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省女子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部份案例


【明慧网2006年6月1日】大法弟子彭菊峰,于2006年4月11日入所,已经一个多月了,不给安排床位,不让睡觉,有时不让上厕所。劳教所唆使邪悟者张某某,经常对彭破口大骂,拳打脚踢。

大法弟子陈芳,05年6月份入所后,被吸毒者打的胸部有明显伤痕。管教人员还经常侮辱她,谩骂她。强行拉到医院花了她好几百块钱。

大法弟子贾玉珍,05年11月份入所,60多岁的人,几十天不让睡觉,有时一晚上都让站着,连厕所也不准上,被迫害成高血压。

大法弟子靳晶,05年9月1日入所,大冬天戴上手铐站在院子里好几天。吸毒人员和邪悟人员张瑞玲等多次毒打她。打手们把她的头发抓住用拳头把眼睛打的血红后,怕被人看见,几十天不让见人,三个多月才好。此间,孟颢等恶警还曾用擦皮鞋的布子塞住她的嘴,整天躺在地上不让动弹。

大法弟子辛恩昊,2004年出所,在所期间受尽折磨,多次遭到毒打,每天只睡很少的时间。

大法弟子马月英,李润芳,2004年腊月被再次送进劳教所。恶警们轮流值班,几十天不让睡觉,多次当众辱骂她们。并让她们上下楼抬桌子,致使李本来就有残疾的腿严重发炎。李几次在打饭途中被吸毒和邪悟人员毒打。有一次恶警陈春香命令打手把李的牙齿打的掉到地上,满嘴是血,还不算,又把她拖回去毒打。恶警杨斌还自己动手打马。为了反迫害,她们开始绝食,恶人强行给她们灌食,并给她们灌大量盐水。灌食时拿钳子拧她们的嘴,有时满脸、身上、床上全是血。

孟某某、郑某某、马某某、辛某某等大法弟子都曾被严加看管,不让睡觉,不给吃热菜,大便不下给强制灌药,还不让上厕所,就大便在组里。长期不给喝水,有时又给灌大量的水,尿在裤子里。她们多次遭受毒打,休息时间也非常少。孟某某临回家时只能吃一点点饭,身体非常消瘦。郑某某被吸毒人员用针扎,不让坐马扎,整天蹲着。2004年9月份她连续十几天白天出工,晚上站楼道,跌倒时还被人拉起来。马某某临回家前满身是伤。辛某某的脚曾被用马马扎扎的出血不止。

大法弟子马月英、李润芳、靳晶、贾玉珍等现在又被送在更加邪恶的九组,在这里不让出去打饭,不让洗澡,不让活动,吃不饱,吃冷饭,每天定任务超强劳动,没有节假日,经常受体罚。她们几个已经都是面黄肌瘦。

山西省女子劳教所培养吸毒打手和邪悟人员利用各种手段迫害大法弟子。每天强制大法弟子从事超时间、超体力劳动。还不让被迫害人对外反映。她们整天欺上瞒下,一有检查人来就造假。例如,每天出工本来是10多个小时,对外只说是6个小时。她们经常找不屈从她们的学员的麻烦,并利用降级、扣分等手段延长大法弟子的劳教期。三大队恶警孟颢、刘忠梅、雷红珍、陈春香、杨斌等,就是这方面的典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