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当前整体配合揭露当地邪恶的一点思考(二)

与本地区同修切磋


【明慧网2006年5月27日】(接前文)那么我们有的同修为什么一听到“消息”就会“动”呢?个人认为,这都是人的观念造成的,把邪恶的迫害当成了人对人的迫害了。

许多同修通过学法和与同修交流已经转变了这种观念,但还是有一部份同修,直到现在还没有转变,从镇压一开始,就觉的自己在和政府对着干,反对政府了,觉得自己做错了,感到理亏。后来师父让做好三件事,心里觉的应该做,但总是偷偷摸摸的做,象完成任务一样,不是“用心去做”,不能堂堂正正。自从《九评共产党》问世以来,又觉的自己参与政治了,思想老是转不过弯来。一有同修被抓了,就以为是我们传单和粘贴做的太多了,引起了邪恶的注意招来的,认为是揭露邪恶造成的。

这两年,我们地区曾有过不少这样的教训。在此举一例(希望被涉及到的同修不要介意,这只是为了在法理上切磋,不是为了给个人下结论)。

某同修2004年曾写过揭露当地邪恶迫害的文章。上网曝光后,据说被市里某恶警发现,下来追查。通过本地一恶警找到该同修的亲属,追问是谁给上的网,让该同修到公安局去一趟。结果这位同修心就不稳了,找同修拿主意,有的同修主张不要去,这是设的圈套;有的同修主张迎上去,找到这个恶警给他讲真相,正念正行,大家一起正念加持。可这位同修最后还是没能稳固正念,过了不长时间被邪恶蹲坑,在自己家楼下给秘密绑架了。

同修失踪后,有些同修就开始埋怨上网的同修不负责任,为啥给真名实姓发出去了?不为同修的安全着想……。这件事在同修中造成很大的影响,到目前为止,许多同修(也许L同修自己也包括在内)都普遍认为不该真名实姓发给明慧网,认为揭露迫害才招来的麻烦。因此这两年来,再也没有人敢写揭露迫害的文章了。有的在劳教所遭受很严重的迫害,回来很长时间了,但迟迟没有给行恶者曝光,怕写出来遭到恶人的报复,再遭迫害。

师父曾在法中讲过,邪恶是最怕曝光的。我们大法弟子写揭露邪恶文章不也是清除邪恶的过程吗?请这些同修再静下心来,重温一下227期周刊《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这篇文章和师父的评语吧,在此就不深入探讨了。

那么今天我想就这件事与同修切磋一下。我们暂且不说同修间该不该互相埋怨,就是否因为真名实姓揭露邪恶而出的“麻烦”分析一下。

据我所知,那次上网揭露迫害文章,当时我们地区正处在上网受阻、与明慧联系还很不顺畅的情况下,是外地同修帮助发的;先后发出几十篇揭露迫害的文章,都是真名实姓写的;也有几篇已在明慧每日新闻上发表,有的还做了本地揭露迫害的传单,已经大面积散发,也没招来什么麻烦,为什么偏偏这位同修的文章被查出来了?为什么不找找深层的原因?作为当事人,是不是更应该找找自身的原因呢?

恕我直言,作为旁观者,我感到真正的原因可能就出在自己身上。是不是心性上的漏洞被邪恶钻了空子?再往深找一找原因,2003年那次被绑架,在同修积极营救下,再加上你自己当时正念很强,很快堂堂正正闯出看守所,可当时你是怎么想的?是认识到了这是大法和大法弟子正念的威力?还是认为这是自己的亲属找了公安局的某某起的作用?(当然我分析的不一定准确,主要是举例说明问题)这需要当事人自己静下心来好好找一找,才能找到真正的原因。因为每个人的修炼道路不同,也许有更深层的其它因素。如果能找到自己究竟是哪里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那么自己就能从法上提高上来,也就突破了人的这种观念。也就超越了这种形式的魔难了,就提高上来了。

由于我们多数都是闭着修的,看不到另外空间的表现,所以往往只注意人这个表面空间的现象,而忽视另外空间的因素。然而这表面空间的种种表现,不正是另外空间那些邪恶因素造成的吗?修炼是严肃的,邪恶在另外空间在虎视眈眈的盯着我们心性上的漏洞,时刻都想往下拽我们。所以我们有些同修一味的强调人的表面这个空间的安全,而看不见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就不敢承认了,因此就始终固守着人的观念。然而这种观念是在人中形成的,不是真正的自己,正是我们需要突破的。

