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党特务们的卑鄙伎俩


【明慧网2006年5月9日】前两年,在国安的威逼下我被迫给他们当了特务,后来终于摆脱了他们。现将我亲身经历的特务们对我使用的种种伎俩和手段做个概述,也可称作自己怎样识别特务和特务手段的经验介绍,揭露和曝光当今邪党统治下的中国特务们的卑鄙、肮脏的流氓手段,同时提供给同修作为借鉴,使同修在证实法的工作中如果遇到类似情况或许可以参考,减少损失。

特务机构中有专门的特务负责与我联系,要我每隔一段时间给他们交一次所谓“思想汇报”,并要求我把每天所有接触过的人和事以流水帐的形式全部记录下来,届时一并交给他们。他们告诉我:如果发现任何情况,哪怕是深更半夜,也要“立即报告”。他们不敢告诉我他们的任何电话号码和自己姓名,只告诉了我一个向他们汇报情况的呼机号,他们再通过不显示电话号码的电话打回来。通过这种办法,我每个礼拜向他们电话汇报一次。可见特务是怕见光的。

与我联系的这个人曾试图到我住的地方单独与我谈话,我没有同意,他也一直没有得逞。他还说要“与我交朋友”,找时间开车约我出去玩等,都被我谢绝了。他们还要求我不能向任何人(包括家人)说出我被迫当特务的事。后来他们来我单位骚扰过一次,找我单独谈话,强迫我在他们从我家抄走的物品清单上签字,在所谓“搜查证”等各种证明上签字,并提出了一些让我做特务的具体要求。他们还让我工作单位人事部门及我的直接领导暗中监视我。

开始时我与其通过电话,每次都告诉他没有什么情况。我也交过一次流水帐和思想汇报。那段时间我内心非常难过。通过学法,我认识到必须统统把这些否定掉,就是不承认旧势力强加的一切,我就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一个月以后我拒绝给他们打电话和交材料,彻底否定这种特务行为,也就是从那时候起彻底终结了这种特务行为。这期间,我没有做过出卖同修和破坏大法的事情。

经历了旧势力的各种歇斯底里的干扰和破坏,由于坚信师父和坚信大法,我最终回到真正的修炼路上,并且各方面都越来越好。但是他们对我长期或明或暗的跟踪一直没断过。现在把他们的各种跟踪手段曝光,也希望对同修能有所帮助。

一、通讯跟踪

我家里和单位的电话他们都长期窃听,手机也不例外,即使是换了手机号码,过一段时间他们就能再次找到我的新号码(我多次验证过)。

每当我更换新手机和号码,或者将串号改了,他们就会花一些时间来找我的新手机号码,如果我用新手机与旧手机通过话的任何号码一联系,他们就知道有一个新号码入围了,他们就会分析这个新号码是否是我的。

确认的手段有:通过旅游、社会公益性的活动等拨通你的号码,来采访、咨询或调查你的一些个人的基本情况,如果你接受他们的咨询、采访、调查,那么你的这个新号码就被特务确认出来了;第二种常用方式是:故意打错电话到你这个新号码上,如果你回答了,也可能被确认出来了;第三种方式是:给你发短信息,要求你把自己的姓名等信息发送到移动运营商的某个服务号码上(为你算命或者提供免费的健康咨询服务等),如果你照着做了,那可能你的新手机号码也被确认出来了。如果一个新手机号码要避免被国安确认出来,前提是手机得更换,或者改变现有手机的串号,并不要再打以前打过的任何一部电话(包括座机),说白了就是保证新号码不被感染。

我自己家里、单位、亲朋好友的座机、手机都先后不同程度的被他们窃听着,有时候打电话时都能感觉到不正常,主要表现在有杂音、断线、声音过小等。在通讯方面邪恶是无孔不入的。如果手机被他们监听了,他们基本上随时都知道你的情况,我有几次用被窃听的手机联系亲朋好友聚会或聚餐,几乎每次都是我刚到场就有一帮国安便衣特务在周围布控了,并且他们动作非常迅速,一般他们是直接开车过去,有时候在你出发的路上就死死跟上你了。很多时候,手机就是他们的一台监听器(同修撰文多次提过)。

二、动用各种人员跟踪

如果你是他们的控制对象,你又和两个以上的人在一起,很多时候,会来一群特务来跟踪你,并且会分布在各种不同的位置上(交叉路口,门口,各楼层间等),他们还会在车上从远处暗暗监视你。如果你与他人交换东西或讲话,他们就会凑到你跟前甚至试图与你贴身,如果你打电话,就会有人在你旁边假装看报纸,听你在讲什么。

