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师恩


【明慧网2006年5月20日】我有幸参加了伟大师尊1994年8月在哈尔滨举办的讲法班,那几天是我生命中最幸福的时刻,每天我都是欢天喜地的,就是莫名其妙的高兴,不知为什么。现在回想起来才明白,是我本性的那一面明白,千万年的等待,终于盼来了师尊,终于盼来了大法开传。

师父博大精深的法理和佛恩浩荡的洪大慈悲感动了我,也感动了所有学员,几千人的冰球场座无虚席,师父讲法时,全场秩序井然,鸦雀无声,异常的安静,这是我有生以来从没见过的。在师父传法中我沐浴了师尊的慈悲救度,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祛除了疾病;也使我知道了修炼应该提高心性。师父还给了我们许许多多我们暂时还无法了解的东西。为我走好今后的助师正法之路奠定了基础。

最难忘的是有一天,我在路上看到师父坐的车开过来,我站在路边向师父合十,没想到师父竟向我单手立掌,师父的慈悲与平易近人让我非常感动。

慈悲伟大的师父,为了恒古大穹苍,为了众生,历尽艰辛,在人间正法,慈悲中给我们讲法,指引着我们走正正法之路,邪恶迫害时,师父又时时刻刻保护着我们,我一次次见证了师父的慈悲。

记得99年720以后,邪恶造谣污蔑大法,攻击师父,大法弟子纷纷進京上访,要求还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2000年我也要進京上访,走前我惦念丈夫,因他患有脑囊虫病,经常夜里抽风掉到地上,他自己却不知道,我走后家里只剩他一个人,犯病没人知道怎么办?有一天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人脸,没有表情,拽着他一只胳臂,我拽另一只胳臂,心里非常恐怖,情急中我喊了一声:李洪志老师!他一下子就把手松开了。梦醒了我也没当回事,还不知道师父已经救了我丈夫。

以后,我因坚持修炼,讲大法真相,两次進拘留所,被开除党籍,开除出干部队伍,撤职当了工人。一有敏感日,就有恶人干扰,丈夫精神上承受的压力、刺激很大,一年过去了,两年过去了,到现在已经六年了,他的病居然一次没犯过,彻底好了,这真是不可思议。我知道这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把他脑袋里那个不好的灵体给拿掉了。

在证实法、救度众生中,师父时时刻刻保护着我们。我就经历了两次惊险的事,由于师父保护,没有出现意外。一次是我拎着很沉的一兜子光盘,進到一个居民院时,被一个人走到我跟前盘问,我一边发着正念,一边沉着的答对,我突然感觉他想翻我的兜子,一阵恐惧感袭来,我思想中马上想到:师父加持。顿时恐惧感没有了,一身轻松,他不再说什么,我镇静的离开了。回家学法时,我满空间场都喊师父,眼泪哗哗往下掉,可能我明白的那面知道我当时有多危险,是师父保护了我。

还有一次,我到一个批发市场放光盘,放到一个摊位,刚没走出多远,就听后边喊:抓住那个戴眼镜的!我立即摘下眼镜,心里想:师父加持,定住他,看不见我,后边一下子就没声了。我平安的走了。

师父的慈悲我穷尽人间的语言也无法表达出来,只有师父是真心为我们好,时时刻刻看护着我们、保护着我们。师父选择我们做弟子,使我们成为无上荣耀的大法徒,这佛恩浩荡的师恩,唯有精進才能报答,让我们珍惜这万古不遇的机缘,抓紧救度众生的时机,实现我们的史前大愿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