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福香在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三年多的生死劫难


【明慧网2006年5月15日】张福香,女,是山东省莱芜市的法轮功学员,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她被非法关押在济南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长达三年又一百零五天,几经生死,被施以各种酷刑,遭受了非人的折磨,直到2006年1月6日才活着出了这个邪恶的黑窝。下面记述的是她三年多的痛苦经历。

2002年9月25日早晨,莱芜市张家洼镇派出所的警察在路上把张福香劫持到派出所,先把她铐到暖气管上。莱芜市莱城区公安分局政保科的郑波企图对她搜身,被张福香严辞制止,郑波凶相毕露撕住她的头发将她摔倒在地上,把她打的鼻孔出血,头发撕下一大绺,并指使一女警察把她身上仅有的四百三十八元钱强行搜去。当天张福香被绑架到莱芜看守所。

在莱芜看守所,张福香绝食抗议非法绑架和关押。三天后,十几个警察给她戴上手铐脚镣,捏住她的鼻子,用竹板撬开她的牙齿强行灌食,一天灌一次。没有经过任何正式的法律程序,张福香被判三年劳教。10月9日被押送到济南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张福香的父亲因承受不住这一突如其来的打击而含恨去世

江氏流氓集团利用晋级、加薪、下岗等手段,威逼、利诱劳教所的警察要“转化率”,有些被邪恶的宣传蒙蔽以及名利心很重的人,为了升官发财昧着自己的良心,用各种酷刑狠毒的折磨大法学员,这些警察逐渐的丧失了人的本性,成了恶党得心应手的工具,为了达到让法轮功学员转化的目地不惜残害生命。在劳教所里不让给家里打电话、不让写信、不让与家人见面、只要不“转化”不让睡觉,还要逼迫长时间的超负荷劳动。张福香和其他不向邪恶妥协的大法弟子,在遭受了长达一年多的非人的折磨后,恶警又对她们进行了更加残酷的迫害。

2004年农历正月13日下午,劳教所里的一个警察,无故的把一大法弟子铐在暖气管上,并用胶布贴住嘴,法轮功学员们不满这种非人的折磨,拒绝配合开始罢工。16日劳教所的恶警们撕下了伪善的面孔,开始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人身迫害,他(她)们把所内最邪恶的警察调到五队,其中有恶警王淑贞、王月瑶等。为迫害法轮功学员,专门设计了15公分高的小板凳。坐板凳时两手紧抱膝盖,从早晨6点一直坐到晚上10点,不准离开小板凳,吃喝、大小便都在室内,门窗紧闭,高温天气也不允许打开,风扇也不让开。而且让社会上的刑事犯轮流监视。其中一个刑事犯因受不了室内的高温闷热而中暑。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法轮功学员还要被强制听、看污蔑李洪志先生、污蔑法轮大法的录音、录象,施行肉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折磨。恶警王淑贞还怂恿在押的刑事犯,用各种损招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人身迫害,谁想出招最损、谁最凶残,谁就可以得到减刑的奖励。这些犯罪人员为了自己早一天出去,狠毒的打学员,有学员被打的浑身青一块紫一块,有的被强逼连续十天罚站,从早站到晚上10点,腿脚都肿胀的向暖水瓶一般粗。恶警王淑贞见学员们仍不妥协又出恶招,每天只让吃一顿饭,还要逼迫劳动。就这样一星期后才允许让自己买方便面,刚吃了两顿又不让吃了。有一位姓杨的科长假惺惺的说:“你们有的是农村来的有钱买着吃吗?只要你们听指挥就能解决吃饭问题。”几天后,允许吃饭了但又不让大小便了。五月三日一位学员忍不住大便在裤子里。由于室内空气太污浊,她们自己也难以进的去,无奈才给学员15分钟的时间洗衣服、洗身体。衣服洗完必须请示报告后才允许晾晒,学员们不妥协,抗议这种无理的刁难,有的直接把湿衣服穿在身上,恶警王淑贞气急败坏的叫人把学员们没穿的衣服都扔进垃圾堆。王淑贞骂一位到期的学员,说她不孝顺有病的父亲,学员说:“我犯的什么罪,你们把我关在这里?你们叫我回家,我能不孝顺老人吗?”王淑贞大怒把她拖到禁闭室进行了残酷迫害。

