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俄罗斯家庭的修炼故事(图)


【明慧网2006年5月12日】这篇修炼体会写在5-13世界法轮大法日暨师尊的华诞之前。尽管感到师父时刻同我们在一起,但我们还是想用自己的修炼体会来表达全家对我们深深尊敬的师尊的华诞的祝贺。5月13日是不凡的日子,是师尊在世间公开传法十四周年的纪念日。作为师尊的弟子,我们由衷的感到这个日子的庄严和神圣。今天能够有幸得法并在大法中修炼,成为一个为法而存在的生命,我们感到无比的幸福。我们知道珍惜这万古的机缘,努力精進不停,坚定的走好师尊为我们指明的返本归真之路!
              ——安德烈 萨罗达琴科(Andley Soldachenk)

* * * * * * * * *

我们一家修炼法轮大法已经9个年头了。这个修炼者之家包括我和妻子、女儿、孙女、孙子还有我妻子的姐姐、姐夫。回顾九年的修炼历程,走正的每一步都是师尊的慈悲呵护,都证实着大法的神奇和美好 。


修炼之家(自左至右):伽丽亚、安德烈、瓦尼亚、安泽丽亚、阿丽娜

* 寻找回归之路

为了找到修炼之路,在得法之前我们看过许多修炼方面的书和练过多种气功。也曾有过兴奋和失落,但是我们感到在这漫长的寻觅之中,没有发生任何实质的变化。没有得到任何满意的启示,因为那都是一些表面和残缺不全的东西。它不可能使自己发生本质上的变化从而升华上去。要真正提高,我们必须找到真正的法门和真正的师父。

1997年的春天,我第一次在“神秘文化”书局看到《中国法轮功》。顺手翻了翻,心想这又是一本一般的气功书,没在意又放还原处,从而失去了一次机缘。

过了几个月,97年9月,我和妻子在一个地铁入口处,看到了法轮功录像班的广告,我们立即参加了这个录像班。

当时使我们感到惊奇的是,有那么多的人到录像班来听课,而且是有老有少。在体育馆内,从电视机荧幕上我们看到了师父。他和我以前见到的那些“气功师”都不同,那些“气功师”总是无精打采的样子。而我们感到师父全身放射着强大的能量。特别是我们听师父讲法,其法理深奥又浅而易懂,感到特别亲切,好象是在过去的什么时候曾听到过似的。这样我们认真的听完全部9讲讲法。

那时,有一天我做了一个清楚又真实的梦。梦见师父面对着我,向我轻轻的点头,示意让我進大厅里来。就在这一瞬间,有两种力量在進行激烈的较量,一股力量强烈的使我迈步進入大厅,而另外一种因素则极力想束缚住我的身体,好似要毁掉我。当我心里一动念想迈步向前时,顿时我有一股难以置信的力量迈步走進了大厅。这时我醒了,当时我感到在我的身上发生了不寻常的事,我的人生都发生了变化。以前的一切疑惑、恐惧和徘徊都成了过去。从那时起我开始走進大法中修炼。

第二堂课我领我的女儿也来听课。这样我们度过了这不寻常的九天。我们沐浴在法中,我们终于找到了纯净的光焰无际的宇宙之真理——法轮大法。

参加九讲录像班的另一个感受是来这里洪法的中国学员,每堂课后都认真的教我们炼功。他们那又祥和又耐心的心态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他们中有老年人也有年轻人,还有一对中年夫妇。教我第五套功法的是一位精力充沛的女学员,当时使我很难相信她都七十岁了。

所有来俄罗斯洪法的中国学员,都是自费从遥远的东方来这里向我们洪传法轮大法的。当时除了翻译之外,我们都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他们是用手势和微笑来教会我们整套功法的。他们都是一些普通的大法学员,至今他们中的许多人我们都记不起来了。

在九讲班之后,我们建立了炼功点。每星期我们几次在一起炼功和切磋,一起读《中国法轮功》。《转法轮(俄文版)》是在半年以后才出版的。《转法轮》出版后我们如饥似渴的读起来。这在我们这里的确是一个转折,我们每人一本《转法轮》,并能经常的学法。通过学法解决了我们在修炼中的许多问题,不断的促進我们精進实修。