我们再来分析一下,为什么老有这种负面的“消息”?是不是我们的“人心”促成的?师父在《2005年旧金山讲法》中回答弟子问题时曾说“旧势力觉的太没意思了,这些人不动心啊。这些人都不动心,这有啥意思哎?不管了。”那么我们有的同修一有风吹草动就心不稳,人心就会动,是不是让邪恶抓住了把柄?找到了借口:这些人不考验能行吗?所以它老想考验考验你,所以它就老是给你吹这种风。

师父在《走向圆满》经文中说“顶着压力走出来证实法的弟子是伟大的。”这几年的正法修炼中,我们不都是顶着压力走过来的吗?可有的同修一有压力就“躲”。就这么老是躲,怎么能成为堂堂正正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呢?在这里我再举一例:有位T同修从迫害以来,一直处在流离失所的状态。邪恶还老是给他吹风“××地区的真相资料都是他做的”“公安局正在到处找他”“通缉他的照片那么大”等等,然而他自己也认为他是“重点”。流离失所的几年中,通过与同修交流,自己也觉的自己状态不对劲儿,后来终于正念足了。堂堂正正的回家了。回家后的一段时间做的非常好,带动了身边很多不敢出来证实法的同修走出来证实法。可隔一段时间,心里又感到不稳了,发正念也静不下来,干扰也越来越多。这时就有同修提醒:你在家里我们大家都能保护你,我们村就这一条路,如果有警车来抓你,我们看到就给你打电话通知你。但晚上就不好办了,最好晚上你别在家住。T同修听了同修的提醒觉的也有“道理”,就这样晚上住到亲戚家,白天回来。住了一段时间,有一天亲戚家来了客人,住不开,T同修就抱着侥幸的心理偷偷回家了,结果就那天凌晨被邪恶带走了。

我个人认为问题不在于人住在哪里,关键是我们没有在意识中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还在承认这种迫害。“在家就会被抓,必需流离失所”。这不是旧势力安排的吗?我们为什么不否定它?我们不是连旧势力存在的本身都不承认吗?为什么老想着被抓呢?师父曾在1997年《在美国讲法》(在纽约讲法)中说过“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我们不是放下生死了吗?还怕什么呢?如果放不下,迟早是要放下的,不然你怎么成为神呢?就堂堂正正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我认为如果他根本就不动心,不出去“躲”,也许邪恶根本不敢动他。正因为他动了这一念,这就等于承认了这种迫害,就是人的状态,邪恶才有了抓他的借口。

师父在《美西国际法会讲法》最后一段中说“怎么样能够把这条路走好、走到最后,那才是最了不起的。因为在你走的这条路的过程中会有困难,会有各种各样的考验,会有你意想不到的魔难,会有你意想不到的各种各样的执著与情的干扰。这种干扰来源于家庭、社会、亲朋好友、甚至于你们同修之间,而且还有人类社会的形势的干扰,人类在社会中形成的观念的干扰。这一切一切都能够把你拖回到常人中去。你能冲破这一切,你就能够走向神。所以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来讲,能够坚定自己,能够有一个什么都不能够动摇的坚定正念,那才真的是了不起。象金刚一样,坚如磐石,谁也动不了,邪恶看着都害怕。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鼓掌)就能使被邪恶利用的人掉头逃走,就使邪恶对你的迫害烟消云散,就使邪恶对你的干扰消失遁形。就这么正信的一念,谁能守住这正念,谁就能走到最后,谁就能成为大法所造就的伟大的神。”

这段法很多同修都能背下来了。我们都说信师信法,可是一到关键时刻还是相信自己(其实是人的观念),“三十六计,走为上”,千万别叫邪恶抓住,还是自己的做法来的安全、可靠。所以还是躲,我想问问这些同修:你要躲到什么时候?

有些同修可能不同意我的观点,认为你这是不理智,也不能等着邪恶来抓吧?其实有许多正念正行的同修,用自己修炼的亲身经历已经证实了这一点,这方面的例子很多,因篇幅所限,就不在此列举了。

我深知自己的境界有限,字里行间已经流露出“语气、善心”的不足,所以很长时间了,我一直没有勇气把它写出来,但目前有的同修不想与更多同修接触,无法与其当面交流,可是这些问题已经严重阻碍我们的整体配合、“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所以才借明慧一角与同修切磋。希望有不同见解的同修在网上交流(更希望当面交流),以利于我们共同提高。如果我们每个人都能在法上认识法,破除人的观念。师父交给我们的三件事都能“用心”去做,那我们将会形成一个坚不可摧的整体,邪恶就会自灭。

以上是个人在现有的层次中的认识,如有偏激,请慈悲纠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