零四年农历十一月份,女所的恶警给学员录象,为向江氏邀功请赏,叫青岛一个叫戴桂花的盗窃犯,假装转化了的法轮功学员,诽谤师父和大法,给她减期五天。劳教所的恶警们心理已经严重变态,他(她)们每天把体罚、折磨大法学员当成了一种寻求心理的刺激,而没有丝毫的罪恶感。每天逼迫学员们坐小板凳,看诬蔑李洪志先生、诬蔑大法的录象,不让睡觉,叫刑事犯黑白轮流值班,谁要一眯眼就用苍蝇拍打头,把拍子都打烂。因长时间不让睡觉不让活动,学员们疲惫不堪都困倒在地面上。恶警王淑贞叫人做记录,困倒一次明天罚站一小时,有的学员一夜困倒九次,明天罚站九小时。一学员因极度疲倦小便时人和桶都倒在地上。有一位学员闹肚子十几次,口渴难忍,向值夜班的警察李颖华要点水喝,都不让喝。还有一位学员因长时间的精神和肉体折磨,身体承受不了,感觉天旋地转几乎晕倒。十天后,恶警才让睡觉。紧接着在学员们身体十份虚弱、极度疲惫的情况下,恶警又逼迫她们上操练队,学员们仍不妥协,恶警王丽萍还说她们故意对抗,用高跟鞋踢的她们脚上青一块紫一块,她的高跟鞋都被踢烂。又以不练队为由,又逼迫学员们罚站十天。

七月初八,恶警王丽萍让张福香去抬东西,把她骗到学员接见室,三个穿便服的警察早在那等着,警察马文艳向她灌输劳教所里的条例,并威胁叫她承认有罪,张福香不畏强暴,坚信师父坚定大法,通过修炼她亲身体会到修炼法轮功做好人决没有错,而真正犯罪的是这些穿着警服的所谓执法人员。张福香一身正气,使邪恶的目的又一次落空。于是更加穷凶极恶的加大了对张福香的迫害。强逼罚站,不让她吃饭、不准她睡觉、不允许她上厕所,一次她实在憋不住便在裤子里,一个姓许的警察把她的裤子扔到垃圾堆里。警察们黑白倒班,晚上恶警张宏说:“你依靠你师父,还是靠队长。”张福香坚定的说:“依靠师父。”“好,你依靠你师父,我看你的金刚不坏之体有多硬,让你师父来救你。”然后把她铐在暖气管上站着,白天用红绸布绑上,腿都肿胀的向热水瓶粗,膝盖疼痛难忍。恶警们还把大法书摆在她的脚下。

4天后恶警们还不让上厕所,憋不住又便在裤子里,恶警马艳把她的两块大毛巾、床单、背心、裤子擦尿后都扔到了垃圾堆里。并且还说:“如果再尿把你的被子一起扔掉。”就这样张福香被折磨4天,还要被逼着每天看污蔑大法的电视录象。七月二十日早晨姓许的警察说:“来这屋里没有一个不转化的,我不能让你在转化路上当绊脚石,此办法只在监狱用过,十几年都不用了,社会上的无赖也撑不了半小时,用这种手段折磨叫他说啥就说啥,别说你这样的体质。”逼张福香坐在地面上,然后把她双臂反绑在铁椅上,并且说:“对你们这些人不用向所里打报告,我自己做主就行。”二十二日夜里才给松开上了一次厕所。张福香被绑了整十五天。

恶警王月瑶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骨干,凶残至极。

王月瑶、李颖华、马文艳以张福香胃不好为由,强行一日三次灌药,马文艳用长霉的菜汤和她们剩下的茶叶末强行灌药。张福香抗议这种非人性的迫害,拒不配合,她们又用同样的办法把张福香反绑在铁椅子上,戴上耳机,强逼听骂李洪志先生、骂法轮大法的录音。里边有很大的声音,一边喊李洪志先生的名字,一边辱骂,并伴有嘈杂、沉重的金属撞击声。就这样戴着耳机、反绑双臂、蹲在地上,折磨张福香十三个昼夜。恶警企图用此方法消磨她的意志,逼着她妥协。王月瑶扬言说:“这东西在全国很有用,有的三天转化,很顽固的七天也能转化。”她们让张福香坐在尿里腿不能变样,王月瑶一有时间双脚就踩在她的大腿上。此时的张福香已全身浮肿,她问王月瑶:“你穿着高跟鞋踩在我的腿上干什么?”王说:“我愿意,我还有鞋跟向手指头细的鞋,明天就穿来。”然后又把师父的法像扔在地面的尿里。

