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维特和菲尔的中国奇缘(图)


【明慧网2006年2月19日】天下之大,真是无奇不有。住在费城北郊的依维特.诗加丽(Yvette Scarlett)和菲尔•阮戴尔(Phil Randell)夫妇与中国的传统文化结缘,居然不是由哪个中国人穿针引线,而是经由纽约布鲁克林市一位叫阿戴尔的牧师!而这位阿戴尔牧师居然还是一个源自古老非洲的修炼法门的长老。

据依维特介绍,阿戴尔牧师深受其牧众的爱戴和尊崇。大家都知道他苦于追求真理,非常接近和理解东方的精神信仰、武术、气功和修炼。他在美国出生,还是越战的老兵,对人的生死另有一番见解。他是依维特和菲尔当年结婚时的证婚牧师。九八年五月,依维特和菲尔在纽约州的金士顿,一个曼哈顿以北100英里的小城,在阿戴尔牧师的见证下,对神发誓结成了夫妇。

结婚三年后,2001年7月,夫妻俩去纽约的长岛度假,重回旧地、拜访了当年为他们主婚的牧师阿戴尔。去之前,依维特还做了一个梦,梦中阿戴尔牧师告诉她:“来见我”,也没说什么原因。于是她急于去见见阿戴尔牧师。当时,他们两人正为在哪儿定居,去哪儿工作,选择什么样的职业等个人决定,和人际间的关系等很多事情操心不已,急需高人指点。这一去不要紧,高人指点的结果,是引发了一场与中国文化的奇特渊缘。

依维特生于纽约的布鲁克林,有一个孪生姐妹和长她们三岁的哥哥。5岁以前,她与祖父母生活在巴拿马,所以她能熟练的使用英语和西班牙语。她父母来自巴拿马,还告诉她当年巴拿马运河开凿时的故事,那时有很多各国的工人,包括中国人、印度人、希腊人、南美人等等在那里工作。等她上学的时候,父母又把她接回美国,进了一所天主教的私立学校。

11岁那年的夏天,她去巴拿马探望祖父母。一天,在房前的长椅上,她调皮的脚朝上,头朝下待了一会儿。就在这时,她突然觉得有人在看着她,不是祖父母,周围也没有别人,但她就是觉察到,仿佛在另外一个时空里,有个人在静静的关注着她、看护着她。虽然那个人是谁她完全不清楚,但她没有任何害怕的感觉,她并从此意识到,她不是孤独的。等到她几十年后开始东方的佛法修炼后,她才完全理解当年她这个11岁的女孩在中美洲的土地上所感受到的,一直难以忘怀的那种微妙的感觉。

大学里,她开始学的是人文学,后来改学商学院的人际和企业劳资关系学。毕业后,她被著名的全录公司(Xerox)营销部雇用,负责纽约州罗切斯特地区的复印机销售。工作之余,她经常问自己,难道我这一辈子就这样上班、下班、度假、看电视?生活难道就只有这些东西吗?还在上中学的时候,她问过妈妈,生活的最后目地是什么。妈妈说,有一个好的工作、还能够旅行,就很好了。她达到这一步了,但她觉得还远远不够。

她一直认为,生活中应该有更多的东西,但那是什么呢?她没有答案。看到她的同事们有的在吸毒、在喝酒,她因此情绪非常低落。很多时间她都不想做饭,用玉米粒和黄油简单的煮一下,就当晚饭了。因此她人变得很消瘦,下班回家后,迷茫得常常就哭了起来。

后来,她从塞拉求斯搬到了纽约的首府阿尔班尼市。环境换了,但那种追求心灵解脱的感觉却在日益增强。她描述那种感觉,一种在“家里”的感觉,是要找一个归宿,找一个可以感觉很舒适的地方。在世俗的宗教中,她发现牧师们的心并没有在他们所传的教义之内,所讲述的东西仍然没能填补她的那种空空的感觉。

一度,她试图从祖先的文化中汲取力量,她开始了在纽约州立大学阿尔班尼分校硕士和博士项目的学习,专攻拉丁美洲研究和地区政治学。但很快她就发现,她心灵中需要的东西并不能从传统的教科书中学到。失望之余,她又回到了工业企业界。她先后在全录、SPRINT等公司,甚至纽约州的教育局工作过。再后来,她在一家健康食品公司就职,是专业的食品经纪人,向各大超级市场介绍最新的产品。就在这时,她遇到了菲尔,她未来的丈夫。

高精度图片
依维特在自己的办公室内工作

菲尔呢,出生于犹太家庭,这是一个严格的、具有强烈宗教背景的传统家庭。从小到大,菲尔都对寺庙里的拜金现象深感失望。小时候,有这么一个噩梦反复出现在他的梦里:梦中,一个蓝色人形的魔鬼,还带着翅膀,在一间充满各种仪器的“高科技”控制室内,透过玻璃窗在仔细的观察着他。当小心翼翼的菲尔似乎捡起了一根针,或做了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时,那个魔鬼就立即高兴的大叫起来,“啊哈,他终于犯错误了!”然后就把小菲尔给抓住了。这个让他毛骨悚然的噩梦每次到这里都嘎然而止。

