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在哪里?


【明慧网2006年5月14日】五月,一个冷风吹面的清晨,我乘坐在公交汽车上。途中听到一对母女的对话,心有感悟遂记录下来。

女儿:(天真烂漫的6、7岁的样子)妈妈:什么时候到春天啊?
母亲:现在就是春季了。

女儿:可是,为什么天这么冷?为什么不开花呀?
母亲:是啊!从前到这个季节正飘着杨絮、柳絮哪,暖融融的。杏花、丁香花早就开了,粉色的、紫色的花散发的清香飘散在空气中,那才是春天哪!
母亲自语:这几年来,春天就不正常。今年更甚,四月那场黄雪下了三、四寸厚,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到。

五月,又一个冷雨淋淋的早晨,我乘坐在公交汽车上。记录了两位女教师的对话(部份)
甲:您还去山上(某小学)去上课吗?
乙:是啊!昨天上班的时候正在下雨,还要上课去,连出租车都不好打。山道滑,小车不敢上,这天也不知道怎么了?情绪都跟着郁闷了!

甲:可不是吗?几年前我在山上教书时,那时我们还打过赌呢!我们猜:到“五、一”时丁香花能不能开的正好,结果到“五、一”时花都谢了!哪象今年丁香树还没发芽呢!

乙:就是啊!都五月份了还一场一场的下雪,谷雨那天还下雪呢。
甲:清明那天也下雪呢,
……
注:本地自4月以来,雨雪不断,此时正是盗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惊天罪恶曝光之时。清明前一场大雪竟连下了一天一夜,雪花大片大片的飘落宛如冬天。就在胡锦涛访问美国的前日和当日依然雪花漫天。那一段时间雪后短暂的晴天中,大地还来不及干燥就再次没入雪雨的浇盖下。

而在本地区令人惊讶的市政府门前的集体上访(也被叫做“闹事”)竟成了一道固定的“风景”。从4月19日(笔者看到的)到4月22日每天聚集几百人的访民队伍被至少30多辆警车特别关照,还有大客车。更惊人的还有一队武警在那里列队。4月19日天下着雨夹雪,上访的人群仍在聚集。我不知道市政府的“公仆们”怎么答复访民的,更不知道这些冒着危险寻求生存保障的人民能不能见到“公仆们”。只是后期在道听途说中听到一点消息:市长因为关押了访民代表激怒了更多的访民,被关押的访民代表中有在省里的亲戚把事情捅到了省领导那,才释放了访民代表。我想问:若是没有这位亲戚,后果将如何呢?我不敢想象!

4月18日,天降黄沙30吨(新闻报道中公布的数字)。一列由内蒙古开往北京的火车旅客有最深的感触,狂舞的风沙竟然打碎了火车车窗,人们说:当旅客与接站的亲友见面的时刻在拥抱痛哭,是否有如隔世再见的惊恐,只有他们最清楚。

同胞啊!天灾实为人祸所致,认清邪党的本质,脱离邪灵的控制,迫在眉睫。赶快传看《九评共产党》,从内心深处摆脱恶党,就在解体邪灵,就在赢得新生。

同胞啊!请记住三字真言“真、善、忍”:这是生命的护身符!

那时,春天!人类的春天真的就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