这几个恶警一有空就来踢几脚,夜间一眯眼就用大法书砸张福香的头。地面上的尿干了又把她拖到湿处,臀部早已腐烂,来了月经她请求用卫生纸,王月瑶说:“如果你写转化书,就让你用纸。”从此以后她再也没吱声。王月瑶恼羞成怒的说:“如果你阴道烂了,我发扬人道主义给你去拿消炎药。”王用大法书背砸她鼻梁,打的她鼻孔、嘴里出血,鼻梁青紫。并狂妄的说:“你不是很拗吗?我从小想得到的东西没有一样得不到的,只要进了这个门,没有一个不转化出去的,除非躺着出去。”还扬言道“俺父亲是省武术教练,俺弟弟是巡警,俺妈是中央批准的功法的辅导员,我把你弄残去医院也检查不出毛病来,万一把你弄死了,就加在1700例上,当你自杀,我也犯不了法,大不了脱下这身警服。”到了八月初一,她说:“三天不让你吃喝,看看你的心脏什么样。”又拿来电棍充电,“电棍你不服,再拿弹簧床来,把你衣服脱光,用胶布把你粘在上面,用这些方法在全国一个月就转化了三十多个你这种顽固分子。”

一直到八月四日张福香已经被折磨的奄奄一息,松开绑时早已不会爬了。如果张福香没有对师父的坚信,对大法的坚定,是很难挺过来的。大夫把她连拖带拉的把她拖到床上做心电图,结果心脏严重淤血。这些失去人性的恶警们,简直禽兽不如,她们继续残酷的对张福香毒打迫害,让她面部紧对着墙,王月瑶坐在床上用双脚蹬着她的后背(使其不能蹲立)。八月五日撤离严管室(从农历二月二十八至八月五日,五个多月在这间屋里迫害了10个大法弟子)。离开严管室还要逼迫她爬着跪着打扫2至3小时卫生。恶警们又把张福香弄到所谓的心理咨询室,其实是一个严重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继续逼迫她劳动,晚上十点多被绑在床上,一宿疼醒数次。

在那里被折磨了7天,张福香右手的三个指头没有知觉,胳膊抬不起来、伸不直,只能前动一下,几乎残废,大腿上被恶警踩的地方已经坏死,脚也烂了。八月十二日回到班组,还被逼着给警察们打扫厕所,擦玻璃门窗,给全队人员打水,一暖瓶水提着都很吃力,并且还要给全队人员一天三次打饭。张福香本来已经到了它们所规定的劳教三年的期限,可它们又以不转化为由,加期几个月。

这些所谓的执法者,法律可按它们的标准任意所用。这在当今的中国可以说是普遍现象,老百姓到那里去说理呢?这些失去人性的恶警,在三年多的时间里它们对张福香用尽各种酷刑也没有达到转化她的目的,在正信坚定的大法弟子面前终于败下阵来,最后它们不得不在可耻中收场。

善良的人们,看到这里不知道你会作何感想?这和你从电视里看到的,从广播里听到的“春风化雨”“和谐社会”截然相反,相差何等的遥远,可这些对法轮功修炼者残酷迫害的事实,在中国普遍存在或正在进行着,甚至就发生在我们身边。更甚者由恶党中央直接操控实施的惨无人道的,对法轮功学员活体摘取器官进行肮脏交易,有的把活人卖给国外的犯罪集团摘取器官。

它们已经完全丧失了人的本性,变为人类的异类。这样的邪灵恶党不可怕么?它不仅迫害法轮功,它也是全体中国人民的最大威胁。我们揭露共产恶党、江氏流氓集团践踏人权、残害生命的罪恶事实,是希望人们赶紧清醒,认清共产恶党及江氏流氓集团的真实面目,主持正义,和我们一起制止这场对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修炼者的血腥迫害。

同时我们希望那些无理智还在迫害好人的恶人、恶警能够良知醒,悬崖勒马,为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事实上你们中已经有很多人良知复苏,弃暗投明,彻底摆脱了江氏流氓集团及共产邪灵的控制,走向了光明。时间不多了,真的不多了,快做出明智的选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