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当前整体配合揭露当地邪恶的一点思考(一)

与本地区同修切磋


【明慧网2006年5月26日】上期《明慧周刊》(227号)重温了2003年11月的文章: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和师父的评语。近日来,分别与几位同修交流,同修都感到,明慧让我们重温这篇文章,这与我们大陆同修对揭露当地邪恶做的不够有关。就我们地区而言,就存在着这样的问题。现在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已经被清理的越来越少了,为什么国保大队几个不法之徒仍敢肆意绑架我们的同修?今年3月份我县常兴镇就有两名同修先后被绑架,其中一名已经送到锦州教养院,另一名仍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

自去年年末到今年年初,我们成功的营救了两名夫妇同修后,有相当一部份同修觉的应该松口气了。所以不同成度的产生懈怠。而且上次虽然参与营救的同修不少,但是还没有达到更多的同修参与。有个别怕心重的并没有参与。有的同修本来有能力提供行恶者的个人信息,因怕恶人知道后自己受到牵连而不敢提供。有的能接触到行恶者的家属或亲戚,可以搜集到恶人的一些情况而没有主动的去做。因此,我们本应该主动揭露那些执迷不悟的行恶者,但因证据不足而一直被耽搁,长时间不能完成。

例如有位同修4月5日发出呼吁,请有条件的同修了解一下,我们地区恶警遭恶报的资料中几处不够完善,数据不够详实,需要调查核实一下,请同修提供更多有价值的信息,使之完善。但是除个别同修提供了另一例遭恶报事实外,至今一个多月了,再没人能提供其它信息。因此不能及时上网曝光,震慑邪恶。

今年新上任的国保大队长,我们本应该主动找到她,向她讲清真相、劝善。据说有的同修是她的同学,可是不敢当面讲,怕给自己招惹麻烦。就我本人也一样,本想给国保大队这位新上任的大队长写封劝善信,可是总觉的自己文化水平低,写点东西挺费劲的,心想还是让别人写吧,我还是做点自己力所能及的事吧,心里对自己说:我的事情太多了,等忙完了有时间了再说吧,总给自己找借口,其实是求安逸心在作怪。

正因为我们很长时间都不清楚参与作恶的具体人员及其亲人朋友的信息,无法做進一步的揭露邪恶、从而达不到窒息邪恶的目地。所以那几个不法之徒才仍然我行我素;象新来的这位大队长,如果我们能及时向其劝善,她明白真相后,可能就不会参与迫害了。另外,我们现在做资料已经遍地开花,直接跟明慧联系,好象都各自为政了,各忙各的,所以在整体配合上有好多事都很“不尽人意”。

长期以来我们一直是处在一种被动的局面。往往是一有同修被抓了,就赶紧通知大伙发正念,组织营救;一有消息说公安局又开会了如何如何,就又高密度发正念,清除邪恶。那我们为什么不能变被动为主动呢,为什么不主动出击?

尤其一部份怕心重的,一听到什么风声了,就赶紧收拾“东西”。比如上周五,有同修在传“可靠消息”——“公安局最近开会布置:加大力度对法轮功迫害”如何如何。此前在2月份,也有类似消息,说“全县各派出所所长开会了,专门针对法轮功如何如何”。有同修传这类“消息”时,是带着人心传的,因而越传越玄,经过这些同修把消息传到最后,竟变成了“要進行大搜捕”了。

有一小部份同修,听到这类消息马上怕心又出来了,回家赶快把资料藏好,暂时不出去送真相资料了,避一避风头再说吧。有个别同修甚至迅速离开家躲出去了,过些日子听听没啥动静了,回来看看人家谁也没动,只有自己(心)动了,自己也觉的不好意思。还有的同修在传“某某同修家被监控了”,结果与这些同修联系的也不敢去这位同修家了。传来传去的,造成很坏的影响。

传这些小道不实的消息有啥意义呢?是真正为同修的安全着想吗?如果真的为同修负责,就应该找当事人说。为什么要在同修中传呢?实践证明,这些消息是没有事实根据的,所以希望传递这类消息的同修注意修口,当说不当说的要把握好。

当然有的同修传递一些消息,是站在为同修的安全负责的角度,提醒同修送真相资料时要理智、智慧,保持强大的正念,不要掉以轻心,提醒同修加大力度发正念,解体黑手、烂鬼,正念正行。可有的同修完全是站在人的角度对待这一切。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