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和金钱驱使下的天津女子劳教所


【明慧网2006年5月18日】天津女子劳教所用各种惨无人道的酷刑迫害善良的大法弟子。有的大法弟子被打死,恶警不许家属检查照相,就地火化;有的大法弟子被酷刑折磨奄奄一息,劳教所怕承担责任,而放其回家,后离世。这样的情况至少有几十人;至于被迫害致残、致伤、精神失常的,其数目更多。为什么这些恶警们这样残忍呢?除了为恶党出力,好向上爬以外,最大的驱使就是金钱利益,同时这些恶警暴力、流氓的本性也使它们无人性的迫害善良的大法弟子。

一.天津女子劳教所获得金钱利益的迫害手段

1、奴工劳动
凡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都被逼迫着不分昼夜的奴工劳动,给一些单位工厂、公司部门加工,如糊纸箱、纸袋,缝订坐垫,衣物加工钉扣打结,粮食加工,做筷子等,迫使这些好人为恶警们发财致富。这是一大笔收入,可是被迫害的学员们除了吃那点残饭开支外,余者全装进它们的腰包。

2、写“悔过书”与利益挂钩
逼迫每个学员都要写什么“悔过书”、“保证书”。因为“悔过书”写的越多,它们得到的奖金越多,不写的就往死里酷刑折磨,因为和它们的金钱利益挂钩。610是这样指示的,天津市主管迫害法轮功的政法委头目宋平顺也在会上明确宣布:“对待法轮功不怕流血!”打死人没有责任,还能得到奖赏,这些丧失人性的恶警何乐而不为呢?

3、勒索来探视的家属
家属每月探视,最多三人,在那吃饭可以呆一个多小时,不吃饭仅呆20分钟。家属老远来,想与亲人多聚一会,就得在那吃饭。一顿饭四个小菜,最多价值十几元,可是劳教所要收160元。在看守所每次探望要300元,否则就不让见。而且一切用品或吃的东西,都不准家属送,只能在它的小卖部里买,可是物价比外面高2—5倍,牟取暴利。

4、以所谓的“检查身体”名义勒索
每个初次被关押的人,都要检查一次身体,也就是量一量血压,听一听有没有心脏主要病变,要检查费320元,若在看守所检查要360元。连送检的恶警都说“太黑”。平时在里面做身体检查的,也要收费。每年这笔收入也是很可观的。

5、以办班“教本领”收取大量学费
还有一套攫取金钱的窍门,就是要你学缝纫、学理发,说是教你一套将来就业的本领,每人交3000元钱,可以减刑2—3个月。其实教你本领是形式,要你的钱是真的。有些家属为了减轻亲人的痛苦,忍痛也要借三千元送去。这又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6、私吞大法弟子的钱卡
大法弟子李萍被非法绑架到劳教所三个多月,家里送了1500元钱放在卡里,因李萍受到酷刑折磨,吸毒犯当“包夹”,昼夜不让睡觉,不给水喝,非打即骂。实在受不了,在三月之后,李萍以绝食抗议暴行,恶警还不准她到小卖部买东西,可是1500元钱却没有了,又向家属要钱。李萍家人都没有工作,被开除公职了,哪里有钱?只好送了一箱牛奶去。

7.强行的罚款和没收
还有一笔特殊的收入,那就是强行的罚款和没收的,攫取钱财。

迫害法轮功这几年,610和劳教所的恶警们,确实发了横财,金钱利益的驱使,使它们丧失了人性!就象最近揭露中共摘割法轮功学员内脏器官牟取暴利丧失人性是一样的。但是,它们哪里知道,得这血淋淋的不义之财,是伤天害理的,是要得到恶报的。它们的家人也可能受到连累的。

二.恶警的残暴本性和暴力迫害手段

天津女子劳教所,为什么成为残酷的迫害好人的魔窟?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邪党培养了一群毫无人性的恶警,在掌管这所人间地狱。

1.丧失人性的管教科科长叫刘玉霞
天津女子劳教所的管教科的科长叫刘玉霞,听起来是温柔的女性的名字,可是她长的膀大腰粗、面目凶狠。她对待大法学员,一贯的横眉立目,张嘴就骂、举手就打,流氓习性十足。她还培养一些吸毒犯当打手。本来吸毒犯只要她自己舒服,什么都干,所以这个刘玉霞就利用这些吸毒犯任意,迫害大法学员,拷打、扒衣服、吊铐、绳子捆、坐板凳、绑在床上电棍电、当包夹、不让睡觉、不让大小便,盯着学员干活,稍有怠慢非打即骂。

刘玉霞每次用电棍电女学员,都由吸毒犯扒光女学员衣服,专电敏感处。有一次,她把一个女学员扒光衣服,绑在床上,叫来一个男恶警。她一边电这位女学员,一边给这个男恶警取乐。说它没有人性,一点也不过份。

大法弟子李萍,绝食抗议对她酷刑折磨,已经被迫害得奄奄一息,家属去要人,回家调养救命。刘玉霞说;“不吃饭就是对抗,死了我们也没有责任,就是不放!”

2.罪恶的所长郝德敏
天津女子劳教所所长叫郝德敏,秉承610的意志,指示恶警或吸毒犯任意迫害大法学员,是天津女子劳教所致死、致残大法弟子的直接责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