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平凡的工作中证实法轮大法的伟大

【明慧网2006年5月28日】一直有同修建议我把自己的修炼经历和体会写出来,可我总觉的自己修的不够好,做的事也太平常,没什么可写的。通过学法及与同修交流,我发现自己不想写的背后是有一个很重的私心在作怪。

《明慧周刊》有一个栏目:“弟子切磋整体提高”。而我对后四个字“整体提高”几乎视而不见,只重视“弟子切磋”。我爱看弟子切磋是为了个人提高:从同修在不同层次对法的理解中我得到启悟;从同修的正念正行中我得到鼓舞。而对整体提高,我却毫不关心。我心安理得的索取着,自己却不想付出。悟到以后我深感羞愧,于是拿起笔将自己在证实法中的一些的经历写出来,与同修分享。

我是一个普通的售货员,我的工作单位是个有两千多员工的大商场。在日常工作中接触的人多,环境也复杂。我清楚的知道,任何环境都有大法弟子证实法以及个人的修炼和提高的因素在里面。我时刻提醒自己是个修炼人,我代表着大法的形像。在利益中,在人与人之间的矛盾中,我修去了很多心。由于修炼状态在工作中的表现,我的业绩非常突出,年年被评为单位的先進和劳模。后来又被评为市级劳模和集团总部的特模等等。

2003年,一名记者打算为我写一篇个人先進事迹的报导。我谈了一些个人事迹,也试图证实法,但当时由于怕心不能堂堂正正的告诉采访者,我是因为修炼才能做到这一切,所以只是婉转的讲了一些做人的道理。记者把稿子拿出来后,单位领导很不满意,说写的不够,还说我做的比他写的好,要求换一个高水平的记者来重写。

对于修炼人没有偶然的事情,我想这里一定有我要修的东西。稿子写的不够,分明是我做的不够呀。证实法是大法弟子的本份,我是因为有心法约束才有如此的工作表现,我应该堂堂正正的证实大法,否则就是窃法行为。可是当我想和记者说我是大法修炼者时,一大堆为私为我的常人心涌了上来,那时我非常痛苦,在人与神之间左右摇摆着。一会儿想着“我”,一会儿又想证实法,最终还是神念战胜了人心。

那天我和记者谈了整整一下午,我讲述了自己在工作中如何替别人着想,善待顾客的一个个事例,记者听了很感动。他问:“你的善从何而来呢?”我告诉他:“我的善来自于法轮功,早在98年我就开始读《转法轮》了,我是按照‘真、善、忍’这三个字在做人,我的工作表现是由于我修炼了大法自然而为的。”记者怔住了,过了好一会儿自言自语的说“原来是这样啊!”

后来领导让我在全体员工大会上介绍工作经验和体会,我深知这是救度众生的机会,可我还是很犯难。我们单位有个同修暗地里讲真相都被恶党劳教了,我在大会上明着讲,结果会怎样呢?一大堆人心都上来了,每一颗心都是为私为我,可是两千多个生命在指望我得救啊。这时一位同修帮助我摆正关系:大法、众生、自己,你把哪一个看的最重?同修的话点醒了我,我责问自己:“你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你的责任和使命是救度众生,可你想什么呢?你把自己的利益想的比法和众生都重你能救人吗?”由于摆正了基点,就在这一瞬间佛法给了我智慧,我连大会发言怎么讲都想出来了,我的私心、怕心、顾虑心等等一下子烟消云散。

走上讲台的那一天,望着台下黑压压的人群,我想我就把他们当成我世界的众生吧,那一刻我心生慈悲,自然就面带祥和之意了。我平静的拿起麦克风,学着师父的样子脱稿讲,把自己在工作中善待顾客、时刻为他人着想的事例娓娓道来,我知道师父在加持我。最后我引入正题,我说假如我们这个行业中有更多的人有心法约束的话,那么这个行业将充满真诚和友善,会涌现出更多诚信的故事。如果在我们这个世界里有更多的人相信“真、善、忍”,并以其作为做人的标准,那么我们的世界将是一个好人的世界,没有欺骗,没有争斗,没有怨恨。

这时平静的会场立刻浮动了,我听到台下有人在说,真、善、忍,不就是法轮功吗?我笑着望着他们。就这样,我在台下的议论声中结束了发言。台下响起了异常热烈的掌声。一位管理人员迎上来与我紧紧握手,她说:“我听过你很多次发言,这次讲的最精彩。”我的眼泪流了下来,喜极而泣,我是为众生的善念而喜啊!后来我听到同事私下里议论说太佩服法轮功的胆识和勇气了。

其实,我的担心和顾虑是多余的,我的工作没有因为证实法而受什么影响。相反,在后来的日子里我又获得了许多荣誉。我想,正因为大法弟子证实了法,大法弟子的威德才能在世间再现。年底,我在全公司近两千名员工中被评为唯一的特等劳模。在领奖大会上,同事们对我报以热烈的掌声。望着台下看着我微笑的同事,我哭了,我知道他们会因为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而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其实,我从没想过要去当什么劳模和先進,面对荣誉我非常冷静。如果说我在工作中的表现起到了证实大法和救度众生的作用,那是因为伟大的佛法赋予修炼者的能力,真正起作用的是佛法的内涵和威力。我深知,是法轮大法在救度众生,是法轮佛法在正天地,是慈悲而伟大的师尊在导航。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