门和平请愿也被非法关押。从九岁起,君君就只能独自生活。即使这样,警察仍不时去恐吓、威吓这个孤苦的小女孩。不堪骚扰的小君君只好休学,离家随其他同修一起居住。2001年8月底的一天,小君君被绑架进一辆公安系统的白色桑塔轿车后失踪至今。

王桂金家住河南周口市淮阳县鲁台镇花庄行政村。丈夫宋振灵是位优秀教师,96年修大法后,原本无药可治的乙肝不治而愈。王桂金也在法轮大法“真善忍”的真理感召下步入了修炼的行列。2004年7月19日,王桂金被淮阳鲁台派出所公安从娘家非法绑架,怀有九个月身孕、即将临产的王桂金当晚被强行拉到县计生站,被八个男人强行按住引产堕胎,随后被非法判刑五年关押至今。其老父也被以“包庇罪”判刑一年,连曾让王桂金留住一宿的好心邻居,也被无人性的恶徒勒索2000元。丈夫宋振灵在县看守所被折磨至双目近乎失明、瘫痪、骨瘦如柴,在生命垂危中被判刑十年。更令人发指的是,610、国保大队把他们不满4岁的幼子也劫走,至今全无音信。

黑龙江哈尔滨香坊区东北农业大学动医学院博士刘丽梅,因不放弃信仰,于2003年8月12日被万家劳教所迫害致死。她当时在东北农业大学子弟小学读书的12岁的女儿也失踪后杳无音信。

……

结束语

始自1999年7月的血雨腥风,卷走了多少原本温暖的家庭?带来多少人间悲剧?在迫害中失去生命和长年失踪的法轮功学员的身后,又有多少孤星血泪和悲苦老人?

面对恐怖和危险,面对巨大的苦难,法轮大法修炼者们为何不屈于中共国家恐怖主义的淫威而苟且偷安?为何要不避酷刑、刀锋、锲而不舍的向世人讲真相,呼唤良知?清醒后的世人说,他们是在用那颗冰清玉洁,诚挚向善的心,苦苦拯救那些在共产邪灵毒害与恐怖下迷茫、徘徊、游走的灵魂,是在用自己的生命捍卫宇宙真理,成就人类的未来。

那些还在谎言浊世中沉睡的心灵,可听到他们对生命良知的慈悲呼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