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四年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2006年6月1日】慈悲伟大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我四年的大学生活是与正法时期同在的。在这个特殊的时期,对一个修炼的大学生有他特殊的要求与使命。学校看起来是一个不同于其他工作环境的一个特殊的地方,学生总是在固定的课业上完后,还要面对作业和不断的大考小考。但是,他又是世间百态中的一种,那些看起来的不同实际也只是表象而已。

一.修去对名的执著,大法开智开慧

刚上大一的时候,因为对自己的英语没有信心,担心学不好会让大法名誉受到损失,也担心会伤父母的心,当时没有意识到这些担心是在为自己的执著心找借口。那几天除了学法炼功外,就是抓紧一切时间学习,还找来很多辅助书,把大部份的精力都放到了学习方面,可心中还是有一种莫名的烦乱。师父说“人家说:我来到常人社会这里,就象住店一样,小住几日,匆匆就走了。有些人就是留恋这地方,把自己的家给忘了。”(《转法轮》)我意识到我的心态一点都不清静与坦荡,同时惭愧自己以为修下去的对名执著的心,修的是那么不坚实。他们都只是深层对名执著的心所产生的叶子,一叶障目,差点挡住我看到真正的执著。而且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还肩负着向众生讲清真相的伟大使命,任何执著心不但对自己的修炼是障碍,也会耽误多少生命的得救。我找到了自己的执著,放下他,心中那无名的焦虑就烟消云散了,心里很踏实,而且有一种与世无争的自在感。当然在常人形式中我还是认真学习,但是本质上却是相差万里,我是以一个修炼人对社会,对人负责的态度,来做好我的本职工作,也就是做一个好学生,这个好并不是最后结果如何,而是在过程中,要好好的善待一切众生,体现在这个空间的是对老师的尊重,对同学的友善,对课业的认真。认真学习不是为了证实自己,而是在学生领域更好的证实大法。神奇就这样发生了,课下同学们说什么我都听不懂,但是上课教授讲什么我都听懂了。心态摆正,大法就为修炼者开启了智慧,净化我的心灵,心里总是静静的。

在学校有很多讲真相的机会要抓住,同时我还参与了很多不同项目的讲真相小组,学习的时间自然并不是很多。可我每天学法炼功,认真听课,师父慈悲的加持,使我学习与讲真相能够平衡的很好,我学习起来很轻松,在本系是课程选的最快的。所以导师推荐我选一门研究生的课,开始那门课的教授劝我不要太累,想让我换个课,我说想试试,几堂课下来。教授就总是亲切的叫我“班级baby”(意为班级老幺)了。我学起来并不累,并起草要做法轮功真相纪录片,最后教授不但给了我A,而且后来还推荐我考入电影界中MFA学位。并且我也拿到了全额的奖学金。其实这些对我们修炼人来说都是虚幻,有一个不是虚幻,那就是一个生命得救了,她对我的肯定,是因为她了解了法轮功的真相,她的支持是为她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我为又一个生命得救而感到幸福。我的导师将我推荐成为学校的荣誉学生,她说,靳威是个少有的好学生,她想做的事情一定都会办到。我想这是因她感受到了大法弟子的正念威力。大二我被选入国家荣誉学生,大三我被选入国际荣誉学生。对于一个高中毕业直接从日本来美国上大学的学生来说,这看起来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我之所以能在轻松学习状态下走过来,是因为我是大法弟子。是因为师父开启了我的智慧,我要用最纯净的心态正行救度众生。不与争强,我要明明白白的无悔的走过这个过程,用我的全部生命证实大法。我感到,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时刻把修自己,讲真相放到第一位,学习起来就会很轻松。师父说,“因为你们是大法修炼,一切都应该是最伟大的、最纯净的,我们所做的一切事不只是你个人修炼,还要考虑到法,还要考虑到将来新的生命,同时呢,还要考虑到未来的生命形式。因为你们在给他们奠定基础,所以我们的路一定要走正。今天你们做了什么,将来人会去说,大法弟子当年就这么干的,那么很多事情看来就是很主要的。”(《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

我还破格选了一堂研究生的照相课,前几天我没听懂,教授讲课很快,留的作业要根据她讲的理论照。这时我晚上做了一个梦,梦中师父教我怎样照相构图,很多具体地醒来后就记不得了,但是大意记得,我就按照梦中的点化完成了作业,得了A,教授都很惊讶。还有几次类似的情况。最后期末的时候,教授对每个人的作品评论时说到“无论像中主题是多么繁忙的内容,在靳威的照相机下出来的都是那么祥和平静。”

