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出党派情结 抓紧救众生


【明慧网2006年6月10日】蓝绿情结普遍存在很多台湾及海外弟子的心中。在台湾,经过几次的交流及碰触,师父也为此说了几次法。感觉上蓝绿情结好象一堆杂草,在师父点出后,一些弟子把心中的这些杂草的叶子拔除了,可是杂草的根却缩向更深的土壤里,一点也不让人碰触。因为碰到会很痛,碰到会很没面子。

目前蓝绿对决的严重撕裂现象,都是邪恶因素在钻我们执著心的空子而做怪。如果我们再不能跳出党派这个基点和观念看问题,台湾的处境是否会越来越危险?大法救度一切众生,不分种族、党派、社会阶层,为什么台湾的众生在我们的眼里就成了党派,而不是一个又一个需要明真相、被救度的生命呢?这不是因为我们自己带着党派的有色眼镜,所以看人才总是看见“蓝”、“绿”、“泛蓝”、“泛绿”吗?现在世上的人,元神都是高层来的,都是师尊正法要救度的对象,难道台湾大法弟子就可以因为自己在常人中喜欢“绿”而那个人现在喜欢“蓝”,我们就看不见他需要我们给他讲真相的紧迫性,从而不抓紧去救度他了吗?这种对众生的分别心和常人的好恶之情有什么区别呢?和常人那种你是属于我们自家的、我就关心你、为你着急;你是仇家的人,我就不能救你了,这种私心,不是如出一辙吗?

我个人从不修炼时就完全不碰政治,也不支持任何政党,甚至不投票。总以为自己不可能有蓝绿情结。在自我挖根后,才发现自己蓝绿情结这么重,因为那个执著被埋得很深,是自己根深蒂固对于政治及好坏人的判断价值观,也是一种“情”的表现,自己不用法来严格要求自己,就很难察觉。而且最重要的是,被“蓝绿”这两个字的表面狭隘意思误导了。以为蓝就是国民党或其党员,绿就是民進党或其党员。

同修心想,我又不是此二党党员,也不热衷此二党,我怎么会有蓝绿情结?其实不是的,只要看人马上想到这两党,然后根据自己对这两党或是认同、或是不认同,或是喜欢、或是不喜欢,来判断和对待那个人,甚至思想完全集中到想让这个党如何如何,这就是有蓝绿情结,因为你脑子想的都是“蓝绿”而不是众生,眼睛里看到的都是“蓝绿”,而不是大法弟子讲真相的对象。

在向内找中,我个人倒是发现有两个方法可以自我检验一下,看看自己有没有蓝绿情结?

一、请扪心自问,能无分别心的同等慈悲看待各党的政治人物吗?当然个别政党中人巴结中共邪恶的做法是错的,但是他们毕竟没有伙同邪党诽谤和迫害大法,也是我们讲真相和救度的对象。

二、请打开电视,看看各电视台的新闻报导,以及类似像2100全民开讲这样子的政论性节目。当听到那些政治人物的言语或行为时,自己的心是如何动的。是站在党派的基点和观念上,还是站在如何更好的讲清真相、救度世人、能多救一个就多救一个这样的基点上?

我发现有很多的同修对于某些人物的某些行为是义愤填膺,又有某些同修对于某些人物的做为却是赞赏有加。就我所知,同修能完全不动心的极少。能完全不动心的,能真的懂的用大法弟子的思想看问题的,才是没有蓝绿情节。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p.180),“……高兴不高兴,爱和恨,整个人类社会的一切,全是出自于这个情。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

其实说穿了,所谓的蓝绿情结,就是情。就是对于政治、政治事件以及政治人物的情,这些我们都应该放下。修炼人不就是要修去名、利、情吗?

