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欧洲“为你而来”合唱团中的修炼

【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五月十一日】我修炼法轮功已经五年了。自从两年多以前,欧洲“为你而来”合唱团成立以来,我们得到了很多宝贵的给人们讲法轮功真相的机会。

两年多前“为你而来”合唱团第一次在纽约演出的时候,合唱团才成立几个星期。那时我对这样的项目还毫无经验。一开始我并没有想参加,但当我还是决定走这条路的时候,我相信:“这是重要的,而且是正确的。这是一个很特殊的讲法轮功真相的形式。”

正念破除干扰

2004年初,在德国第一次排练后,我出现了很严重的感冒症状。我不清楚这是清理身体还是干扰。当在为2004年纽约的新年晚会做准备工作的时候,我发不出声音了。我尽可能的尝试补救,不出声的跟着练习。我被这个情况困扰,但我还是去了纽约,并认为我应该完成这个重要的使命。但我咳嗽的非常厉害,我的胸部好象被紧紧的贴在了一起,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慢慢的我明白了,一些东西想阻止我唱歌。我们想通过合唱团做的事情一定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我从内心知道,我在很久以前就决定参加合唱团,所以我下定决心一定要唱。决心一下,我得到了其他学员的支持,合唱团的指挥不时提醒我发正念,在上台之前,我想到了师父,想到了等待着我们的人们。最后我参加了演唱,我感谢师父给我的帮助。

合唱团是一个整体

去年我们去了正在举办奥运会的雅典,同一年里,我们已经去过了纽约、巴黎和日内瓦。我们努力提高唱歌水平,想用“一个声音”歌唱,就象一个整体。在晚会前一天的排练中,我显的“很突出”,有时我的声音和别人的声音不和谐。别人建议我不要登台表演。我感到了内心深处的痛楚。一种我经常感觉到的痛苦:“我不属于这里。”“我不够好。”我想,我现在得自己走自己的路了。对这个我已经习惯了!但事情没有发展到这一步。我刚走出几步,瑞典和瑞士的学员就叫住了我,并和我交流。下午学完法后,我去了化妆组。第二天举行了新年晚会。而我又放下了一层旧的物质。当我用心的为别的歌唱者服务的时候,我的心变的很轻快。我们第二天互相告别时,我突然听到一句发自内心的“谢谢”,我惊讶的问自己:“为什么谢?我也没有唱歌呀?”

师父看人心

2005年初香港和伦敦的演出之前几个月,在德国有一次重要的合唱团排练。排练前几天我发烧了,不能去上班。排练当天的早晨,五点发完正念以后,我考虑如何才能够去参加排练。最后我放弃了,对于两个小时的高速公路行驶,我还是太虚弱了。当我又一次入睡时,我梦到我站在父母家的一面镜子前。我看到我的脸上起了一个很大的,深色的包,然后包破了,只剩下一个很小的血斑。突然我看到,一个明信片出现在我面前。明信片上写着:“我带你回家。”这句话胜过千言万语。我感觉到了师父的慈悲。当我醒来时,我知道,当我们的心正时,我们会得到帮助。师父看的是人心。

逃避是不可能的

我们在巴黎的表演刚刚过去。我错过了去巴黎的飞机。星期三晚上我本来是应该去巴黎的。早上我先去上班。我的老板叫我去,告诉我,如果我能申请单位里另一个职位,对我来说会更好。说明白了就是:“我们得裁员,我将来无法把您计划進去。”我一时回不过神来,突然困难一个接一个的来了。最后我还发现,我给我的银行的董事会提供的数据错了。在这一天,我还完成了很多看上去很紧急的任务。我忙于让别人满意,以至于我没有时间再看一下我的飞机票。我还错过了去机场的车。在机场我想,时间虽然紧张,但我能赶上飞机。检票的时候我听到:“对于去巴黎的飞机来说,您来的太晚了。”我的心一下子沉了下来。为什么这件事会发生在我身上?我意识到,我有漏洞,所以我被干扰了。

与宇宙特性隔离

晚上,我读法语的“论语”时流泪了。我很清楚的看到了自己的执著,认为自己不受欢迎,自己不够好,它使我与宇宙特性相隔离。由于我的这隐藏在看似优良品质下的执著使我失去了多少救度众生的机会?我可靠、守时、勤奋、友善、顺从。这些都被称为美德。但如果背后隐藏了执著,这还纯净吗?

我的理解是,那些我能够看得到并干扰我做我应该做的事情的障碍,是旧势力周密安排的。它看上去好象是必然的,无法避免的。

师父《在2003年美中法会上的讲法》中说:“所以我过去跟大家讲啊,我说我知道在正法中出现困难是必然,我也知道它会到什么程度。实际我是告诉大家,一切都在掌握之中,我实际上就是在说我知道它们会干这些事,旧势力也会出现,因为这个宇宙不行了,它就会干出这些事来。它们执著的一切,安排的一切,所要的一切,这也都是必然。正神的表现当然不会象低层不善的生命那样无所顾忌行恶,它们当然都是善的表现啦。可是这善是变异的,这善的背后有执著,也正因为其善的表现,制造障碍那是最能自欺欺人的。如果不是正法,这些事情真的很难突破的。”

正念

在巴黎演出的那天早晨,我带着头痛醒来。不很严重,我试着不加理会。当我们下午在舞台上彩排时,我感到好象有人拿着一把大刀在我脑袋里不停的砍。我难受极了。这很明显是干扰。20 年以来,每当偏头痛发作的时候,我总是试着继续做我的事情。但同时我还有点听天由命:“我该怎么样排除这个干扰?”几位同修帮我发正念。之后我真是感到恶心极了。突然,我有了对干扰说“不”的力量。一直到晚上表演我都在拒绝头痛。此外,我接受一位同修的建议,只想自己正在做的事和下一步要做的事。我再也不想干扰了。当我们晚上出现在观众面前,向他们传递我们内心的信息时,就再也没有出现障碍了。回过头来看一看,我觉得这是我们最好的一场演出。

师父《在2003年美中法会上的讲法》写道:“为了彻底清除邪恶的一切因素,大法弟子从现在开始,在发正念中全面清理这些旧势力的黑手,就是要清除它们了。它们在具体干着旧势力要干的一切,清除它们之后才能救度更多的众生”。

我很珍惜这次特殊的机会,能够参加欧洲合唱团的演出,用我们的歌声与观众的心灵沟通。很多同修因为觉得自己不行,别人做得更好,抱着这种想法而没有和我们一起参加演唱。所有持这种想法的同修,我鼓励你们,一起加入我们演唱吧,和大家一起学法。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2006年欧洲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