二。利用课堂,救度身边一切有缘的人

在大学的四年中我利用课堂使与我结缘的这些众生都听到了真相,比如第一学期的一堂构图课上。作业是画一个身边最熟悉人的动作。我就画妈妈炼功。第二天教授让展示并要讲画中的意思,我就向全班介绍法轮功和中共的迫害。下了课,很多同学都来问我关于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情况。其他三堂课都有不同的机会,很自然的结合课业向他们讲真相,效果都很好。这时我的欢喜心出来了。有一天英文文学课教授让写一篇作文,主题自定,我就写了一篇关于中共迫害法轮功真相的作文。过了几天,那位教授将我找到办公室,非常生气地让我以后不能写关于法轮功真相的作文,理由是这是文学课,不是政治课。我明显的感到她对法轮功不了解,受到了中共的毒害。我没有放弃,善意的和她讲法轮功的真相,并告诉她这不是政治问题,而是关乎人最基本的良心与道德的问题。她不再坚持,最后终于向我微笑。因为大法弟子才是这世间的主导。英文课的最后一个作业是先在课堂向全班发表自定主题。我听到教授说的时候,我的心中犹豫了一下,这是一个很好的讲真相的机会,但是如果我这样做,这是期末考,教授会不会给我个不及格,第一学期就重读,不用说学费多昂贵,就是我自己也从来都是学习上的佼佼者,那多难看啊。对名的执著又出来了。我发现,越执著就越能找到借口,如果因为这个重读,会不会给别人对大法的正确认识造成障碍?我越这样想,心里就越不踏实,总是觉得这些借口不攻自破。善待一切众生,当我面对这些众生的时候我的慈悲心哪里去了?我做到无条件的无私无我了吗?我觉得惭愧。大法如此之大,这是宇宙的法,我要听师父的话,我要修去自己对名的执著心,用最纯净的心讲清真相,怎么可能给他们造成障碍呢?我问自己来到这里的最终目地是什么,师父说,“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所以这个人一想修炼,就被认为是佛性出来了。”(《转法轮》)我又问自己,那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又是什么,师父说,“那么也就是说啊,讲清真象这件事情是非常重要的,每个学员都要重视这个问题。我告诉大家,除了你个人的修炼之外,当前最大的事情就是讲清真象,因为它在直接的普度着众生,它直接的在挽救着未来的人,同时它体现出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伟大──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下,你们还在救度着众生。”(《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我对自己说,“威威,你的生命都是师父给的,师父这样千辛万苦的救度,你怎么还能去执著根本也不属于你生命的那些虚幻的世间的东西呢?我要听师父的话。”利用这个机会讲清真相,我不再犹豫,抓紧准备。以中共如何封锁媒体这样一个主题,将法轮功的真相讲给他们,在20多位同学的面前播放了真相光盘,并发给他们真相传单,也给了教授一份。然后我又写了一篇很长的讲真相的文章作为期末的作品。我在写的过程中完全忘记了那是期末的作品,而是面对教授和她在讲真相,一气呵成,交上去,不再想了。成绩出来了,第一学期,我得了全A,而且得到了奖学金。这一个学期下来,我更清楚了怎样在学校的生活环境中修炼自己与证实大法。

在主系的课堂上,无论是做片子,画画,照相,摄影,表演,设计,导戏等总能找到合适的机会。作为副系声音和一些本科生必修的课,如数学,化学,物理,历史等,就比较难了,那么我就自己找机会。如:营救李祥春等一些制止迫害的签名活动我就拿到班级,教授们非常支持,让我在班上向大家介绍并让同学们传着签名。正法之路图片展,章翠英画展,烛光守夜,后来新唐人新年晚会,九评等等的广而告之,都是我在班级同时大面积向他们讲真相的好机会。

江××10月来美国那次正好赶上我有一堂很重要的课期中考试,那位教授平时就对出席率看得很重。我想我要去德州,因为近距离发正念威力更大,它是首恶,清除它是对众生的慈悲,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于是我先和教授讲真相,她很支持我去德州,并且主动提出允许我在网上答题。这学期我在做一部电影的后期制作,所以没有选课,苏家屯的事情一出来,我马上意识到一定要让学校知道,于是我主动找到系主任和其他一些教授,请他们帮我看片子时,我就和他们讲苏家屯的真相,他们表示知道共产党的邪恶,但是对于这个事还是很震惊,他们也说如果这个事一旦曝光,共产党马上就倒。

学校举办的很多活动也都是讲真相的好机会。比如,在胡来之前,白宫新闻部主任托马斯女士,一位资深的老记者来我们学校作演讲讨论会。会后,我马上来到台前找到她,从苏家屯讲到中共迫害法轮功,她表示原来不知道,胡来她会考虑提出这样的问题。还有学生感谢奖学金资助人餐会上,我就利用白宫喊话事件和他们讲真相,餐桌上一下热闹起来,他们对法轮功被迫害的事情非常关注,但也有一个政治系的学生受了中共的毒害,对我说他和一个中国留学生谈到过法轮功,那个中国人就和他讲你们法轮功不爱国,这么大的中国你们一点看不到他的好处,都是报道不好的地方,他说他自己也到明慧和大纪元上看过证实这个中国人说的话是对的,他还说如果明天中共就倒了,中国这么大怎么办?我就和他说中国和中共的概念和含意不一样,中共不能代表中国。中国有五千年的历史,但是中国有过多次的朝代更替,一朝过去新的一朝就会到来。更何况,共产党是从苏联進入中国的,控制中国人,使得中国人不能按照自己民族的文化与理念生存,是共产党在破坏中国的文化。我刚说到这儿,旁边就有人按捺不住的脱口而出,“对,就是这样,无可辩驳。”其他人也都不住的点头。最后这个学生说,“我会坚定的和你站在一起,我希望新的中国早点到来。”