但是,很多同修在不修炼的时候早就对政治就没什么兴趣,为什么同修还会对政治或政治人物有情呢?这个原因若不找出来,就很难向下继续挖根。

其实,据我的观察,我们会对某些政治事件或政治人物有好恶,主要基于对政治制度、族群认同、和世间是非的执著。这些都不是表面上的蓝绿争执,都是对常人社会中的事情以及一些后天观念的执著,不是用修炼人的思想在法上看问题,所以很难察觉。

一、对政治制度的执著

人间的政治制度是神安排的。我们来到世间的目地并不是在世间建立一个完美的政治制度,而是按照大法修炼自己、讲真相救度世人。世间的关于政治制度的一些价值观如民主、人权等有利于我们抵制中共邪党的迫害、向世人揭露迫害、讲真相,一些认同民主和人权的政治人物也为遭受迫害的法轮功修炼者的人权而仗义执言,给他们自己摆放了美好的未来。但是我们的基点是救度世人,而不是为民主人权而奋斗。民主人权只是带给人世间的福益,而世间的一切也都是有因缘和业力的定数的,也不是人说了算的。我们所要做的是为了世人和宇宙众生的生命的永远,这远非任何政治制度和人间的好处所能比拟的。我们不能因为个别政治人物对民主和人权的不够积极的态度而厌恶他们甚至产生敌视和气恼,相反,我们要对他们讲真相,让他们摆脱恶党的利诱,认同大法,从而获得救度。

二、对于族群认同的执著以及害怕的执著

有些同修支持中华民国,有些同修认为台湾应该独立,而有些同修却主张中国大一统。这些观念确实存在于很多台湾及海外大法弟子的心中。其实不论主张台独、支持中华民国、或主张中国统一,都是执著于政治,说穿了还是情在作祟。

说来很令人惊讶,怎么会有同修有上述三种政治上想法呢?但真正问他的时候,几乎每个同修都会说我决没有这样的想法。

根据我的观察,其实是有的,而且很多,只是埋藏的很深,遇到重大事件时才会跑出来而已。

试想,假设今天台湾的某个政治人物突然宣布开始扩大两岸交流合作、两岸大三通、完全开放引進陆资、两岸官员大量交流互访、完全开放台湾至大陆投资……等等等等,同修作何反应?就我所知,我身旁就有很多同修一定会情绪激动。尤其是做媒体的同修,一定要马上写文章做报导。

在正法时期,我们判断任何人和任何事的标准就是在正法中所起的作用。如果一件事的发生会加重恶党对大法的迫害、阻碍我们救度世人,我们当然会理智的阻止。台湾同修站在正法的基点上看问题是对的。但是有的时候我们看问题时往往又被自己的观念、情绪和执著所带动,从而偏离正法的基点。

我们做媒体的同修报道和评论时事的态度基本是以正法为基点的,但若再继续向内找,也会发现应该修去的执著,如我们的怕心,怕台湾经济变得更糟,怕台湾政治沦陷,怕台湾没有民主自由,怕台湾被赤化,甚至于怕台湾的修炼环境变差,而不是看到矛盾找自己的执著、看到什么都当成自己给世人讲真相、让他们明白大法好的机会。

这不就是执著于常人社会、执著于台湾的经济及政治吗?由于执著于经济及政治,就会觉得还是××党主政比较好,对老百姓比较好,或是××党主政比较好,对民族有益、两岸比较稳定……等等想法。

再向下挖,这样的执著竟来自于害怕邪党。怕本身就是修炼人一定要去的执著。

由于害怕邪党(有些同修表面表现出的是反对邪党,反对邪恶当然是对的,但是其中也有害怕的心,这种害怕的根源跟大陆弟子所遭遇到的害怕如出一辙),有的同修就倾向台独,思想上符合了泛绿。由于害怕邪党,有的同修觉得台湾不可以台独,否则邪党必打台湾,于是思想上符合泛蓝。

怕就是修炼人一定要去的执著。因为怕红色赤化,所以自己产生了蓝或绿的政治思想及立场。还有坚持中华民国正统的,思想上就会倾向泛蓝,厌恶泛绿。但那是常人的忠,是个好人,不是修炼人应有的思想。

