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工作中修炼提升


【明慧网2006年6月1日】尊敬的师尊您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名叫刘志飞,在香港出生,移民到加拿大已经28年了。我是做珠宝行业的,自己公司,兄弟合资。我是在2004年4月得法,从街上一个阿姨手中给我一份大法资料开始,渐渐的我的人生观有所改变,使我在生活上有着很大的转变,思想上也是慢慢的升华着。

2005年2月,由于生意不佳,每天工作两小时,闲坐六小时,除白拿工资外,也觉得太浪费时间。我那时在法理上的认识是,修炼人是不可以拿不劳而获的钱财的。也为了证实一下自己能干一样有些人不愿干的活儿,我便向兄弟们提出我要拿一个五个月的大假。我在公司里是二老板,我大哥是大老板。大哥和其他四个兄弟都很诧异我的动向。

就这样我离开了公司,不当老板,去学做护理。那就是照料老人的日常生活。我找了一家中国人开的学校去上课,教师在国内是医生,十个学生都是从中国大陆来的。有些学生在国内是护士,大部份都是新移民。他们都讲国语。由于我的国语说得不好,所以他们很少跟我交谈。

他们都不知道真相。有一天我在课堂上告诉他们,我是法轮功学员。十一双眼睛都用惊异的眼神看着我,好象我的头上有两只角似的。这以后每当他们讲到一些共产邪党的不当之事时,就会有人说,这都是“国家机密”了!我觉得他们就是不让我知道详细情况,因为我是香港人,对他们来讲我是外人,加上我是法轮功学员。有一次我跟他们讲六四,只有一个信。我问他:“你知道真相?”他说他当时在德国,所以他知道。我就给了他一本“九评”,跟他说:“你现在身体离开了共产党,你的思想也应该脱离它,快退党吧!”他只是给我报一苦笑,就不理睬我了。我只觉得中国大陆共产党人真的很可悲呀!他们的观念是香港人、台湾人、法轮功都是反共分子。在课程内,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做一些表述,我每次都利用这些机会来讲一些我修炼后,大法带给我身心上的改变。他们都很有兴趣听。

课程的最后的一课是如何写简历,我工作三十年,从来未写过简历,而教师教的是如何做假才容易被选上。我不能接受那样写。我用我自己的方法写,突出我是法轮功修炼人,每天至少炼功一个小时,不抽烟,不喝酒,不赌钱,精力充沛。

2005年4月,三个月的课程完了,我要去老人院实习。离开学校的时候,我想送一本《转法轮》给教师,但她不要,她说没有时间看,她叫我只要给她大法网站的网址,她会上网去看。我当时给了她一个大法的书签,下面有网址,上面三个字:真,善,忍。她说“这三个字很好”!

之后我就去老人院实习。我有一个大执著,“色关”。在所有的电视节目中,我最喜欢看时装表演。我不喜欢时装,我是看那些模特儿在表演中行走时的姿态。有时在街上看到那些身材好的背影,我就会拐弯过去看看她前面的样貌。这是我的执著,我要突破这关。我开始去老人院实习。每天的工作是,叫他们起床,帮他们洗身,换衣服,打扮,喂早餐,收拾床铺,喂午饭,写报告。但这些都是题外话,我想告诉大家的主要是帮助他们洗身,穿衣服。

我负责照料五个老人,两男三女,都是行动不便的。男的女的我都要帮他们洗身。大家知道,老婆婆的身体不好看,但我每天都要看。还有呢,我发现男的老人家,当我帮他们换上新衣服,梳了头,刮了胡须,很好看,精神奕奕;而女的老人家,无论我帮她们换上什么样的衣服,怎么样去打扮,她们都不能变得美丽。这好象是在告诉我,无论年轻时身材多好,样貌多美,到老了都会是这样。让我去掉我的执著。

那些老人家都有亲人来探望,有丈夫,有儿子。我不敢跟他们说我每天都帮他们的老婆洗身,怕不好意思。可是一天一位老先生从他老婆房里出来找我,他们是意大利人,我听不懂他说什么,从手势上我知道他是告诉我,他老婆拉了肚子,要我帮她清洗和换尿片。由于他老婆是四肢瘫痪,没受过训练的人帮不了她,于是我做了。我在想,为什么他不介意一个男的帮他老婆洗身体呢?从这件事情我认识到,如果我不在“色”这个心去想的话,那不就是“色”这个问题根本不存在了吗?那么我的关不就突破了!现在回想起来,我能遇到这些老公公老婆婆,都是师父安排给我提高心性的吧!

2005年6月,在老人院实习两个月后,凭着我自己写的那份真的简历,很快我便找到一份工作。而这时我离开珠宝行业也刚好五个月了。有一天,我的一个老客户打电话给我。我去见他,他想叫我去帮他工作,工资方面随我说。这个老客户每年给我自己公司生意,占去我们总生意额的百分之五十。如果我去他处工作,当然我的工资会高很多,但是对自己的公司的生意额就大大有损,那么我是否对兄弟们不义呢?那天晚上我睡不着觉,想来想去,该怎么办呢?最后我想:“嗯,我是修炼人呀!我怎么能够让常人的事来使我烦恼呢?不想了。”不去想之后,立刻睡着了。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我梦见:我和一个和尚在山崖上面;那和尚叫我跳下去,我就跳下去;跳下去之后一想:“不对,他不是师父,我不能听他的。”我要返回去;我就重回山崖上面;那时那个和尚也不在了。第二天,我有了决定。我打电话给老客户说,我只能回到自己的公司做,他可以发订单去,我替他做,但如果没有订单,我也不会回去自己的公司上班。这样那个时候我就在做着两份工作。虽然这样,我的时间也很宽松,因为两份工作都是兼职嘛,也刚好是夏季,大法的活动很多,我都参加了。

2005年11月天气转冷,大法的活动也少了,有同修呼吁去曼哈顿讲真相。对我来说真是个难题,因为我说的英文西人听不明白,就象我讲的国语你们不能全部都听得懂一样。扮反酷刑展的也是女同修,我真不知道我适合做什么,可是我还是报名了。

一个星期三,同修打电话来找我,她说周末去曼哈顿,缺一个司机,请我帮个忙。我答应了她。第一次去,在星期五晚上启程,星期六中午到达,直接去反酷刑展地点。由于晚上开车,睡得不好,那天稀里糊涂不知做了些什么。到傍晚六点收拾回家,家在哪里我不知道,只是跟着同修们下了地铁,走上列车,坐在座位上打起瞌睡。醒来时,哎呀,同修们呢?不在了,怎么办?家在哪里?人地生疏。我就走去坐回头车,每一个站都下车看有没有同修,可是都找不到。经过一番周折,我看地铁路线图,发现我们回家的路线之中只有一个转车大站。我想纽约这么多大法弟子,我只要去那儿,一定碰到一两个学员吧!我就去到那个站,很有信心的打开《转法轮》来学法。五分钟,我的好同修来找我了!

今年2月,我终于将师父在10年内所有的讲法都读过了。回想到我自己的修炼,我离开自己公司也足足一年了。在学师父的《2005年旧金山讲法》中,我认识到,我该用我自己的技术做好自己的工作,这也是修炼,也是在提升。于是我就退出了护理工作,回去自己的公司做我的二老板。我的工作范畴有所改变,公司行政和货物的取价都不管,只是专心全职制作好珠宝。我现在工作比较注重质量,得到很好的效果;客户们都说我们的手工比从前進步。我发现当用心去做,而不是为钱而做的时候,真的如师父所说,我的境界技术都在共同的提升。

多谢师父,多谢大法,多谢大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