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麻木与世人的麻木


【明慧网2006年5月25日】当我向世人揭露恶党监狱、劳教所、集中营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的魔鬼行径时,世人的反应有谴责的,有表情漠然的,还有不信的。即便是谴责的,给我的感觉也不是发自内心的,表现基本是麻木的。从中可以看出在中共恶党统治下,许多人真是麻木不仁,善恶不分了。

这些年来大法弟子为了唤醒良知救度世人,无论是在精力上,还是在经济上都付出很多很多,有多少大法弟子为此失去了生命。那么,这些年大法弟子用各种方式向世人讲真相,世人为何还这么麻木呢?除了中共恶党的统治、世人道德低下这一主要原因外,我觉得与大法弟子的麻木也有一定关系,我找一下自己,就感觉自己也有些麻木。

比如,当我从同修那里得知恶党监狱、劳教所、集中营的兽行时,同修表现得很悲伤,而我虽然也难过,但更多的是无可奈何,没别的办法,发正念吧,也没主动把邪恶兽行曝光,而是等、靠、要,等来了真相资料再送、再贴,向世人讲的也不多。我们当地大法弟子整体上三周后才开始大力讲真相,曝光邪恶兽行,我觉得这与很多同修也和我一样有点麻木有关。

其实我表现麻木的地方很多,虽然三件事也在做,但每件事用心成度不够,反正自己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三件事不做也不行,一切按部就班,反正象例行公事一样,达不到静心学法。炼功也是,今天有事没炼,明天累了少炼,达不到天天全炼。发正念更是比不上前几年,以前江鬼出国时,那真是整点发正念,多困也起来,现在全球四个整点发正念,半夜就起不来,有时起来也迷迷糊糊,白天正点有时间也不发正念,只发6点、12点,发正念时心不静。讲真相,有资料就送,有传单就贴,人家给你送来了,你不能放在家里,像完成任务似的。口头讲真相也不象以前那样愿意讲了,能讲的人基本都讲了,不明白的我也没招了。在营救被绑架的同修上,发正念也是开头一通猛发,几天后就凉下来了。在营救劳教所的同修,更是不能坚持持久。在帮助掉队同修上,这几年虽然投入不少精力,但随着这些同修总是精進不起来,也就泄气了,觉得自己也尽力了而感到无可奈何。其实我觉得那些掉队的、带修不修的同修,其表现不就是麻木吗?

师父在《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的讲法》说:“我过去讲过,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

我作为一个大法弟子,修炼中表现的这样麻木、这样无可奈何,世人作为一个常人,受恶党统治洗脑这么多年,我们的麻木能不影响他们吗?我觉得我之所以有些麻木,从根本上讲就是信师信法的成度不够,对正法时间的执著,党文化的毒害──恶党一贯搞运动,把人搞皮了,带到修炼中,造成对什么事都是先热血沸腾,时间长了就皮了,最后就麻木了,做什么事都是有点麻木的做。

师父在《越最后越精進》中说:“可是还有一少部份学员,甚至是老学员,却在此时或多或少出现了消沉的状态,松懈了精進的意志,没有意识到这也是对正法时间的执著或不正确的后天观念干扰造成的,从而被旧势力先前在人类空间表层留下的干扰因素与邪灵、烂鬼钻了空子,加大加强了这些执著与人的观念,从而造成了这种消沉状态。”

我悟到,我们只有认清自己的麻木状态的根源及对正法救度众生的影响,才能越最后越精進,跟上正法進程,救度更多的众生。

我写此文的目地,是和同修切磋,解体旧势力干扰因素及邪灵、烂鬼对我们的干扰,使自己精進起来,走出麻木状态,从而使更多的众生得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