顺便一提,一些同修由于民進党较反对中共邪党、支持大法,所以同修在态度上较支持民進党。判断一个政党就看这个政党对大法的态度,这没有错。但我们不能把自己混同于常人。──谁支持大法,谁就有了好的未来,他就能得到神的佑护。我们修炼人都知道这一点,也可以理智的从常人层面辅助他们做反迫害的事情,但这不是大法弟子可以产生对那个党执著的借口,更不能做任何利益交换,一个生命因为支持大法而得到的永远的美好决不是任何世间的利益所能比拟的。而且国民党中的一些政治人物也是反对中共恶党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的。我们也应该引导该政党中的更多的人反对中共恶党的迫害。

众生的未来都取决于他们对正法的态度,并没有说这个人在民進党,他反对中共邪党,所以那个人在国民党,就应该赞同中共邪党。──众生都应该反对邪党;在反对邪党这个问题上,不同的党派都放下党派之争,共同反对邪党,这才是众生都正确的摆放了自己在将来的位置。那么修炼人怎么可以不知不觉的,用情把身在不同党派的众生对立起来呢?

这样的情是极其危险的。因为不但把泛蓝的众生推向对立面,也把一些想要救度泛蓝众生的同修贴上蓝色标签,造成同修间巨大的间隔。而在台湾的众生中,泛蓝众生却是相对较危险的一群,需要救度。

另外,无论两党中的任何人反对这场迫害,我们都不应对他们产生执著,产生依赖或崇拜等人情。大法弟子是这场大戏的主角,在救度所有的世人,包括政党中的政治人物,我们怎么能对他们执著呢?这种执著也可能害了他们。旧势力看到我们的执著,就可能以我们需要提高、去掉执著为借口而干扰迷惑他们。如果我们真正为众生负责,包括为这些政治人物负责,我们就不应该对他们产生人心的执著。

三、对人间是非的执著

有的同修觉得某某讲一套做一套,非常奸巧,如何如何,是恶,从而厌恶他。有的同修觉得某某勾结黑金,工于算计,很会斗争,如何如何,是恶,从而厌恶他。也有人觉得某某、某某为了自己的政治权力去与中共邪党交好,是恶,从而厌恶他。总之,有的同修觉得这个绿营的政治人物说话没水准,那个蓝营的政治人物行为不好,進而动了心,起了厌恶之意。其实,厌恶坏人就是动了情,在这个问题上把自己降到常人水准去了。

师父在《2006年加拿大讲法》中告诫大法弟子:“人说神什么,神是根本不理会的,你动不了他,他根本就不去感觉你做的事与他有什么关系,根本就不理会,因为你动不了他。神只能控制人心,带动人怎么做,人想带动神怎么可能呢?所以你要想成神,你不得这样吗?你不得放下那些执著吗?能够被人带动的心不都得放下吗?”

这一阵子,我听有些做大法项目非常积极的同修,讲他生性嫉恶如仇,不能容忍迫害持续下去。有些同修听到中共秘密集中营事件时,义愤填膺、悲愤不已。这些没有错,但是我们不应把这迫害当成人对人的迫害,不应该以常人的仇恨的情绪去看待这场迫害。

嫉恶如仇,是常人中的好人,这当然很好,但还没跳出人的框框。制止迫害当然是对的,但是基点没达到修炼人的水准。因为嫉恶如仇,所以才来讲清真相制止迫害,把自己当成了一个常人中的行侠仗义的好人了,所以讲真相的效果不佳。

师父讲不记众生一切过往之过,就看众生在这次正法中对大法的态度。大法弟子的正法修炼,要按照师父定的法上的标准做,去除自己头脑里过去在常人中老是爱将人按照人间的是非分成好人坏人的观念,取而代之的是都要救度所有众生的慈悲和理智。

人在三界中生活就是会造业、变坏。就是因为众生的业力深重,师父才会下来度人。别忘了,我们都是师父从地狱中捞起来的。现在除了救人还是救人、救人!

以上仅是个人从事媒体以及与身旁周遭同修接触之后所感所悟,主要可以归纳如上,但范围及层次仍有限。如有不妥,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