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出求安逸之心 走好剩下的路


【明慧网2006年5月20日】我一直在为自己的根本执著活着,可我却不知道。我一直认为自己的根本执著是私,我也一直在努力去掉它,可是它一层又一层,有时我觉的很无奈。我不知道它为什么那么难去?

最近我出现了一个非常不好的状态,不想学法,不想讲真相,只是发发正念。我知道这种状态是完全不对的,我很着急,想从这种状态中走出来,我找到了很多同修,和他们交流我的状态,希望能从中得到启示和帮助,很多同修讲了他们的看法,她们鼓励我,告诉我这不是我的念头,一定要否定它。我明白,但我仍然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状态?

今天我隐约感到我一直有一个东西没有得到正视。我知道它的存在,但我忽略了它,它就是求安逸之心。

我得法的原因是,当我一气读完《转法轮》时,人能修成佛,永远解脱,永远不吃苦的法理深深打动了我。于是我抱着想解脱,想不再吃苦的心走入了修炼。当时我认为这个理由很正当。从修炼一开始,我就对洪法不感兴趣,我觉的那很累,很浪费时间。我非常注重学法,因为师父说过人能修炼圆满的一切,全都压在这部法里了。我很注重自己的提高,凡事向内找,不论多痛苦,因为我知道当我找到那个执著,去掉它之后,我是很快活的,如果我不向内找,那个执著就会一直让我痛苦,我不想痛苦。

我得法的时候,正好是大法遭到迫害的时候。师父让我们做好三件事:学法,发正念,讲真相。我知道我必须听师父的话,所以我得做大法的工作,我得讲真相,尽管我并不是发自内心的想去救度众生。我机械的做着讲真相的事:发传单,到领馆发正念,去国会找议员,找律师,做报纸。我做了很多,但我很少坐下来想一想我对他们讲的那些话,到底能不能让他们明白真相,我只是为了做而做,因为我知道这是我得以解脱,永远不吃苦的必经之路。当然这个念头不是非常明显,我会告诉自己和同修我这样做是为了救度众生。我一直用这个来掩盖我的真正的心理:想解脱,想不再吃苦。

到了后来,大法的工作越来越多,我开始拣轻松的,容易做的工作来做,我很少去发真相资料,不再去找议员,我只是呆在家里,打打电话,编编报纸。我会找各种借口不出门,因为那很累,我甚至不愿炼功,我知道这种状态不对,我只想通过学法来突破,只想不用吃苦就可以突破这种状态。我学了很多法,但我依然无法突破。我抱着执著心去学法,想不用吃苦就可以达到精進的状态!我又能得到什么呢?

我逐渐的清晰起来,在这些年的修炼中,我一直在利用着大法达到自我解脱,永远不再吃苦的目地,我真正追求的不是同化大法,而是永远安逸,不吃苦。参加任何大法活动,我首先想到的是怎样才能少吃苦,而不是怎样才能更大限度的救度众生。这也表现在我对时间的执著,我心里一直在盼望着法正人间的时刻快些到来,虽然我嘴上不说,但是结婚很久,却不要孩子。我怕有了孩子会耽误自己的修炼,更怕有了孩子会很辛苦。我开始明白为什么我想去掉私,却象永远去不掉似的,因为我追求的就是私:安逸,不想吃苦。就象一个人想丢掉她拼命要的东西,怎么可能呢?当我达不到目地时,我便开始怀疑大法到底能不能改变我。

这几天我一直非常沮丧,觉的自己太肮脏,竟敢利用大法!觉的自己不配做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更对不起对自己期望的众生。今天看师父新经文时有一种隔雾看花的感觉,觉的师父说的大法弟子不是自己,自己仿佛象局外人一样,这让我更加痛苦。但随着往下读的时候,一个意念便清晰起来:不管怎样今生是修定大法了,跟定师父了。不管自己从前是多么的肮脏,对大法是多么的不敬,那是因为我没有意识到,现在我意识到了不好的思想,那我就要灭掉它,不承认它,修掉它。不管怎样我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走好剩下的路。

把它写出来是想把这个东西曝光,以便我能更清晰的认识它,更快的去掉它。如果与我有同样执著的同修看到它能得到一些帮助,我会感到一些欣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