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从党委干部到退党(一)


【明慧网2006年5月6日】前言:李伟勋女士因为修炼法轮功,曾经被中共非法判了16年徒刑,在监狱里被酷刑折磨的曾经濒临死亡。利用保外就医的机会,她辗转来到了泰国,又在联合国难民署、美国国务院、国会,和法轮功学员的帮助下于2005年9月来到了美国。

在中国时,李伟勋女士曾经在沈阳重型机械集团公司的党委当干部,中共迫害法轮功开始的头几年里,李伟勋女士曾多次上访,给中共领导人写信,希望中共了解法轮功真相,到了2005年,迫害的第六年,她在海外的中文媒体上发表了退出中共的声明。这期间她经历了什么样的心路历程呢?明慧记者采访了她。

(第一部份)

问:李伟勋女士,您好,您能不能谈一谈当初您入党时的情况?

李:我年龄很小就入了党。我爸爸妈妈都是部队转业的干部,爸爸妈妈都很善良,就是人很正。他们教育我们,人要好好学习呀,做个好人哪,社会的教育也是让人们为社会服务,为建设什么所谓的共产主义、社会主义服务。而我的本性就是非常善良,愿意把什么事情都做好。

这种的教育呢,随着我上学,我什么事情都要做的很好了,按学校老师的要求去做。这样的话,我从小就是什么红小兵呀,少先队呀,那么最后入党。在限定的年龄,比如说入共青团要多少岁以上,入党必须十八周岁,我都是比这稍微早一点。比如说,我入党的时候还没有十八周岁。

问:当时您对共产党的看法是什么样的?

李:不管是我在团里也好,还是我入了党以后,我觉的,学习雷锋啊,做好事呀,为他人呀,比如说在学校里有个学生非常困难,我想,学生困难,我们就应该去帮,但真正做起来的时候完全不是那样。在学校,在老师当中不是真心的想去帮这个学生,而是为了一种荣誉,一种名,为了当三好学生啊,或者是榜上有名啊,都是功利的。

在学校里我虽然是班长、团支书,单在学校里就存在一种和老师,和学校负责政工的老师互相之间那种交往,就象社会人际那种关系,但我却完全不适应这种东西,虽然是团支书,但和老师的关系却很僵。当时我根本就不明白这种情况,等我回过头来再想的时候,其实在学校里就有一种和老师走社会那种关系在里边,因为我不走,所以就造成了这种情况。

后来我到了一个技工学校,我也是团委副书记,同学家里头有困难了,或者是大家在一起搞一些社会福利的工作,一旦和负责的团委书记,老师商量的时候,他们就不屑一顾,我也不得其解。我很困惑,不知道如何做。

后来我就想了,这种教育才是一种违背人性化的教育,为什么呢?比如说人有人的本性,共产党根本就不会教育人应该怎样去生活,作为一个生命来说,他应该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应该有自己的喜好,尊重他人,工作的愿望,都应该建立在道德的基础上,在人类和谐环境的基础上的,而共产党完完全全不是这样,它那种为人民服务,为建设社会主义,这种教育完全是建立在共产党自己所要的一个思想意识范畴之内,这是我后来才体会到的。所有的党的教化都是为了共产党不同时期的不同需要,这个经常是人们看不到的。

问:那么您又是怎么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呢?

李:我九岁就患了类风湿关节炎,后来发展到风湿性心脏病,那么我有脑供血不足,有许多的妇科病症,就是说整个的身体是垮下来的,中医西医都没看出个眉目来。我成家,结婚生育后身体就更糟了,连孩子都带不了。精神上的痛苦,那种迷茫,和我身体上的这种糟糕的状态使我觉的生不如死,我真的有些绝望。

在我最迷茫的时候,我和法轮功结缘了。那是在九六年的春天。我从修炼法轮功以后,我就再也没有吃过一粒药,我身体不知不觉的康复了。就这样,伴随我三十多年的病痛不翼而飞。

从精神上来说,当我拿到《转法轮》这本书,当我看到开篇“论语”的时候,我整个被李洪志老师的法理震撼了,我就觉的找到了生命的归宿。

问:您开始炼法轮功的时候,对共产党的看法有没有什么变化?

李:因为我当时还是一个共产党员,我对共产党还有一种期待,一种良好的愿望,它那些腐败呀,那些东西……我并没有把它往更深的地方去想。

问:您因为坚持炼法轮功被中共迫害,被开除了党籍,当他们说要开除您的党籍的时候,您是怎么说的?

李:当我第三次去北京上访的时候,我回来的时候,当时党委要劝退我,我想,我退就退了,因为我知道,法轮功给予我的是什么。我知道一个生命他的来源,整个宇宙空间这个生命在人生当中是一个生命的短暂的一瞬,那么这一瞬是让人修炼返回去的,使生命得到升华的。我也懂的了,真正的为人好,那要首先要做一个好人,做一个按照真善忍做人的人。

这里头还有一个问题,当时我的修炼,我所在的党委的同事们也受到牵连,他们在会审上受到批评,在考核时,在奖金上受到损失,我不愿意这样,毕竟我们同事在一起,这样一个缘份,一起共事,我不愿看到他们受到伤害,所以我退就退吧。

当我决定退下来的时候,我已经写好了退党书的时候呢,中央组织部下了一个文件,凡是上北京上访的共产党员一律开除党籍。当时我的丈夫受到很大的震撼,因为在中国,如果被开除党籍的时候,那是在政治上永远背着一辈子(黑锅),都殃及到他的下辈,整个家族的一个黑点,污点。

因为那个时候我已经有二十三年的党龄了,当我的同事跟我讲这个事情的时候,他问我有什么想法,我说,我没有什么想法,但是我知道,共产党说要实事求是,那么这个实事求是,跟我修炼的法轮功真善忍并不矛盾,那么批评自我批评同样,我们在修炼当中有问题,有矛盾要向内找。那么在我修炼当中,所讲的这种修炼的这种准则,我说并不矛盾。当然这两个实质上是不一样的,这是后话了。

我说我希望共产党,即使我离开了共产党,我希望党委、共产党能够清楚法轮功对共产党并没有伤害。我们没有什么政治诉求。我当时还觉的,共产党应该清楚,我上访的目地也是这一点。到省委,到北京国家信访局,或者是给各个部门写信,当时我就想,那么我作为一个修炼的人,亲身体会到了法轮大法健身的神奇功效,他对人精神上的一种升华。

这里需要补充一点,我修炼了以后,我整个的心胸开阔了,比如在同事之间有一些矛盾,或者家庭之间婆媳之间那种矛盾,以前我会计较的时候,当时就再也不计较了,整个家庭是和谐的,人事关系是更和谐。

那我觉的这样的一个好的功法,我有责任向政府反映。这是我要去上访的初衷。(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