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呵护新学员正念闯关


【明慧网2005年12月30日】尽管我是一个新学员,但师父对我和老学员一样呵护着。

前些日子,一位同修遭邪恶围困。同修A建议去被围困的同修家(支持同修);我提出打电话通知更多同修发正念,并请同修上网揭露邪恶迫害。同修A说不要上网,那会更引起邪恶的重视,该通知的同修都已通知到了。自己心里觉得不太对劲,但想自己是新学员,她遇到的事情多,有经验。我被人的这一观念障碍住了,没再坚持。与她一起到了同修家。出门时三人都被绑架了。

我们不配合邪恶。我小腹处一阵阵发热,双腿却不停发抖。同修担心的望着我,然后对着恶警大声说:“我们什么都不知道!”我知道她这话是对我说的。危难中,同修想的还是别人。其实我心里倒还镇静。

到了派出所,同修不断的讲大法的美好,我不断讲邪党的坏。同修向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自焚是假的,他们不承认,我就说共产恶党搞栽赃陷害不是一天两天了……

期间我不断发正念,不管恶警说什么,我总是说:做好人没错吧,向善总没错吧,劝善总没错吧。恶警说大法让人不吃饭,我说你把书拿来,看看哪里有写;他又说是迷信,我问他美国科学发达不?他说发达。我说,美国的钞票上写着“IN GOD WE TRUST”(我们相信上帝),他说那是文化。我问他是向善讲爱的文化好,还是讲斗的文化好……

一个小时过去了,恶人又暴跳了:“拿铐子把她们铐上扔到号子里去!”我升起一念:恶人下地狱唯恐不深,时间唯恐不长,可怜啊!师父说的真对,邪恶只是瞎咋乎,心虚着呢!他们来来回回转了几圈也没找到手铐。警察说:“我也不问你炼不炼,你反正要炼的。”我们的心,师父、护法神看得见,邪恶也看得见,所以邪恶不问了,它也不配问。

几个小时后,他们把我放了。出门我就想我没有完全做到不配合邪恶,告诉了他们自己的名字和地址,还在问讯录上签了名字。自己只是勉强及格,是师父帮弟子闯过来的。是自己的念不正,自己空间场不纯才被邪恶钻了空子。

邪恶不就怕曝光吗?从警察局出来,我一上出租车就讲被公安抓了几个小时,讲天安门自焚真相、法轮功教人做好人,讲天灭中共,善恶有报……,效果奇好。讲到第七部出租车的时候,眼前出现了金灿灿的法轮,在黑夜中好耀眼啊。关车门的时候,手带了很强的电。

天亮了,有同修建议我回避一下。我的心动了。在街上转了足足几个小时,怕连累同修,不敢轻易到谁家。不断翻出人心:邪恶知道我的家庭住址了,不断骚扰多烦哪,到哪里去?流离失所能保证学法、炼功吗…… 还是买了车票。在候车室等车,突然想起给家人打个电话:“我要出去十来天。”家人急得不行,“钥匙在你身上,来了客人住不下。”我想那就下午走吧,先把钥匙送回去再说。退了票。一上车,听MP3,传来师父洪大慈悲的声音:“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顿时我明白——留下来,谁也动不了我!

回到家,看着师父的法像,师父还是那么慈悲祥和。师父时刻看护着每一个大法弟子。多少弟子的危难,师父就是这么化解了。

十年前有人对我洪法,讲佛道神。我说人世间出了共产恶党,革别人的命,以此升官、发财,以革命的名义做尽坏事,还得到表扬,哪有什么神佛?对恶党的仇恨已闭塞了我的心智,什么都不相信。直到得了法,明白是整个宇宙败坏了,才有了旧势力,才有恶党,因此师父才要正法。此生有缘能溶入大法,一定要珍惜,才不枉世上来一回。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