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人的观念 正念闯出魔窟


【明慧网2006年5月8日】2005年3月我给一个妇女讲真相被她举报,遭到市610恶警李某带人绑架,被非法劳教三年。由于当时的反迫害的做法完全是人的做法,既没起到震慑邪恶的作用,也未能使自己闯出魔窟。在劳教所,我跟一个四防犯人讲真相,使他明白了大法真相,并愿意帮助我。他想办法将师父的经文和部份讲法带了進来,这样使我在魔窟中能学到师父讲法,增强了抵制迫害的信心。

后来我与几个被关押的同修商量,决定利用放风之时跑出劳教所,若能走脱一人,所长就得下岗,恶警就得“扒皮”(即被开除)。那时我们每天都在商量走脱的方案和路线,还预计着值班的恶警没有我们出跑的人数多,即使发现也追不过来。2005年10月初,在放风之时,一名同修看见劳教所的大门突然被一管教打开,在没与其他同修沟通的情况下,他自己突然冲向大门,跑了出去,几个恶警顿时一愣,马上撒腿就追。门卫立刻去关大门。眼看集体走脱的计划落空了,为了吸引警力,我冷不防冲向小门,并将拦我的门卫推开,冲了出去,并向同修跑的相反方向逃离。两名正在追赶同修的恶警见我也冲出来,立刻调头追我。由于当时的正念不足,我没能定住恶警,跑了大约1里地左右,我被恶警抓住。那位同修也被恶警抓回。随后,我俩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迫害,他被打得面部变形,我被罚坐凳。

一周后,我坚决不配合邪恶,不坐凳,邪恶也没敢再迫害我。事情过后,我认真反思,查找了自己被非法关押以来整个的心路历程,觉得自己一次又一次的都是采用了人的办法,那么这次出跑的基点也站错了。当时我们的思维还是站在人的认识上,把这场迫害看成了人对人的迫害,甚至带着仇恨心理,没能站在法的基点上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发正念解体邪恶。

在以后的几个月里我坚持整点发正念,经常持续40分钟,大约2个月后,我感到自己的空间场清晰了很多,邪恶的因素被大量的清除了。在这前后,劳教所的邪恶环境有了明显减弱,好象几天就一个变化,环境越来越宽松,伙食也明显改善了。后来才得知,本市大法弟子协调一致,自2005年秋至今,每天编成上下午两班,接力近距离发正念,解体劳教所的一切邪恶因素,并多方努力营救我们。他们已坚持半年之久。听到这个消息,里面的同修们为之振奋,受到鼓舞,更增添了反迫害的信心和勇气。

自从我和一同修上次出跑后,我们分别被加期半年,并被剥夺了探视的权利。一个四防犯人对我说:这回你不用想见你的家人了,也别想提前出去了。2005年11月的一天,管教突然通知我接见,我听后一惊,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我家住在农村,母亲已病逝,60岁的父亲是个农民,市内又没有亲戚,当时我心里想:爸呀!你托了什么门子?还能接见?出来后才得知,针对劳教所拒绝坚定的大法弟子家属接见的邪恶行为,本市同修依照《劳动教养管理条例》等法律条文,找到市司法局劳教科,据理力争,坚决要求接见,(同时司法局大楼外面,有数十名同修在发正念)最后司法局与劳教所联系,同意家属接见。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静心背法。在被非法关押前,我已背完6遍《转法轮》和部份其他讲法。我不断的向内找,深挖自己思想中有漏的地方,并找出了自己的根本执著,主要是对色欲的执著。师父在《洪吟(二)》“别哀”中告诫我们:“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我背着师父的法,心里想:师父说天上的众神都羡慕我们大法弟子,因为我们有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机会,他们却没有。可我被困在劳教所,如何能救度世人啊!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却不能证实法,自己如果没被关押迫害,该救度多少众生啊!

在不断的背法中,我想起师父讲的关于万有引力学说其实是不存在的法,认识到修炼人能够离体,能够不受三界的物质所制约,在人间不应该受低层生命所左右,不应该承受迫害。我悟到大法弟子不应该被非法关押,应该走出魔窟,完成自己的史前大愿。不久我做了个梦,梦见自己在一个大果园里,只见沉甸甸的果子压满枝头,透着沁人的清香。再仔细一看:这个果园的四周全是铁丝网子,只见劳教所恶警张某正背着手往山坡上走,这时另外空间传来张某的内心独白:这个劳教所看上去戒备森严,其实有一条无形的路,能使人从这里走脱,可千万不能让法轮功学员知道这条路,这条路还堵不死,是劳教所的缺陷。听到这,我自言自语的说:看来这是麻秆打狼,两头害怕呀!接下来我就从山上下来,進了劳教所的食堂,等我从食堂的后门出来时,铁丝网墙上有个大窟窿,我便从这个窟窿里走了出去,刚到外边,只见我父亲正在外边等我,他塞给我手里10元钱,让我打车快走。醒来后我误以为这是幻觉,可在接下来的10天里,我又做了两次这样的梦。我立刻悟到这是师父点化我,让我闯出劳教所。

悟到后,我立即绝食,几天后每到晚上我口渴的十分厉害,而我的床边就放着一瓶水,想到外边的众生还有那么多人不知道大法真相,还有那么多的世人没有退出恶党,我告诫自己不能渴。我十分想念师父,一天晚上我想起同修的一首诗:“每逢佳节倍思亲,大陆弟子念师尊。”我从心底里大声呼喊师父,顿时感到整个宇宙都能听见我的呼声。绝食的13天晚上,我胸腔发闷,我闭着眼睛背“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这时我感觉师父的法身来到了我的床边,师父高大无比,我看不见师父的头和脚,我泪如泉涌,同修问我怎么了?我告诉他们师父来了。

第二天我叫来队长,要求上医院,恶警们见我的样子,已经面无血色,眼窝深陷,十分消瘦,就把我拉到医院。到医院后,经检查已没有了脉搏,也没有了血压。要验尿,我没有尿,要验便,我也没有便。几次去卫生间后,恶警李某不耐烦了,它让医生给我插管导尿,只见导出的尿呈血红色。我呼吸困难,处于休克状态,医院便给我打氧气(当时我心里十分明白)。即使这样,恶警们还把我的双手铐在床上。

几天后,劳教所和市司法局的几个邪恶领导都来了,他们看了看我的尿袋,又看了看我的表情,询问医生后,他们怕我死在医院,最后决定让我马上回家。由于我当时的“病情”十分危险,他们没等家人来接我,就用车把我送到家。

就这样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在外面同修们的集体营救下,我凭着正念和正信,被非法关押1年后,堂堂正正的闯出了魔窟。

回想当初我逃跑被抓回后,几个恶警气得暴跳如雷,邪恶大队长白某捅了我一脚,恶狠狠的说:“就是因为你,我被罚了3000元钱。”由于我们出逃,劳教所有几个大小头目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处罚,他们对我恨之入骨,根本就没想让我提前出来。我被提前1年半释放时,他们一脸无奈。这次闯关的经历使我更加深刻的体会到师父所说的:“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邪恶其实什么也不是,当我们在法上归正自己的时候,当我们从思想上彻底否定了旧势力的安排时,师父就能为我们做主,邪恶自然就解体了。

再次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度,感谢全市同修的鼎力营救。鉴于我市大法弟子营救同修的经验,我建议大陆各个劳教所、监狱及其它关押大法弟子地方的附近同修也能像我市大法弟子那样,近距离接力式发正念,持之以恒,彻底捣毁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的邪恶魔窟,解体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的一切共产邪灵、黑手烂鬼,早日结束这场旷日持久的迫害。

文中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