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德国同修交流白宫喊话事件


【明慧网2006年5月16日】听闻王文怡事件在德国出现一些与其他地方不同的反应,德文媒体对这个事件的反应普遍不好,除了明确其中有邪恶干扰的因素之外,在此想提出一些修炼人自己如何改進的建议。以下均为笔者个人想法。

王文怡的举动本身是有负面效果的,但是为什么这样的行为最后可以产生好的结果?这是因为背后许多学员的努力,努力的把坏事变成好事。

为什么说举动本身不好?因为这样的行为是有负面效果的。我所想到的负面效果之一就是,以后大纪元要再申请采访类似的事件会有麻烦,因为记录不良,你的记者会去喊话,你怎么保证这次不会再喊话?跟大部份大法的活动比较起来,大法的活动都是只有正面效果没有负面效果,比如游行,烛光晚会,酷刑展,讲真相等,没有负面效果。这只是举例。王的举动在西方社会带来了负面效果,所以我认为是不好的,这点大纪元的声明中也是这么看的。

那么为什么能带来好的效果?因为背后有许多学员,抓紧时间,想出办法,巧妙的把坏事变成好事了,让邪恶无法钻空子干扰。什么好事?就是利用这个机会把舆论导向活摘器官,让媒体从关注王文怡喊话变成关注中共活摘器官事件。我觉得这些学员真是太了不起。

以这段为例(白宫南草坪异常抗议举动的背后(更新)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21/125771.html):

“在这样的场合以这种方式抗议是不多见的。通常一个非常规的做法后面也有着非常规的理由。事实也确实如此──最近一个多月来,王女士正见证着一个非常的事情,一个惨绝人寰的群体灭绝罪行的揭露过程。”

真是神来之笔,巧妙的把焦点转到中共的群体灭绝罪行去了。那么学员在接触媒体时,如果都把握这个原则去引导,不就消除负面因素、扩大正面效果,反而借这个机会大大的揭露邪恶了吗?

反过来讲,欧洲社会比较讲究表面文明和礼仪、排斥偏激言行,但这也不是绝对的。如果学员接触媒体时,做不到这一点,自己心里都觉得王文怡事件很糟糕,太极端,那媒体当然也不会自动变好,也很容易的就往坏的方向报导。问题不在白宫喊话是不是太极端、不该发生,这点我觉得已经定论了。问题在于我们需要正念强一些,积极的抓紧每一个时机讲清真相救度众生。

问题是在有的学员实在了不起,能想办法把坏事变好事,而有的学员没有认识到所以没有这样做。那么不能这样去引导舆论,那当然舆论就不会好听。所以解决方法不是讨论王文怡举动本身对不对,而是借这个机会引导大众关注活摘器官,这是最好的,也是消除负面因素、扩大正面效果的方法。

以上所述为个人所悟,对王同修是非常的对不起。但是目地是提出一个解决方法,把握机会揭露邪恶,希望德国的情况能够变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