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心革面 重做修炼人


【明慧网2006年5月17日】读了《关于男女关系和婚姻问题》明慧文章汇编小册子,最终下定决心把自己的修炼历程、所犯过的错、正法之路一五一十的剖析出来,希望能得到同修们的慈悲指正,也希望我们今后的路能走正。

农村出生的我从小就比较听话,在父母的纯朴教导下长大。我们家是炼功点,在耳濡目染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学炼五套功法中,一步步走入修炼中来。上大学报到后不久,就在学校里发现了几位功友集体炼功洪法,第二天我就加入了他们的行列,如饥似渴地沐浴在集体学法炼功的“佛光”下。在学法的过程中,原来在老家炼功点上听到的每一句讲法,仿佛又一句句在耳边回响,真是痛快极了!

当邪恶开始迫害后,我去校外炼功抗议,被带到派出所。起初还有些紧张,但看到还有两位同修同一天不同地点炼功被带到派出所后,我们在一起感觉完全就是一家人。后被学校集中组织学习,我们也借此机会让他们在真正了解、理解的基础上,去认识大法让人从一个好人做起,以“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逐渐变得更好的道理。

那时候,对邪恶的理解不深,还是停留在人的表面去理解,但之后,让我更清楚的了解了共党邪恶的斗争哲学、玩弄政治的阴险手腕等等,明白了这是什么样的一个党,又是什么样的一个党文化?也几次口头向邪恶说教者申明要退团,那是对一个邪恶的组织清醒认识的结果。

后来,去北京天安门广场正法,被带回学校并非法拘留。当时并没有想到去冲破旧势力安排,只是想哪怕是丢掉学业、吃多大的苦,我都不会放弃自己对大法的坚信。当我父母把我领回家,学校让我休学一年时,无论当时亲戚如何劝说,我都始终坚持我自己一步步亲身体会的大法,坚持着来自每个人内心深处的信仰。

当假期已过,我不能回校继续上学后,我不得不自己打工、养活自己。

师父讲:“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缘关系的,人为什么能够当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为这个情活着,亲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讲情份,处处离不了这个情,想干不想干,高兴不高兴,爱和恨,整个人类社会的一切,全是出自于这个情。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转法轮》

我悟到,这个时期,父母之情、师生之情、同学之情、亲戚之情等等全在干扰着修炼者的正信。主要是被邪恶势力利用着后天养成的观念在破坏着真修弟子的正念,放弃自己内心的追求,从而达到邪恶不可告人的目地。

当邪恶看到起到的破坏作用不大时,它就开始逐渐升级,加大本不该由大法弟子承受的罪业。时间一久,由于自己一个人学法有些不精進,“人之常情”开始干扰。我的初恋女朋友开始联系我,并到我打工的地方找我。开始了第一次男女关系问题的干扰,尽管欲望的想法有时也很强烈,但最终坚持保持住自己的纯真。

往往大法弟子与常人之间处理感情问题时,能够严格要求自己,但修炼一段时间后与常人逐渐没有共同语言,在志同道合的同修之间随着交流增多、呆在一起证实法做资料的时间较久,逐渐也会生出一种同修之间的“同修之情”。

我当时与一位校友认识,经过了解,知道她得法前的背景也很复杂,在男女关系问题处理上也跟常人一样“随波逐流”。有些人也抓住她的一些弱点,同样欺骗她、伤害他。通过断断续续的接触了解,感觉一方面她是心地善良,总是轻易相信别人,一方面却又难以从以前的复杂经历中走出来,伪装包裹住自己,怕受到更大的伤害。尽管她在做着大法的事很积极努力,但她的内心深处始终不能释然放下过去的阴影。我可以感受到她觉得自己内心的苦,想去找可以依靠的肩膀。实际上,这已经是在用常人的感情之心来想同修了,而不是以大法的标准、大法的思想要求同化自己,站在法上帮助同修。

后来,我们组建了一个资料点。由于觉得时间有限,有时候更多去关注了如何去多做一些资料,没有同样重视在一起学法、发正念。起了“做事”的心,把讲真相所做的事当成了除正常学习之外的一份兼职工作去做。没有做到“无私无我”,没有把讲真相所做的事作为一种“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神圣责任去做。没有把所遭受的苦当作干扰正法的魔难去抵制、正念清除,仅仅自私的认为:所受的苦未来会变成福份的,只是一味的去被动承受。实际上,这样的动机已经不纯了,没有真正体悟师父讲的“三件事”同样做好的内涵要求。

正是双方起了这仍属于常人之情的“同修之情”,一方想去放松对方“做事”紧张忙碌的压力,一方想去努力让对方从新唤起对生活的自信,发生了不该发生也不能发生的关系。当时我很痛恨自己为什么放纵自己、主意识不强,实际上没有意识到都是色魔的干扰呀。当时没有深刻认识到这种关系的严重性,反而以“我会好好待她一辈子”的常人借口想法好让自己心安理得一些,认为只要她能从原来的阴影中走出来,我那样做也是值得的。实际上这已经不是自己了,已经是心不正了,已经被情的执著心在往地狱里拖了。