菲尔小时候体育不好,也不喜欢竞争。因为他觉得竞争总是有人要输,输了后总是有人要因此难过,所以他不喜欢。相比之下,他更喜欢北美霍比部落的习俗,让参与的人们轮流来赢。糟糕的是,15岁那年,他与上高中的同学们去野营,在同伴的压力下,在少年时期那种迫切地要“溶入”、需要被接受的心理作用下,他第一次吸了大麻。

在纽约州立大学阿尔班尼分校读大学其间,菲尔试图理解自己的行为、探索人的思维究竟是如何进行的,因此他选择了心理学和社会服务学专业。但求学期间,吸大麻和酗酒的问题越发严重了。后来,看到一些大学同学吸毒成瘾,后果可怕,菲尔终于停止了吸大麻。八六年,他刚刚大学毕业,就忽然患上了严重的慢性疲倦综合症,临床表现为胰腺肿大、失眠、体重减轻及免疫紊乱,病情非常严重,医生说他距死亡只有几个月之遥。虽然在绝望之中,但他最害怕的倒不是死亡。他只是默默的祈祷,希望能够内心平静的死去。奇迹出现了,冥冥之中,他的祈祷似乎有了回应,他居然从死亡线上又回来了。真应了中国人说的: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身体恢复后,他在一家医院做社会服务,又在联邦政府的社会安全局工作。九四年,他遇到了依维特。四年后,他们结婚了。因为他的写作能力,他还当了一段时间的记者。他甚至写了本小说,描述银河系一批另外世界的生灵,因为面临覆亡的命运,转生来到地球上,想学一些东西带回他们自己的世界去。这些生命甚至在地球上创立了一个社会,其社会的基本原则居然是“欠债必还”……

听菲尔讲到这,我和依维特都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话说回来,结婚三年后依维特和菲尔再度拜访,阿戴尔牧师给了他们很多指点。但最出乎他们意料的是,临走时牧师说:“我要你们回去阅读这两本书”,“他是很高层次的”。然后展示给他们两本书的封皮:《法轮功》和《转法轮》的英文版本。他还给了夫妻俩一些材料和网站资料,这是2001年7月间的事。

高精度图片
依维特和菲尔夫妇在后院草坪上打坐

听从他们信赖的阿戴尔牧师的劝导,两个人当即就订购了这两本书。还从网上找到了离他们最近的炼功点,参加了法轮功九讲学习班。教他们夫妇炼功的是伦斯雷尔多技术学院(RPI)的一名物理学博士──吴雪原女士。菲尔说,吴博士是个个子不高,但心地极好,能量也极大的中国女士。

订购的书到达的第一天,菲尔就把385页的《转法轮》读了40页。读的时候,他半信半疑,还冲着在厨房里忙活着的依维特大发议论:“亲爱的,你应该看看这一段,的确很有意思。”“亲爱的,这段简直不可思议。”“嗯,如果他这么说的话,那他一定比地球上所有其他的觉者都……”不过,不管菲尔信不信,当天晚上睡觉时,菲尔突然醒了,他的身体因为处于巨大的能量之中而颤抖着,他本来错位的髋骨居然自动调整、神奇的复原了,他也感到体内不好的能量被一一排除。就在这时,他看到一个东方的神,有六只胳膊,浮现在他床铺的上方。“这是真的!”他这样想着,感到全身精力充沛,然后他又睡着了。

从此,夫妇两人看书学法,一起炼功。但他们非常不忍心看那些法轮功学员在中国遭受迫害的画面和描述。我问他们,按你们的背景,是怎样接受这么道地的中国传统的东西的呢?

依维特说,她开始也不能完全看懂。因为她天主教的背景,业力、修炼、轮回等名词对她来说是完全陌生的。但她自己似乎有一面知道,如果她继续读下去、学习下去,里面的道理会显示出来的。果不其然,读着读着,她慢慢就理解了。一天,依维特在打坐的时候,面前突然出席一尊金色的、东方人的面孔,慢慢向她靠近。至于度人、救度等概念,她则是完全可以接受。

至于菲尔,炼功几个星期后,他就去向十年来为他正骨的医生告别了。原来小时候噩梦中的恐惧,一层一层,也都被剥掉了。菲尔的天目是开着的,有时他会事先看看天气,决定他们俩度假的日子。工作中,人们也常常问菲尔,你有一种安宁、祥和的气氛,那是从哪里来的?

菲尔的父亲是曼哈顿的一名律师,已经70多岁了。多年来,他在纽约最好的医院内反复查过,他的心血管动脉阻塞,从原来的70%,上升到后来的90%,不得不准备做搭桥手术。在一次家族聚会上,老律师告诉客人们他儿子和儿媳修炼法轮功的事,言下多有嘉勉之意。然后,老人的心脏病就神奇的好了。老爸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医生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有菲尔心里很清楚,父亲一念之间,得到了神佛的佑护。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