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攀枝花市米易县陈昆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2006年6月1日】陈昆,四川攀枝花市米易县垭口镇法轮功学员,下面是他遭受和见证的迫害。

一、在北京受迫害的经过

2000年2月19日,陈昆在天安门广场看到大法弟子被恶警打骂、抓捕,就跟着上了警车(以为可以到信访办说明情况),后被送到广场分局。下车时受到恶警们的围攻恐吓。在问话室里,陈昆亲眼看到众多大法弟子由于不报姓名被恶警毒打。被恶警毒打的大法弟子中有老年的男女大法弟子,也有年少的。晚10点左右,陈昆被非法关进了监号。之后的一天里,陈昆见证了几桩恶警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的惨烈事件:

(1)夜里10点左右,一个小个子女大法弟子被关进监号时,恶警发现她身上有大法书。七八个恶警强行抢夺,把该女大法弟子强按地上,拽头发、卡脖子、掰手指、踢踩腿背,最后把她打昏后,抬进监号。
(2)恶警把号里背法、传经文的女大法弟子强行拖出,毒打,用穿着皮鞋的脚踩脸,拽头发,用头撞墙,踩腿踏背,惨不忍睹。
(3)恶警调戏、猥亵、污蔑女大法弟子。
(4)被毒打的男大法弟子不计其数(单独非法审问回来时,见到大法弟子满脸的伤痕、手指印、脚印)

大法弟子陈昆和其他大法弟子被关进一间10平米左右的监号,从开始到第二天离开监号的二十余小时里,恶党及恶警就不断的从肉体上和精神上不断的迫害陈昆和其他大法弟子。首先是两三个大电扇使劲的扇冷风,其次不让吃饭、喝水、上厕所,再次是恶警们大声喝骂和用木棍击打铁栅栏刺耳的噪音,人数由开始的十余人曾加到了四百余人(这些大法弟子有新疆的、山东的、海南的……。。遍及中国30多个省区,其中有85岁高龄的老年大法弟子。

二、攀枝花市驻京办事处的见闻

陈昆在驻京办事处被强行搜走现金三百多元,另外一大法弟子被抢走现金八百多元。从此,大法弟子们就被铐在一起,挤在一张单人床上,大约一周左右。后来的两三位老年女大法弟子被体罚。听到驻京人员说过两起迫害,前面上访的同修经历了户外罚站、雪地里跑步、吊铐。

三、陈昆在米易看守所受迫害的经历

(1)大法弟子陈昆以“进京滋事,扰乱治安”的名义被非法拘留8天并交罚150元。参与迫害的有向金发及政保科人员。
(2)在监号里陈昆被强迫背监规、罚站、顶墙。
(3)被强迫写“保证书”。参与的恶人有:县610头目董银华、吴天华,文教局的钟正明、陈建明、杨竹欣等。
(4)被强迫学习污蔑大法的文章,及其相关的所谓法规。
(5)恶警迫害陈昆父亲、妻子、女儿,来逼迫陈昆。

四、陈昆回单位后至今不断遭到迫害

1、回到单位后,校方不让陈昆上课。每天让陈昆挖树、栽树、挑粪、施肥打农药,翻捡危房。每天向校领导汇报、请示,三月之久。特别是五月份陈昆爱人进京,恶人加重对陈昆和他的女儿的迫害。每天除了体力体罚外,还强迫写“认识”、“转化书”等。夜晚,恶党党徒到家里监控陈昆。当时的校领导:余志均,监控人员:杨邦贵、扶贵华、肖东、秦明、谢兵等八人。

2、陈昆被扣发3月份工资。从4月份开始每月扣发陈昆100元工资,达半年之久。6月份左右,陈昆被教育局无理降了两级工资,实施两年的处分,两年过后撤销处分,恢复了工资,可邪恶又提出了再写“认识”“申请”等无理要求。由于陈昆不配合,时至今日,所降工资尚未恢复。

另外,陈昆岳父在2000年5月也进京上访,被恶警抓捕后,在大法弟子的帮助下,自费乘车回到了家。9月左右,当时镇政府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之徒严文志硬说是他去接的人,花费了1500元路费,向陈昆岳父索要。陈昆岳父及家人不配合,严文志就派帮凶徐小林、陈朝祥到学校将陈昆的一辆“三羊”牌摩托车骑到政府大院,并扣押了摩托车(未给任何凭据)。后来,陈昆找了几次镇党委书记、人大主席杨正富,也未得到解决。据说,后来严文志将陈昆的摩托车抵押给计生办,还了计生办的债。6年多来由于受恶党的迫害给陈昆家庭造成直接经济损失达12万元以上。

五、2000年至2001年先后经历至少四次洗脑迫害

(1)2000年7、8月左右,陈昆与同乡镇的十几位大法弟子在恶党垭口镇政府大院遭受大约一周的精神和肉体的迫害。白天扫大街,冲厕所等体力劳动,跑操、罚站等体罚,晚上进行邪恶的洗脑,写保证书等。此次参与的迫害人员有:镇长王华、书记严文达、李正银、翁玉明,联防队队长及其成员。

(2)陈昆被强迫参加位于文教局办公楼的对教育系统对大法弟子的“转化班”,此次参与迫害的人员有局长:杨竹欣、陈建明等。

(3)2001年3月左右,由县610政保科等,在撒莲举办的由破坏大法的邪悟者对大法弟子洗脑迫害。此次参与的迫害人员有向金发、廖红彬(女)等。

(4)6月左右,陈昆被劫持到县电影院,看恶党法院对大法弟子的非法宣判。此次参与的人员有曾孟策等。

(5)2000年9月左右,校长余志均在学校饭堂内主持对大法进行了邪恶的攻击,并且迫害了全校师生,人人签名“过关”。

(6)2001年学校的换了新校长李智勇,由于受邪恶的毒害和控制,对陈昆进行了长达两年之久的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迫害。名义上是安排守护学校,实质上是对陈昆实行严格的监控,当时监控陈昆的是帮凶副校长赵学美。平日里,赵学美经常说一些恐吓、胁迫的话语进行威胁,另外他还配合恶人监控陈昆爱人的行踪。

(7)6年多来每逢所谓的敏感日及上面的检查时所受到的恶党恶徒的上门骚扰不少于20余次,给老人和小孩造成了极大的精神上的损害,让他们感到极大的恐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