在《法轮佛法(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中,师父讲“……对自己要真正的负起责任来,特别要排斥那个思想。它在害你,它在叫你做不是人的事情,它在往地狱里拖你,心里变异了的人们却还认为这是自己。”

在《转法轮》中,师父讲:“我刚才讲的就是我们炼功人自己由于不能够正确对待自己,造成一些麻烦,也就是心不正招来的麻烦。我们给大家讲出来有好处,叫大家知道怎么去做,怎么去鉴别它们,以便将来不出问题。你别看我刚才讲这段话讲的不重,大家千万注意,往往出问题就在这点上,往往问题就出在这儿。修炼可是极其艰苦的,非常严肃的,你稍微一不注意可能就掉下来,毁于一旦,所以心一定要正。”“思想业力会直接干扰人的大脑,从而在思想中有骂老师、骂大法的,想出一些邪念和骂人的话。这样一来,有的修炼人就不知是怎么回事,还以为是自己这样想的。也有人以为这是附体,但这不是附体,而是思想业往人的大脑上反映而造成的。”

正是由于正念不强,才会被魔性所控制,才会稀里糊涂的做了傻事。师父在《2004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教导我们:“你坚定正念的时候,你能够排斥它的时候,我就在一点一点的给你拿;你能够做多少,我给你拿多少、就给你消下去多少。”

后来,反复看了几遍师父《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的话:“问:最近在我们周围有男女关系的事……

师:我想我刚才讲了,我都谈这个问题了。有的人哪,做的事连“大法学员”的资格都不配!连“人”字都不配了,你还说你是“大法弟子”?!我在等待着你,你知不知道?!

师父有时候看到你们干的那些事啊,真的很伤心;可是真的让我抛弃你呀,师父也是真的痛心,真的不想轻易抛弃你。可是就那么不知道上進!就那么不知道争气!还给大法抹着黑、干着连“人”字都不够的事,你还说你是大法弟子!这么说吧,我刚才所说的啊,就是所有干了对不起大法弟子身份事的这些人,你们最好自己把它公开说出来,这样呢,会消去你们很多东西,同时也会使你们自己痛下决心。我对你们讲,时间真的对你们是有限的了。所有干过这些不好的事的,以前都改了的我在此不提,我说现在还在干着这些不好的事的,……当我真的放弃你的时候,就是你下地狱的时候!我一点都不吓唬你。因为没有结束,对众生都是机会,师父一再等着你们。”

真是感觉无地自容,无颜面对师父的慈悲,一次次地给我们自己走回来的机会…

正是由于自己的执著心被邪恶钻了空子,造成同修间的配合出了问题,资料点没有正常运转下去。后来我被邪恶从学校绑架到一个招待所,但是当天下午我就正念走了出来,开始流离失所的日子。

年轻的大法弟子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的社会状态去修炼,就要涉及到谈朋友和婚姻的问题。但如果想去“符合常人的社会状态”,以现在“社会上就这样”来作为自己没严格要求自己做好的借口,说到底那就完全把自己降为一个常人。如果犯了人神不容的严重错误后总是想去以常人思想去好好待他(她)就好了,就自认为可以再犯,实际上都是执著,都是放不下情欲、色心的借口,说到底就是一个常人。师父讲,“执著于色,则与恶者无别,口念经文贼眼相看,与道甚远,此乃邪恶常人。”(《精進要旨》)

在谈朋友时或结婚后,没有正念压制、消除有时反映出来的邪念、情欲,或者被动听之任之另一方的要求,有时还以亵渎神、亵渎师父的想法去找借口掩盖自己,实际上还是自己没有完全放得下。实际上那是对神的亵渎、侮辱。而对神动邪念的人,则是罪不容恕的——敢对神动那样的念,想想都是罪。

还有一个错误思想念头,总觉得这只是符合常人的社会状态修炼的一个过程,觉得是自己要走的路,等过去后自己放下了此执著就好了,也是给后人留下的一条路。实际上这是对时间紧迫性没有充分清醒认识,总觉得还有时间改正。如果我们扪心自问,假如明天就要结束了,你是否有遗憾的地方?你是否还有很多正法之事要做?你是否对做好师父讲的“三件事”还留有做得更好的时间/空间?

回想自己过去的几年里,有些地方的心性上已经渐渐堕落成了常人而不自知,甚至连常人都不如,还觉得比别人做得好,没人知道自己的错。可是有些地方骗得了人,可骗不了神,更骗不了自己呀!让邪恶钻了空子,做了多少不该做的错事,给大法抹了黑,给师父抹了黑,也是给正法造成影响呀。我们作为大法的一个粒子,自己没有做好,就会影响整体的進程呀!别忘了,我们此生的目地:在个人修炼中正法,在随师正法進程中走向圆满。

只有再抓紧精進吧!把自己的一思一念都放在法上、溶于法中,正念正行,不给自己找任何做不好的借口或可以放松的理由,一举一动都要为自己负责,真真正正的敬师敬法、信师信法,把握最后的时间和机会,做好师父讲的“三件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