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沙洋劳教所对我的迫害


【明慧网2006年5月24日】2003年9月30日晚,我正打坐,忽然一帮恶警冲上楼来,狂叫着踢打着门,并扬言砸毁房门也要抓人。我丈夫说:“你们凭什么抓人?”恶警根本不理会,魔鬼般的把我与同修两人一起绑架到警车上。到了四里看守所,发现有十几个同修也被绑架到那里。看来邪恶是有目地的统一行动。

第三天早上,恶警打开牢门,拿出手铐恶狠狠的铐住我们的双手,往一辆大车上推。“这是到哪去?”“送你们到另一个地方。”我们感觉不对,邪恶下手真快。一路上我们高喊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恶警狠狠的抽打同修的脸和嘴。就这样我们在车上痛苦的煎熬了几个小时,到了一所医院。恶警连喊带叫让我们下车。下车后,只见一个护士拿起针管强行给我们注射,我们质问“这是干什么?”“不干什么,给你们打防伤寒药。”(其实注射的是错乱神经的毒药),当时就有二名同修晕过去了。

我们被非法转入沙洋女子劳教所。这里的二大队是这个邪恶黑窝里的黑窝。女恶警指使吸毒犯故意污辱我们的人格,拿起剪刀在我们头上乱剪,并且强迫我们长时间站着,不准睡觉。到沙洋的第三天上午,吸毒犯带我到一个房间,把我的双手反绑在凳子后面,粗野的用一根铁汤勺横插在我嘴里,再用另一根铁汤勺野蛮的在我嘴里乱绞,长达一个多小时,我的牙被绞掉了也不放手,它们就这样不断的折磨着我,痛的我晕倒在地。心想:我们大法弟子紧跟师父正法,救度世人,而邪恶却这么残酷的迫害,我的眼泪漱漱流。旁边有人说:法轮功真的这么好啊!

下午我被恶警弄到七里湖医院继续迫害性强行灌食,我一口气上不来,差点窒息而死。第五天恶警唆使吸毒犯用破塑料瓶子再次对我强行灌食,我又几乎窒息而死。第六天我整个小腿肿大、麻木,走路很困难。晚上他们又逼我写“决裂书”,我坚决不写。他们恶狠狠的使劲把我的手往背后扳,硬往上提头向后下方压,痛的我直喊师父,吸毒犯吓住了,邪悟者冷笑,几个邪悟者对我吼叫(其中一邪悟者看到学员被这样逼迫“转化”,有点醒悟说:做“转化”工作原来这么黑心呀,我不干了。从此以后她没再做恶。后来她到省法制班看到了师父的新经文,清醒了,回二大队后就写了声明。整个二大队都震惊了)。

他们见硬的不行就来软的,说要跟我“谈谈”。我想,几天来我这么拼死拼活的忍受着邪恶的酷刑折磨,既不听他们说什么,也不跟他们讲什么,他们要跟我“谈谈”,那我就心平气和的跟它们谈,利用这个机会劝那二个邪悟者写声明。可万万没想到其中一个邪悟者快速拿起笔来写了“决裂书”,说是代我写的。我感到非常气愤,怎么这样!?我叫她们给我,她们就是不肯。我说:“我不是这个意思,你搞错了,你这样做没用。”就在这时,我看到地上有红红绿绿的小花草,这个景色持续了很长时间,我看的入神,心里想着:到底怎样做才是对的呢?她们就跟我谈师父的《警言》、《挖根》断章取义,全是邪悟者的谬论。当时我内心感到很矛盾,不知怎样做才是对的,事后想起师父在《转法轮》中的话:“咱们电视机里边这个电子元件,要是给你多加一个其它元件,你说这个电视机会什么样?马上就坏了,就是这个道理。”当时我迷迷糊糊,没有坚决把决裂书夺过来毁掉,严肃的对待此事,就这样默认了,邪恶的目地达到了,高兴了。

晚上我想起师父的法,我惊醒了,感觉不对,路走错了。第二天一大早,我对包夹说:“请你去把汪队长叫来,我有话跟她谈。”汪来问我找她有什么事?我告诉她我需要一张纸和笔。我镇定、坦然的拿起笔来写了“声明”,声明她们前一天代我写的“决裂书”无效,作废。汪队长一看变脸了。接着邪恶们计划着如何对我下手,包夹恶狠狠的打骂我,恶警在外面气汹汹的骂我,我根本不答理她们这一套。他们不准我睡觉,到第二天把我带到一个房间。我进房间一看,满地写的都是骂师父骂大法的话,还有一个纸牌子上写的也是这些,我痛苦极了。她们逼我看着牌子骂,我坚决不肯。她们强行把牌子挂我身上,并野蛮的想将我按在地上师父的名字上。我用全身的力气跳过去,坚决不坐师父的名字,我大声道:“你们在犯罪,在做伤天害理的缺德事,真是邪恶至极呀!”几个包夹把我按在地上拳打脚踢。

晚上几个包夹和邪悟者一起威逼我,强行将我的手抓着写“决裂书”,我用笔尖划破了一张又一张的纸,坚决不写一个字。接下来几个邪悟者每天围着我不停的威胁我说:你不转化,就抓你到劳教所坐七年牢。我坚定的说:“你们不是怕坐七年牢才转化的吧?”她们气极了。不管怎样,毕竟她们炼过法轮功,我看到她们变成这样心里很难受,我叹了口气轻声说:“你们快点回去吧,回去后看到师父的新经文,清醒了,就知道怎么做了,就有救了”!

过了几天又来了几个邪悟者,其中有一个身体较壮,气色较好(其他的邪悟者象魔一样),比其他的心态平和,面带笑容,稳重自然,我的第一感觉对她有点好感。她说了很多很多。由于我法理不清,迷迷糊糊接受了她那一套。我痛悔不已。

后来她们不断的对我放流行歌曲,当我看到有的学员是因为被情带动而转化时,我说我不看了。然后她们又放天安门自焚给我看,我说这全是假的,不看。她们逼我看,逼我写观后感,我不写,邪悟者代我写,我告诉警察说这不是我写的。恶警气极了,唆使吸毒者对我恶狠狠的说:“你这是第三次反复了,事不过三,你要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不是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我们有办法治你的。”

“为什么在承受迫害时怕邪恶之徒呢?关键是有执著心,否则就不要消极承受,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而我由于法理不清,做了作为一个大法弟子不该做的。旧势力采用各种阴毒的手段迫害大法和大法学员,利用盗法行为不断的混淆我的思想。我把这些写出来,希望同修们吸取我的教训。如果心不在法上正悟,很容易被邪恶钻空子,在痛苦的魔难中一毁到底。

从监狱回来,慈悲的师父没有放弃我,同修多次帮助我,使我逐渐醒悟。清醒后我痛悔不已。我一定要加倍弥补,勇猛精进。与同修共勉。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