有时候他们还会给你照相,存档。在我被释放前他们就给我照了相,录了相,也留下了指纹,其实都是为了将来监控和迫害用的。

很多时候,我要出去干什么的时候,长期暗中潜伏在家门口的特务(一般来说,国安特务会把你家附近的邻居或居委会之类的买通或者串通好)紧紧跟随我,当我发现他们的时候,他们马上又换另一个人来跟踪。这些人一般都用手机相互联系,有时也采用其他通讯方式,如果你在他附近时,他们就发短信相互联系、跟踪。

如果你骑自行车,那他也会骑自行车跟踪(这种形式的跟踪多半由被收买的闲散人员承担),当然国安特务也会开车在路口等你。

如果他们知道你要乘公交车,那么你还未到公交车站他们就已经有人在车站等你了,他们有时候也会跟你坐同一辆公交车尾随你,多数时候不会,他们只是知道你坐了哪辆车,国安特务便开车一路尾随你所乘坐的公交车,或者通知下一个特务在下一站或者下两站上车来继续跟踪你,如果特务知道你下车的地点,那么会有特务在你下车的地方等你。

如果你朝着一个明确的地方走过去,往往会一个特务冒出来走在你前面,或身后跟你(他们好象倾向走在你的前面,这样不至于引起你的怀疑),有的时候你的前后都有。这些人好象一直都在关注着你,不时的看你,他们精力不集中,东张西望,有时候装作在附近看东西,看报纸的都有。一般行人都有一个明确目标,一直往前走,周围有什么,发生了什么都不太会太关注,这些人手中经常拿着包或其他什么东西,或者几个人边走边说话,而特务一般是一个人,且男的多。如果有女的,一般是国安特务,并且还会有另一个男特务陪着,装作一对伴侣。

当特务的各种年龄段的人都有,从十几岁到六、七十岁的都有,年轻和中年的居多。他们多数都抽烟(尤其国安特务),戴眼镜的、公务员模样的、文静的几乎都是国安特务;闲散人员、民工模样的都是国安招募的特务;十几岁的小青年也是国安招募的特务。特务们手中除了手机、报纸或许还有一瓶水,就没什么了,走路一般是走走停停,东张西望,或者时不时关注他们盯梢的人,或者脸色铁青的在假装看什么。老特务脸皮比较厚,也很油条,有时挤到你身边来偷听也不害臊,你就是盯着他看他也不害臊,多数特务你只要盯住看他,他马上会本能的转过脸回避,或者显得不自在(这种方法也可以采用来鉴别特务)。一般双休日、节假日国安特务出来跟踪的多,基本都是开车出来,平日除非他们知道你要与其他人聚会或约会,会引来一帮国安特务外,基本都是他们招募的(领工资)的杂牌特务在跟踪。如果对着这些特务近距离发正念,他们多半都受不了,会有反应,或回避,或逃走。

所以,是否自己被特务跟踪,一般都可以判断的。要鉴别哪些是特务,只要多注意留心,一般是不难鉴别的,况且还有师父的慈悲点化。

其实找出特务也有一些办法,可以举个典型例子:如果发现有人跟踪时,径直往前走,然后猛然停住或者往回走,假装办点什么事情,在这种情况下跟踪你的特务还来不及回避,就会显的不自然,就被你定位出来了;如果怀疑特务走在你前面,如果你停止不走,他可能也会停下来假装看什么“等你”,反正他始终惦记着你,时不时的看看你,因为你是他的目标。

如果你的前后都有特务,也有办法,可以突然改变你的方向,这样注意你前后是否同时有人跟着你走,还可以一直走,走到人很少的地方,这样这前后的特务就很容易定位出来了。很多时候,他们发现你认出他时,马上会换另外的人来盯你。如果你定在一个地方不动,想确认一下身边是否有特务,你可以主动找某个人讲几句话或聊天,或者打自己的电话大声聊天或在附近买点什么,这时如果突然有人出现在你旁边来听,或者假装看报纸等,那么他就是跟踪你的特务了,还要注意有时有多个特务在场,不见得只有一个。

当你要甩掉特务时,一定要想到伟大的师尊,师尊会给我们各种智慧,也可以采用神通灵活的甩掉他们。举个例子:如果我想甩掉跟踪自己的特务,就把他带到自己比较熟悉而交通复杂的地段,而且是一般特务不太熟悉的地段,兜几个圈,把特务兜糊涂,发现没有跟踪后,从你熟悉的地方迅速离去。搭出租车,或者频繁的换几次公交车施计走脱也是很容易的事。

如果特务紧紧的贴身跟你不放,就要十分注意了,很可能是邪恶要绑架你了。在危难时,不慌不乱,稳住心,想到师尊,一般都是能脱险的。

以上内容,可能对于在外发资料的同修也会有些帮助,不足之处望同修们补充,不正之处望同修们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