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大法学员张静玉6年来屡遭迫害


【明慧网2005年9月28日】张静玉是湖北应城市双环公司的员工。因修炼法轮功,按“真 善 忍”标准要求自己,自炼功以后身体和精神状况有了很大的变化。几年内不但没上过一次医院,而且全身的病都没了,不仅给自己消除了痛苦,也给公司节约了可观的医疗费。在单位,张静玉工作认真负责;在家里是贤妻良母。

自99年7月20日以来,在江泽民集团的非法邪恶镇压下,成千上万的大法弟子被绑架,劳教和判刑,张静玉也是其中的一名受害者。由于不放弃按“真 善 忍”的原则做好人,多次遭到非法迫害

2000年7月9日下午4点左右,张静玉正准备开调度会,双环派出所(也叫应城市新集派出所)所长何忠平,双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盐厂党支部书记王元雨等人,将她从单位抓走,被非法拘留15天。

2001年11月11日晚上8点多钟,王元雨、刘强(应城市新集派出所警察)等人到她家里非法将她绑架。在双环宾馆一楼用手铐将她吊铐在窗户上,人不能转身,否则手就钻心的疼,他们还不停的一边问一边用铁衣架打张静玉的脸、嘴、头、脚、手及全身各处,她的嘴被打得鲜血直流,手被打紫了,大约吊铐了4个小时,松铐时手又肿又紫。第二天中午他们强行把张静玉送到应城市第二看守所,在那里她被非法拘留15天。接她回家前应城市新集派出所所长何忠平又非法要她交2000元人民币押金。押金至今未退还。

2002年4月11日上午8点,应城市新集派出所所长何忠平等人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将张静玉从单位绑架至武汉洗脑班非法关押了28天。

2002年7月24日上午10点,双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盐厂党支部书记王元雨叫派出所来人抓张静玉,中午把她送应城市第二看守所,在那里她被关了5天。为此,张静玉的年终奖金720元被非法全部扣押。

2002年11月9日下午2点左右,应城市新集派出所警察张三平等人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到张静玉的单位强行将她绑架,并送到应城市短港洗脑班进行洗脑迫害两个星期。张静玉绝食抗议对她的迫害。他们在张静玉血压为140,心跳为120次/分钟的情况下,5-6个人将她按在工作台上,用软管从鼻孔插入胃中,强行灌豆奶,这时她口中不停的翻白沫子,当时在场的人看了都很害怕。

2003年2月18日,应城市新集派出所再次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将张静玉从单位绑架至武汉洗脑班非法关押了30天。张静玉绝食抗议对她的迫害,绝食到第四天他们就对张静玉强行灌食。这次的方法是将张静玉的两个胳膊绑在靠椅的两个扶手上,身子绑在靠背上,还有5个人分别把她的头、两只手、两条腿按着,用开口销将她的口张开,有意张得大大的,让她疼痛难忍,再用勺子压在她的喉咙管上往里灌。

2003年7月至2004年7月,双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盐厂,将张静玉设备员的岗位工资从900元下降到600元(张静玉工作照做),后又升到700元。

张静玉认为法轮功在遭到不公的对待时有权利说话,政府应该让法轮功学员说话;世人在完全被当权者的舆论欺骗的情况下,有权了解事实真象,有不被蒙蔽的权利。所以她有机会就给世人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象。 2004年7月23日,张静玉在湖北省汉川市麻河镇给群众讲真象时被不明真象的人举报,被当地派出所非法抓捕,后被非法劳教一年。

在汉川第二看守所,张静玉以绝食抗议对她的迫害,警察强行给她输液,输液之后她感到特别口渴(可能输的液是浓盐水)。以后他们隔一天就给张静玉强行灌食。每次都是4-5个人将她按在地上用软管从鼻孔插入胃中。第七天又把张静玉从第二看守所转押至第一看守所,那时张静玉已没有力气走路,扶着墙慢慢一步一步走进牢房。第二天他们就又强行给她灌食,几个外劳的小伙子强行把张静玉拖到外面的草地上(就在看守所的大门口),将软管从鼻孔插入胃中灌,可是怎么也灌不进去,他们就使劲用手打张静玉的脸,左右开弓打了二个回合,慢慢能灌进去了,当时她的两个脸红彤彤的。进牢房时牢房里的人都问她的脸怎么啦, 张静玉告诉他:我被外劳打的,并强行灌了食。之后连续几天,他们都用同样的非法给她灌食,软管在食道里来回摩擦,极其痛苦。看守所看她人不行了,怕她死在那儿他们自己也要承担一定的责任,于是遂将她与另一法轮功同修送到湖北省沙洋劳教所继续迫害。

沙洋劳教所对刚进所的法轮功学员一人配备两个包夹(都是找吸毒人员中那些最毒的人作),专门用来监视大法学员的一言一行。进门先要打报告,不打报告要站军姿,进了寝室继续站军姿。张静玉本来绝食绝水11天,一点力气都没有,而且腰又疼,还要她站军姿,腰疼得受不了只好往下坐,还没坐下就有两个包夹一人踩她的一只脚,拉一只手往上扯,就象五马分尸那样往起拔,当时张静玉只穿了凉鞋,胳膊被拉破了皮,脚也被踩破了皮,只要她一往下坐就有二个吸毒人员拉。他们有时抓着张静玉领子,把她胸前都抓出了血,有时抓着张静玉往墙上撞,有时用脚踢她,嘴里还不停的侮辱大法弟子的师父,侮辱张静玉的人格。只要张静玉不转化他们就每天这样对待她。每天24小时那样站着,别想挨床。

2004年9月以后,张静玉每天早上5点多起床,做卫生、做操,然后单独由包夹监视着,外出劳动。中午吃完饭不许休息就出工,晚上别人都洗完了澡准备睡觉,她则由包夹人员带着单独洗,然后强制洗脑到11:30以后,有时到深夜2点钟,白天照常起床做事,每天如此。

2004年12月26日,张静玉和一些同修从湖北省沙洋劳教所被转到武汉市的湖北省女子劳教所。武汉的恶警们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又有新的招数。

从2005年3月18日起,张静玉每天深夜2:00点钟才能睡觉,早上6:00点就得起床,大约在6月底才变为12:00左右睡觉(而别人都是不到9:30点左右就可以睡了)。包夹不准张静玉说话,她每天长时间保持两样姿势——站和坐。包夹随时随地跟着她,不让她和任何人接触。一年来张静玉的体重从被抓前的136斤降到不足100斤。

从武汉回来后,她被公司解除了劳动合同。却仅仅因为她是大法弟子,仅仅因为她信仰的是“真 善 忍”,仅仅因为她按“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标准做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