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中共看守所、劳教所见证的迫害


【明慧网2006年5月13日】中共对法轮功所进行的疯狂的、丧失理智的群体灭绝性迫害历时已有7年之久,这7年来,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以大善大忍的胸怀和坚强的意志一次又一次的给中共悔改的机会,可是中共的杀人本质注定了它一次又一次的错过机会。最近陆续曝光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更是超出人类的想象和心理承受。

今天我作为一名在大陆遭受过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用我的亲身经历、亲眼所见、亲耳所闻在此见证有史以来最邪恶的迫害,证明秘密集中营的真实性。

我因为炼法轮功曾经在大陆历经过中共的邪恶和摧残,被非法送进精神病院和劳教所,精神被摧残得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就我本人所认识的人就有6个被迫害致死,我身边的朋友被判劳教、被判大刑的很多,被开除工职的、被警察恐吓的、被送入洗脑班的就更加数不清了。

中国有30多个省,2000多个县市,每个地区都有地方的看守所、劳教所和监狱,我于2000年4月至2001年4月先后被关押在北京东城看守所、北京团河调遣处、北京新安女子劳教所。当时看守所里50%以上被关押的是法轮功学员,调遣处、劳教所里95%以上被关押的是法轮功学员。中共就这样在全国上下发动整个国家机器对法轮功进行着群体灭绝性的迫害。

当我从劳教所被释放的时候,被非法关押在那里的学员有1000多名,而且还不算流动的被释放的。最小的只有18岁,年纪大的有70多岁的老妈妈,在中共流氓政府的纵容下,警察可以任意的象打骂奴隶一样打骂法轮功学员,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所历经的迫害形式多种,承受语言凌辱、暴力殴打、强行灌食、受电棍电击,强行灌食、被剥夺睡眠、体罚、高强度体力劳动、整天面壁思过、被迫在昏暗的灯光下织毛衣、不停的受到言语的侮辱和刺激。如果拒不放弃信仰,就要被关禁闭,在4英尺不到的黑矮单间里“面壁思过”,直到把人的精神逼到死亡,把人的精神逼到扭曲。中共的罪恶一言难尽,罄竹难书。

1999年9月,我参加了在北京召开的法轮大法新闻发布会,向国际媒体揭露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真相,迫害的真相曝光后,江泽民下了“一个都不能放过”的通缉令。后来所有参加该次发布会的30多名法轮功学员都陆续被绑架,并被非法判大刑。其中目前我所知道的确定有2名学员——丁延、蔡铭陶已被迫害致死。我有幸暂时逃脱,于1999年11月逃往广州参加法轮大法国际法会,因到广州参加法轮大法国际法会被非法关押在广州东山看守所。同时被抓捕的还有近百名其他法轮功学员,都被判了大刑或劳教。后来我被送到吉林四平精神病院,强行接受刺激性药物和电疗长达一个月,后因此刺激,部份失去记忆达两三年之久。

2000年4月,我因到天安门广场打横幅被绑架。由于当时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上访,中共就在天安门专门设立了一个派出所暂时非法关押各地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在那个派出所里,设有铁栏杆围成的很多独立房间,装满了不同年龄不同口音来自全国各地的法轮功学员。我亲眼看到了一名警察将一只鞋脱下来,用它拼命抽打一名女学员的脸,她的孩子只有四五岁,吓得直往后退。

我被非法关押在东城看守所的期间,每天都会看到新被关进的法轮功学员,看守所里50%都是法轮功学员,每天晚上管教要求报数,问有多少法轮功学员。

由于中共采用株连的邪恶手段,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为了不影响本地官员和工作单位,当时大批学员上访被抓时不说姓名、住址,他(她)们被编上号码,关押在各个看守所内。看守所拥挤不堪。后来陆续被叫走,当时我还以为是被释放了,按照中共的规定,每个被判刑、被判劳教的人都要到户口所在地服刑,可是后来对各地去北京上访的学员,就没有规律地分配一部份到了北京新安女子劳教所,还有些分到东北其它地区,现在看来,是中共为掩人耳目。

当时非法提审法轮功学员的预审曾经恐吓说:“把你们送到大沙漠去。”“弄死你们就象弄死只蚂蚁。”由此线索,加之证人指证,更加证明秘密集中营的真实性,而且类似苏家屯集中营的地方不只一处,而是遍布全中国各大区域。

在转运我们的过程中,我们被戴上手铐,把两个人铐在一起,强迫跪下,脸冲座椅,手放在后脑勺上,车从外面看上去好象是空的,谁都不会想到车中押满了善良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

所有到劳教所的人都必须经过团河调遣处。这个调遣处,也被称作集训的地方,类似纳粹集中营,简直就是人间的地狱,没有人能够想象那里没有任何人权的情景。在那里,法轮功学员所经历的不亚于当年纳粹对犹太人的迫害。被送去的人通常要在那里呆上一个月,可是曾经有11名说出姓名的早期被送到调遣处的非北京户口学员被关押在那儿长达半年之久,甚至将近1年,2000年初被送到调遣处,2000年底才被送到劳教所。到调遣处时穿的冬天的长衣服,夏天太热,只好把长裤剪成短裤。

95%被关押的都是法轮功学员,所有的人一个一个单独被叫到一个阴暗的封闭房间内,由两个警察每人手里拎着一根2尺多长的电棍,逼迫学员“认罪、认错”,写“不炼功的保证书”、“悔过书”,如果拒不配合,就被电击。我曾经被她们用2根电棍电击达半个多小时,整个后背被烧焦,大脑被电得抽搐,面无血色。在调遣处的那段时间里,不能仰面睡觉。在那里,我们被迫低头抱手,头低到不能再低为止。每天早晚洗漱的时间加在一起不超过10分钟,还被连骂带踢的催促,更谈不上洗澡。每天要包筷子,用一张上面写着“已消毒,请放心使用”的小纸条将两根本连在一起的木棍缠几圈,每人必须完成规定的定额,否则不能睡觉。手都磨出了水泡。

在劳教所,中共更是用尽各种手段给人强行洗脑。挑拨犯人,肉体折磨,精神折磨,利益引诱等等,极具迫害之能事。长期的精神折磨和过度的体罚,使我到了精神崩溃的边缘,思维被扭曲,逐渐失去了正常人的思维,失去了做人的尊严。

如果在中共的带领下,深入到劳教所里“参观”,你也许会看到与我描述的悲惨所相反的假相,也许你会看到草坪、花卉、养鱼缸,那是中共掩盖罪行的欺骗手段。你也许会听到某个曾经被迫害的学员说中共挽救了他,那么我可以用我的亲身经历告诉你:一群曾经善良的人们在历经了中共对其所进行的残酷的肉体折磨与精神摧残之后,精神被杀戮,竟会泪流满面的感谢共产邪党的“不杀之恩”,这种邪恶超出人类的想象。

这场有史以来最邪恶的政党对善良群体发动的群体灭绝性的、惨无人性的迫害,这场人类的悲剧,必须马上被制止。我们强烈要求到中国进行调查,鉴于中共一贯欺骗的本性,我们要求自由调查的权利,我们对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调查不能受到中共的任何干预和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