三.在校园内讲真相

大学第二学期,我想只是课堂上讲真相还不够,得利用一切机会向更多的师生讲,我想到了办一个学生的法轮功俱乐部,这样就可以在学校主动举办一些讲真相反迫害的活动。但是学校规定要在表上签上15到20个学生成员才可以成立,而当时我们学校只有我一个大法弟子。又一个讲真相的好机会。平时总不能无缘无故的就和遇见的学生讲话,这次我拿着这张表到操场上去走访那些学生,讲真相,问他们对这样一个俱乐部的成立是否支持,感兴趣,他们都很高兴的签了名,留下了联络方式。一天的时间在我们大学就从此有了法轮大法俱乐部,我们举办了很多活动,比如营救李祥春签名活动,正法之路图片展,烛光守夜,大法弟子画展,起诉江鬼中国人权研讨会,等等。现在给大法弟子提供方便,也是在摆放他们自己的将来的位置。中国学生会会长发电子邮件说要杀了我,并发电子邮件给我们学校所有的中国学生说将我的情况报给了中国大使馆,以此威胁其他的中国学生。利用此事,我有机会向校长,副校长,副校长助手等一些平时不容易见到的人揭露邪恶,因为无论他们的职业是什么,他们都是苦苦等待听真相的众生。他们明白真相后说民主,自由的美国不允许法轮功学员的安全首当其冲受到威胁,将来的人一定会记住法轮大法,世代传诵。我同时也利用这个机会和全校中国学生讲真相。他们中也有很正义的人支持,

我有机会成为国际优秀学生会美利坚大学分部的社会活动负责人,在我的提议下,国际优秀学生会美利坚大学分部主办了一场营救中国法轮功孩子的晚会。由法轮大法俱乐部和明慧学校协办。学生主席到会演讲。过了几天,那位学生主席看到我,很兴奋的问我,“昨天我在演讲课上的期末发表引起了全班的轰动,得了高分,你知道我讲的是什么吗?”我疑惑的看着她,她说,“我给他们讲了中国法轮功学员的那些孩子成为孤儿的事情。我还在网上查到中国警察竟然使用电棍迫害。我的发表被学生要求延长时间,教授竟然也同意了呢。”是的,当这些民众明白了真相,他们自己便是一个个的活传媒。

我在大三的时候提前完成了优秀学生的毕业作品,是以36位西人学员去天安门广场为主题的半小时的纪录片《希望》。以东西方文化为背景作了两个不同风格的版本。被选入优秀学生作品参展会,展览会上,教授们看过后有的向我索要光盘,有的对中共迫害法轮功表示很气愤,有的悄悄对我说,这样的片子在中国会被禁吧。我就正好進一步讲真相。评委主任后来将纪念奖给我的时候说,其实大家对你的作品评价很高,但是因为你才大三不能参加毕业式,而得奖的人是要在毕业式上发表的,所以只能给你纪念奖。我很高兴的接受了,因为这是代表那一群众生对真相的了解和对大法的正面认识。我只是将真相带到他们的眼前,是师父的慈悲和大法的威德溶化了他们的生命,他们正确的选择,和那珍贵的善念为他们的生命带来了美好。后来此片在美利坚大学影展中获得了第一名,并被选入佛罗里达的一个电影展上放映。我想要是更多的学校和人权组织能看到该多好。但是一直忙于其他的讲真相项目就很难找到时间去推片子,偶然的机会被一个常人的出版商看中此片,他不买版权,会将片子向全美学校,图书馆,和非政府组织推广,因为这些地方买去不是个人观看,出版商又觉得片子很有价值,所以定价179美元,已经有两所大学,3个非政府组织购买了,还有一个图书馆是免费赠送的。他说还有客户在看,人们在网上也可以直接购买。通过这个片子,会有更多的众生听到他们等待的真相,尤其会接触到很多美国青少年,每个知道了真相的人又会成为活传媒,我们的真相像冲击波一样震撼世人生命深处,涤荡人间处处角落。最后我想以师父《洪吟》中的一首诗结束我今天的发言,与同修们共勉:

无无无空无东西
无善无恶出了极
進则可成万万物
退去全无永是迷

(2006年加拿大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