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师父在安徽合肥讲法传功点滴(一)


【明慧网2006年4月9日】师父1993年11月21日至29日,1994年4月15日至22日两次来合肥讲法传功。我有幸两次都参加了师父来合肥讲法传功班,亲身感受到了师尊亲切和蔼的笑容和慈悲伟大的风范。

1993年11月师父第一次要来合肥讲法传功前,我收到了安徽省气功协会的通知,通知介绍了李洪志师父及法轮功和师父来肥办班的消息。过了几天,我又收到了同样的一份通知。当时我还不知道“自然”和“必然”的法理,但我从心里感觉到这可能不是一般的气功班,可能是一位很高的大师来合肥传法传功,这件事与我有某种联系和缘份吧!所以我很坚决的早早的就把参加师父来合肥讲法传功班的名报了。果然,在这个传法班上,我得到了我渴望已久的高德大法,从此我坚定不移的走入了大法修炼

师父第一次来合肥开始传法前,在安徽省农业大学的礼堂举办了一场报告会,当时的安徽省副省长也坐在讲台上听师父讲法。省里的好些“高级干部”也都参加了这次报告会。师父在合肥讲法传功期间为了洪传大法,还给当时的安徽省委书记等人治过病。他脖子上长了一个大包,师父把他的这个病看好了。后来另一气功师来合肥,他又去找那个气功师看,这一看本来已经好了的病又变坏了。万古机缘,他们得到了大法,得到师父亲自给调理身体,可是悟性太低,把气功作为看病的手段,结果失去了这么好的大法修炼机会。师父说:“人世浑浑,珠目相混。如来下世必悄悄然。传法时,必有邪门干扰。道魔同传,同在一世,真真假假重在悟。”(《精進要旨·悟》)但是,许多参加安徽合肥讲法班的大法弟子从此坚定的走在证实法,救度众生的神路上。

师父第一次来合肥讲法传功是在省教育学院大礼堂。当时师父穿了一件皮夹克,一双旧皮鞋,很朴实、和蔼可亲。一次师父叫学员把手伸出来,师父给学员下法轮叫大家体会,当时就有人看到手中有法轮,有的人感觉手心发热,有的人感觉手心发冷,冷就是身体有病。休息时师父就在大礼堂走道上跟学员交谈。我当时忙于去请师父的大小法像、法轮章、炼功音乐带,除交了一个提问题的条子给师父,没与师父讲上话。师父很平易近人,看守礼堂的工作人员当时拿了好些法轮功的书(小册子,当时只要2元钱一本),休息时在讲台的东侧请师父给签字,师父不厌其烦的一本一本把签好的书交给看守礼堂的工作人员。

师父第二次来合肥讲法传功是在省委党校大礼堂,我介绍了很多亲朋好友来参加师父的讲法班。但因当时我对法理认识甚少,提高不快,执著心一大堆。师父解答问题时我还提到打太极拳的事。师父说:“还打太极拳,你要打太极拳你就打太极拳,我也不是非要你一定学法轮功。”师父这一说,我猛然悟到了,有什么能比得上大法修炼呀!从此我对打太极拳的执著心一下全放下了,回家将太极拳所有资料清理出去,自己摄像的几盘全国比赛套路的太极拳、剑、刀及其它资料全部销毁,彻底放下这颗心,连跳舞的心也彻底去掉了。

师父第二次来合肥讲法传功时,参加班的人很多,传授班结束时一组一组的请师父照像,一会儿将师父请到这里,一会儿将师父请到那里,还有单独跟师父照像的,师父不管被请到那里,总是微笑着。师父还去了西山公园,亲自看了炼功点。

师父说合肥是个特殊的地方。在济南讲法班上学员又听师父说合肥是有灵性的地方。弟子听了很高兴。这么多年来,我们见不到师父,但我们知道师父时时刻刻都在我们身边,保护着我们,关心着我们,鼓励着我们。听在国外见到师父的合肥大法弟子说,师父还问了合肥的情况,向合肥弟子问好。师尊在这么忙,这么累的情况下,还惦记着我们合肥大法弟子,想到这,我们真是感慨万千,无法用语言表达我们对师尊的感激。师父,我们合肥全体大法弟子一定不辜负您的希望,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更加配合好,达到整体提高、整体升华,不负师父所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