修炼的神奇

下面我想告诉大家的是发生在我们家的真实而又神奇的故事。在修炼大法之前,我和妻子及女儿都曾学过其它的气功,在我们修炼大法的过程中,过去的一切都成了没用的包袱,有时它还干扰我们修炼。师父说:“这些事情我们都要给理顺,好的留下,坏的去掉,保证你在今后能够修炼,但必须是真正来学大法的。”(《转法轮》第一讲)在我们身上的确发生着这样的变化。在修炼过程中我们逐渐的修去了那些不好的东西。使自己成为一个真正的大法修炼者。

在开始修炼之后的1997年11月,我曾遇到过一次车祸。自己的汽车已经毁坏的不能再修复了。以我一个有经验的司机回头看,遇到这样严重的车祸我能活下来是不可能的。我还记得,当我从完全扭曲的破车里爬出来时,我非常平静,而且第一念就是:是师父救了我。当时只擦破了一点皮。而且事后有非常轻松和卸掉重负的感觉。当时我还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在以后的学法中我悟到了师父的话,作为修炼人这是在偿还业债,但不会有生命危险。

在修炼法轮功之前,我女儿的身体很不好,让全家操碎了心。从最初听第一堂师父讲法录音至今已经过去好多年了。我作为一个医生都感到惊奇的是:在九讲班上每听一讲,在她身上不是这里痛就是那里痛,但每一堂课下来这些疼痛就都消失了。在这不久她曾去医院检查,结果是以前的病都奇异的消失了。

我妻子修炼法轮功三年后,许多折磨她的疾病也都消失了。她的痊愈就是对大法弟子正念的证实。当一种难以忍受的病痛严重的折磨她的时候,她默默的想:我是大法弟子,我要用坚定的信念去排除它,不能让它继续下去。每天除睡觉外她不断的听师父的讲法录音。这样经过几天后,她的病奇异般的消失了,而且至今没有再犯。我的妻子通过修炼不但病痛消失了,而且性格和脾气都象变了一个人,对人也和气了,再也看不到她和别人争吵,更多的宽容和理解别人了。

我的孙女开始不太注意我们炼功,慢慢的和我们一起去炼功点了。我们并没特意的让她和我们去炼功点。开始时她只是在一旁观察,后来发现她跟在我们后面学一些动作,不久她也能和我们一起炼完全套功法。不知不觉的她成了我们炼功点的小学员。

这之后,在我们的孙女身上发生了一件事,对我们全家都有极大的影响。一天早上她向我们说:睡梦中她突然醒了,看到一个穿着黄色衣服的大人正向她飞过来。她开始有点害怕,但看到那人的一双慈善的眼睛使她顿时平静下来。透过他的眼神觉得他在向她说话。在这一瞬间从他发光的身上向她漂来许多许多的星星一般的亮点。这时她自然的盘腿合十,像弟子面对师父那样和那个身着袈裟的人面对面的打坐。这样的梦接连重复了三个晚上。之后孙女定睛看到书上师父的法像,她喊道:这就是那个同我一起打坐的人,他是师父!现在孙女即将中学毕业,她选定的毕业论文题目是:《法轮大法在世界》。

我们还看到,在这个修炼的家庭里连吃奶的小孩子也不知不觉的接受了法。我们的小孙子才2岁。每当他走到师父法像前面时,总是睁大眼睛看着师父,还用手势在自己的胸前作法轮旋转的姿势。每次在小孙子睡前女儿总是给他播放师父的讲法录音。他平时很淘气,但每当听师父的讲法录音时他立即静下来认真的听着。有一次我给他看一幅真善忍画展中的画,他指着迫害学员的恶警说:这是个坏蛋!大法在这个小小的心灵中孕育着新的世界观,使他能辨别好与坏,开发着他的天性。

洪法与升华

得法的第二年,妻子和女儿到俄罗斯的南方(北高加索)城市“五山城”(Pyachigorck)洪法。在她们的努力下建立了炼功点和辅导站。现在那里已经成了法轮大法在俄罗斯南方的一个中心辅导站。妻子的姊妹和她们的丈夫都修炼大法。我的岳父已92岁, 他虽然炼功法动作有困难,但他看书学法,并支持儿女们修炼。他经常在师父的法像面前祷念:谢谢您,师父!是您改变了我们全家的命运。

