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中把心摆正


【明慧网2006年5月31日】我这样一个参加过八年抗战,四年国共内战的“老革命”却被共产邪党残酷迫害了半个世纪。我在中共大搞全民炼钢,大跃进,三年大灾害的疯狂年代,一直被中共迫害;到今天,我作为法轮大法学员,仍然被中共恶党所迫害着。

在1955年我被中共诬陷为反革命,劳教期间,酷暑在外面干活,皮肤被晒起泡。晚上蚊子多的一胡撸一手血。严冬季节,地冻的一米多深,不少人冻坏了手脚,我冻掉了两个脚拇趾甲。有一次冰上作业,虚弱的我一下掉进了冰窟窿里,差点淹死。因为太冷,曾一度得了尿失禁。由于长期吃不饱,劳动强度又大,营养严重缺乏。我被迫害的全身浮肿,又得了肝炎,还得了一种叫风湿性紫癜,血小板皮下出血的病,经常性发高烧。有时饿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两尺宽的壕沟都迈不过去。有一次在翻地时,一条蛇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吓了一跳。我从小怕蛇,于是用工具把蛇送到远处,但不一会,它又出现在我的面前惊吓我。我于是用锹把它的头铲掉了。由于饥饿难忍,就想把死掉的蛇吃掉。于是我点起火把蛇烤了,但蛇肉被烧糊了,没法吃。

这件事过去了几十年,在我修炼法轮大法以后不久,在一次炼静功的时候,突然感觉背后有东西顺着脊背右侧爬到右胳膊,然后又爬到手心,我一看是只烧焦了的死蛇。我心里虽然紧张,但炼功时能量场比较强,我振作精神,坚持炼完功,没有理会它的干扰。

几天之后,在我炼静功时,这条蛇又来吓唬我,这次是条活蛇出现在我面前和我斗。我说:鸡来吃你!它说:老鹰抓鸡!我说:鸟枪打你!我们就这样斗气,后来我想这样斗也不是修炼人的行为,于是说:我不是欠你一条命吗,还你一条命。这个蛇一听,高兴得一下立了起来。我又说:但我说了不算,我把我的生命都交给师父了,生死由师父决定。再说咱们之间的因缘关系我也不清楚,也可能前世你把我打死过呢。我只管修炼,有意见找我师父去,一定会给你满意的答复!

后来蛇不见了,但在梦中我看到从师父法像的坐垫下边有蛇跑出来。我悟到我房间里有法身清理不了的东西,于是我就四处查找,发现在孩子们的书刊中有许多蛇的图案和教人骂人来“长功”的假气功的文章,于是我就把这些书都烧掉了。一天我一闭眼,又见到两条蛇从厨房里跑出来,我到厨房一翻,发现菜谱里有介绍做蛇的方法和图片,我于是也将其剪了下来烧掉了,以后就再也没有发生这类的干扰。师父后来用一个罩把我罩了起来,保护我炼功。

蛇对我修炼的干扰比起中共恶党来那就是小巫见大巫了。邪恶中共开始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后,我依据合法程序向有关部门讲真相,结果被批判了三天,还把我定为监控对象。公安局,街道小区,610迫害法轮功组织,长期对我进行窃听,跟踪,监视居住,还曾夜间来抓人。

在一天的拂晓,我发正念把迫害我的610恶人定住。我在睡梦中看见他被拴在一个台阶旁的石头柱子上,柱子上还写着他的罪恶,两个人看着他示众。我在炼静功时,听到慈悲的师父说:他也是受蒙蔽的,给他解了吧。我说:听师尊的,给他解了吧。

从此以后,610的恶人撤走了,再也没有来监控我了。一只喜鹊飞来报喜,在封闭的阳台外,一边“哈哈”的叫,一边“咚咚咚”的敲窗户,向我表示祝贺。

只要心正,师父就会给弟子做主。我把自己的经历写出来,给新学员或是在这方面没有引起重视的同修提个醒,要彻底清除头脑中不正的思想和家中乱七八糟的假气功、共产邪灵的书籍。努力做好师父在正法修炼中所要求的三件事,一切以法为师,不被旧势力钻空子,解体一切乱法的烂鬼和黑手,最大限度的救度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