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突破麻木状态


【明慧网2006年4月9日】

1、“VIP组”

“苏家屯”集中营被曝光之后,我开始是“悲愤”,想想就要流眼泪,后来是无奈,觉得自己力量很小,无能为力,心在这种无力的悲愤中痛苦着、麻木着。

但是作为大法中的一粒子,我不能就这么“悲愤”着,想着我应该做点什么。

纽约法会之后,参加了在华盛顿DC的新闻发布会,那是一个令人非常震撼的新闻发布会,现场很多人痛苦落泪。

发布会之后,本来听说VIP(重要人士)组的同修要到国会向加州的每个国会议员去递关于“苏家屯”的真相资料包,我想我可以去帮忙发发正念。结果下午听说只有一位同修留下,而她也不是“VIP”组的。她跟我开玩笑说,“现在你是主力了。”

我从来也没有参与过向政府讲真相,我一直觉得我不适合做这样的事情,我跟她说,“我可不行,我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

她跟我说,没有关系,不行我来,我们今晚把英文练练。这位同修英文并不是很好,我们一边起草着英文对话,一边交流着,她对我说的一句话令我感动而又惭愧,她说:“我想我如果不让这件事情让更多的人知道,我就不是师父的弟子。”

同修说这话时,显得坚毅而又平静。那平静中的力量让我深深感动。

第二天,背着行李包,会合了另一位同修,我们走了十几个议员办公室。送真相包的过程中,我们也不断的交流和端正我们讲真相的心态和角度。我们给这些人讲真相,不是来求他们,而是给他们一个摆正位置的机会,给他们一个得救的机会。

一路下来,我觉得向政府部门讲真相不再是那么神秘和困难的事情了。想想以前的观念也是惭愧,谁是VIP组的,只要你的心性到位了,只要你真的有救度众生的愿望,你就能做VIP工作。

2、打电话

从华盛顿DC回来后,每天看新闻报道,关注“苏家屯”事件的发展,每天例行公事的检查各个小组的电子邮件,看着同修们采取的各种行动,慢慢心又陷入一种麻木的状态。

明慧昨天出了“紧急公告”,看了之后,一下子觉得一种无形的压力。接着有同修发电子邮件,让大家给国会议员讲真相,我知道我应该打电话,应该发传真,我不应该有任何理由和借口,因为我是大法弟子,但是我却始终拿不起那个电话。我对自己的这种状态非常难过,我觉得我跟正法進程对我的要求有一段距离。

今天我对自己说,一定要打电话,哪怕只说一句话。因为我知道很多机缘都是一闪而过的,很多现在看似漫长的过程,在我生命的长河中也只是一瞬间,千百年的轮回转世,为的就是今天能做这些事情,如果我让这一个个瞬间从我的身边流逝,将来我一定会痛悔的。

今天我打了10个电话,随着拨通的一个个电话,我感觉一种正念的力量包围着我全身,其中布什办公室的那个电话,让我说了10分钟。打完电话后,我感到非常轻松,那种无形的压力和沮丧的情绪没有了。

我不知道我打的电话能起多大的作用,我尽我的所能把我的这一份正念汇入到全球亿万大法弟子的正念之场中,那正念之场一定会具有无恶不摧的力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