我们住在圣彼得堡市,我们也曾去过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洪法,在那里建立了第一个大法的炼功点。我和妻子还在俄罗斯北方地区阿尔汉格尔斯克州阿特拉斯市(province Arhangersk city Atelas)洪法,现在那里已经成为法轮大法在俄罗斯北方的中心辅导站。

每次出去洪法对我们都是不断升华和提高的过程。看到那么多有缘人得法,我们不只是心里高兴,更让我们感到大法的珍贵,生命只有得到大法才能得救。一个生命能得法又是多么不易。在洪法中遇到这样两个例子:

一位来自俄罗斯南方五山城的学员讲他是怎么得法的。他的住在圣彼得堡的亲戚给他寄来了生日礼物 - 手表,手表用报纸包裹。这一张报纸刚好是法轮功信息报,信息报是法轮大法学员在地铁口举行活动时递给他的亲戚的。一般的人,对一张包装纸是不会在意的,可能会随手把它扔掉。但他拿起这张报纸 ,打开它,饶有兴趣的读了起来。他读完介绍法轮功的片断后心里一震:这就是我一生要找的。在报纸下面印着法轮功在五山城的联系电话,他立即打了电话并到炼功点开始炼功,从此走入大法中修炼。

第二个例子:在俄罗斯遥远的北方阿尔汉格尔斯克地区一个偏僻的农村里,有一位年轻人。1994年这位青年人曾到地区省城学当时在俄罗斯已很普及的东方械斗和东方的哲学、气功。从一个中国教练那儿学会了法轮功的功法。那个人告诉他,他曾跟李洪志大师学过功,是第一批学员。

之后,历经10年,这位青年不知道法轮功从1997年已经在俄罗斯大地上洪传,在没有书籍的情况下他没有间断的认真的炼着他所学到的法轮功的功法。我们同他认识是在2004年,当时我们来到了这个小村子洪法。他拿着我们散发的传单来听9讲录像班。使我们感到非常惊奇的是,这个“新学员”竟能熟练、准确的做着全套功法!之后这位“新学员”积极到那个地区辅导站参加学法炼功,积极参加地区讲真相的活动。10年后这位有缘人终于汇入了大法的整体之中。

对我们来讲提高心性的修炼也体现在日常生活中。一天,我们家搬来了一对年轻的新邻居,从那时起这个楼里住户宁静的环境被破坏了。他们整夜整夜的从高音喇叭播放音乐,不让邻居们安睡。面对这种情况,一开始就勾起了我们的人心,愤怒的冲着他们喊叫,还叫来警察制止他们的行为。但这一切都没有起什么作用。后来我和妻子明白了,我们是炼功人,要守住心性,要用慈悲和善念来对待这个问题。这之后我到邻居那里心平气和的同他们谈话,启发他们善的一面。告诉他们,这样做影响小孩和老人休息,住在一起要互相关注,人要重视自己的道德等等。

开始时这对年轻人听着我讲,看的出来他们并没有明白。但我看到,他善的一面逐渐的在觉醒,控制他的魔性的一面在消失。一次他一直在向我道歉,还说,我们都是好人,他很尊敬我们。回到家里我和妻子着实高兴了一番。好景不长,第二天晚上一切照旧。我们明白了这是考验我们的慈悲和忍耐力,是去我们的争斗心和欢喜心,我们要放下人心,不为所动。有时间就到那对年轻人那里,平和的同他们交谈,启发他们善的一面。在我们宽容和善的力量的感召下,这两个年轻人开始约束自己。他们的扰民行为越来越少,最后就完全停止了,和邻居也能友好的相处了。有一次在男青年不在家的时候,女青年又打开了高音喇叭,事后他严厉的批评了她,还到我们家来道歉。后来他们突然从这里搬走了。我知道这是因为我们放下了执著又修过了一个修炼阶段 。

修炼之家 – 这是一个小小的辅导站。在这个辅导站里你的所有的执著和人心都掌握在亲人 – 同修的手心里。在这个小小的辅导站里你不可能像在常人中那样把你的人的东西隐蔽起来。同修之间经常象照镜子一样对照自己,但那在每周只有几次的机会。而在这个小小的“辅导站” – 修炼之家里,一天24小时都能比学比修对照自己。

在这个修炼之家共同修炼,给予我们同修们抵制人类社会大染缸污染的巨大力量。不同代的人之间的相互信任、容忍和帮助,建立起一个和谐的场。这有助于我们在修炼路上互相鼓励,共同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