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是闯关的关键


【明慧网2006年5月1日】师父在《洛杉矶市讲法》中针对有一些学员出现病态反映时反复强调说:“正念强了你什么问题都能解决”。“对正念强的,明法理后会更加坚信,大法弟子什么关都挺过来”。“现在就得靠你正念闯关了”。

我最近就闯了这么一关。

4月19日晚上,我突然感到发烧,浑身酸懒无力,困得睁不开眼,躺床上就睡着了。醒来后,身上发冷,盖了两床厚棉被,还是暖和不过来。小便时想尿又尿不出来,尿道里边很疼,尿里带血。

家里人问我怎么了?我怕他们不理解,强把我送進医院,给大法带来负面影响,我就撒谎说:“没什么,就是困,睡一夜觉,明天就好了。”

我心里琢磨:我从1996年得法,风风雨雨历经十年磨难了。我这肯定不是病,但为什么会出现这么严重的病态反映呢?肯定是我修的有漏,让旧势力钻了空子。我漏在哪儿呢?遵照师父教导向内找,从现象到本质,顺藤摸瓜,一条一条的深挖。原来我有做“三退”顺利时的欢喜心,遇到嘲讽挫折时的埋怨心,有幻想正法快点结束和对时间的执著心,有想用功能惩治坏人的争斗心和显示心,有放松学法、钻研诗词格律的分散心,有身体消瘦和不适时怀疑自己患了什么严重疾病的常人心等等,都是私心、怕心、执著心。

怎么办?正如师父讲的:“这时只有两种选择,或是去医院放弃过关,或是把心一放到底象个堂堂的大法弟子,无怨无执、去留由师父安排,能做到这一点就是神。”(《洛杉矶市讲法》)

我发誓:我今生今世,认定师父,坚修大法,舍尽执著,金刚不动。我只要师父安排,即使有漏,也决不允许旧势力钻空子。默念正法口诀,坚决排除外来干扰。

第二天,我什么都没吃,吃什么都恶心,只想喝水。

本来老伴就一直反对我修炼,最近又听说我在外边讲真相,发材料,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回到家,见我躺着,劈头盖脸的就跟我吵了起来,还扬言跟我离婚,要不她就自杀。这真是内外交困,祸不单行。

不管她语言多么激烈,我心里默念师父教导:“不能不接受别人的正面意见、甚至是反面意见,不能不被触及,这个心从现在开始都得去。”(《洛杉矶市讲法》)

21日,按事先通知,我应去出席一个座谈会。去不去呢?我确实身体不适,去了恐怕坚持不下来。师父说:“作为修炼的人一定要用修炼人的方式、用修炼人的思想思考问题,决对不能用常人的思想去想问题。你碰到的任何问题都不是简简单单的,都不是偶然的,都不是常人的问题,一定与修炼有关系,与你提高有关系”。

我按时参加了这个座谈会,并在会上讲了15分钟,还利用休息和吃饭的时候,力所能及的智慧的讲真相,并博得了一致好评。我讲了因果报应,善恶有报,中国半神文化,失得关系,物极必反,相生相克和中共恶党执政以来的冤假错案等。我在会上解了几个字,引起极大兴趣。比如“佛”由一个“人”和“弗”组成,既是人又不是人,比人的层次高很多,“善”字由“羊、艹、口”三部份组成,即羊低头吃草。“忍”字由“刃、心”组成,即刀锋对着心了,都面不改色心不跳。“色”的古体字是左边是杀人的刀和箭,中间是“自止”要自我约束,不可放纵,右边三撇是提示人们要三思。

我下午回到家里,老伴把我两个妹妹都叫来了,准备围攻我。我则充分利用这个机会,大讲真相,针对她们的责难,我从容应对,摆事实,讲道理,说得她们也无言以对了。

22日是星期六,老伴一天没回家,我抽空到附近居民区又发了些真相资料。

我和老伴毕竟是将近40年的夫妻了,我知道她思想中有明白的一面,当她顺心高兴时,我给她的护身符也放進了口袋里,平时也骂共产党腐败,但就是不退,一直被共产邪灵操控着。她对我又心疼,又痛恨,又无可奈何。星期日,她终于回了家。中午炒了几个我平时爱吃的菜,我也心领神会,说:“今天的菜,色香味俱全,我虽无食欲,但一定多吃。”

到晚上,我睡醒一觉,在师父的呵护和同修的帮助下,一切恢复了正常,烧也退了,身上也轻松了,小便的颜色也不黄了,疼痛也消失了,食欲也来了。

四天的闯关靠的是什么?靠的是法,是坚信,是正念。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