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终于知道了学法有什么用


【明慧网2006年6月10日】之前有个同修写了篇文章《学会修炼》,看似很初级似的,其实我也有同样感觉。学了几年,甚至刚刚才学会修炼,才真正入门似的。我在如何学法方面谈谈心得体会。

我刚得法时,并不知道怎样“学法”。由于对“学法得法,比学比修,事事对照,做到是修。”(《洪吟•实修》)这段法理解不好,以为“做到才是修”,不知道学法就是在修。我以为书中白纸黑字写出来的那些执著心,在事事中都对照,直到都能做的到了,修干净了,才需要再去看书;那时候书中高层次的理再显现出来,然后再指导我去哪些心,如此不断提高层次。

当然了,事事对照,还是有很多没做到,自己也苦恼。有同修指出我的问题就是看书太少,我还反驳说“我自己知道自己的问题在哪里(觉的自己欲望去不掉)”。

如此过了很多年,终于到了同修(妻子)被邪恶迫害,此时才意识到自己可能错了,痛恨自己看书太少,请师父点化知道了夫妻之间的欲望是不可放纵的。看书看到“修口”那节时,师父讲了“修意,那就是连想都不想。”(《转法轮》)心想如果我早就知道“连想都不想”这个理,那问题就不会泛滥成灾了!可是师父不是在讲宗教中的要求吗?可不可以拿来指导修炼呢?会不会是违反了不二法门?但是隐隐约约觉的,很可能师父这句话不只是讲讲宗教中的情况而已!书中的每句话也许都是针对我修炼而来的!

几乎同时,另外有个同修从师父讲的“物质与精神是一性的”中也悟到了修炼要控制自己的思想,不能让那些坏的物质在脑袋里面呆着,时刻保持思想的空的状态,脑袋什么都不想,一有常人的想法,就立马打住。可是当时我认识不到,反而认为“物质与精神是一性的”这句话,不是师父在给思想界争论的双方当裁判吗?怎么这个同修拿来指导自己修炼呢?后来才明白:原来书上师父讲的这句话,更重要的是指导我修炼的,换句话说,这些话都是说给我听的。

后来发现很多这种现象,书中的话看似讲气功界的不良现象,讲宗教的发展过程,讲吃肉问题、抽烟问题,好象与我都对不上号,其实都是指导我修炼的。我从不抽烟,可是学这段话,也可以悟出法理,因为常人中形成了很多“抽烟提神”之类的错觉观念。而病呢,也不能简单的认为是病,从某种层次上讲,人的观念不放,也是一种病。网上有同修从“不二法门”中悟到“不要一手抓住人不放,一手抓住神不放”。

认识到了这一点后,觉的很高兴,终于学会“学法”了,也看到了表面文字后隐含的法理。我悟到学法的第一个作用是:学法本身就是在修去执著心,学法的过程就是在修炼,很多同修还未认识到这一点。因为学法时,你必须集中精神,集中精神的过程就是在制约脑袋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人的欲望”、“人的观念”、“邪恶打進来的信息”、包括旧势力给你安排的一思一念,制约它们就是在消除它们,因为你在排斥它,反对它,不要它,师父就会帮你拿掉这些物质的。任由杂念泛滥或者昏昏欲睡,那就是学法走了形式。学法只要集中了精力,别以为好象没看到什么高层次的理,其实已经去掉了很多心,脱了无数层壳了,很多心不是一层的,要层层去的。所以不断学法,执著心就会越来越弱。

因为我明白了学法就是在修心,所以很喜欢学法,欲望越来越弱,怕心也越来越弱。以前我把“法”理解成是一本“方法大全”书,看书就在找方法,再拿这个方法去治色欲、治怕心,其实这些心是“干治治不好的”。不断看书、背书、听录音、看录像,那些心自然就去掉了,真是太简单了。由此可见,法是万能的,一点都不夸张。

有同修问“做梦的时候邪恶老是追杀我怎么解决?”指望同修指点个什么良策一试就灵、一劳永逸,不如集中精力去看书,看不下去就是杂念或困魔等等干扰,坚决排除,必定成功的。

如此又过了一段时间,看了一篇交流文章《为什么“精進”反遭迫害》有点收获,觉的思想空,是一个层次,“溶于法中”才是更高啊。因为你在常人中,思想做不到绝对空,常人社会的各种信息都会干扰你,我用法来充满脑袋,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怎么插的進来啊。

于是我开始背法了,也发现有个老年同修不停的背《洪吟》,一有空就背,感叹自己觉悟太迟了,人家早就很自然的溶于法中了(如果背《转法轮》就更好了)。阿弥陀佛的法门只念“阿弥陀佛”就能圆满,大法中修炼,这么高的法不停的背下去,那还差的了?

最近又悟到一点,以前在这段法中悟到了一个理,切记不要“记的太牢”,否则每次看到这个地方,就在想,这句话我悟到了这个理,次次看到此处就是这样想的话,那就等于在给这段话下结论,从而阻碍自己看到更高层次的理,应放弃才对,失与得是贯穿整个修炼过程的,否则如何做到“不断的”往上突破呢?

由学法认识到了控制思想的重要性,“不自觉的练邪法”这段法看似讲气功界的某些人炼功时脑袋不闲,不自觉的练邪法。我一开始以为,我炼功时不乱想就可以了,后来发现不对,平时不炼功不学法的时候,一样不能乱想。因为法轮在不停的运转,时时刻刻都是在炼功,时时刻刻都在演化能量,不炼功时也一样的,那么没炼功的时候,如果脑袋就乱想常人的事情,任其泛滥成灾,那不也就是在不自觉的练邪法么?修炼若不知道要分辨自我、控制思想,轻一点的,就是主意识不强。

你把“人的观念”当成了你自己的话,师父是不管的。如此看来,分辨哪些想法是你自己的,那些不是你自己的,十分重要。那么哪些想法才是你的?我悟到,凡是不在法上的想法,就不是你自己,因此也只有学了法,才能对照出哪些想法在法上,哪些想法不在法上,学了法才能对照出来,这就是我悟到的学法第二个作用“认出执著心”,这一点是绝大部份同修都认识到了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如果不在法上,那脑袋里的绝对是旧势力安排给你的那些了,危险至极,所以如果任由“人的东西”留在思想中,邪恶就在你“人的东西”中扎根落户了,那个环境适合于它嘛。

有个同修写了文章《把握自己的一思一念,否定旧势力的任何安排》,很利于同修参考,建议比较糊涂的同修训练一段时间分辨自我,养成这个习惯,有些同修确实很不会分辨,开口闭口“我有怕心,我怕……,我担心……,我不想去……,科学的东西我不懂……,我以为……,我坚持不下去了……,我没有这个能力……,我文化低学不好法……”,其实没几句话是他主元神想的,都是“后天观念”在说话。你既然把它当成你自己,就是允许它存在了,那还怎么去掉?只要发现不是法上的东西,就要在思想中说,这不是我自己想的,坚决否定、铲除,师父看你总能分辨清楚它,就把它铲除了。现在更方便,有些东西自己发正念就能铲除掉了。

“邪恶”会控制常人的“思想”来迫害大法弟子与毒害世人,铲除了邪恶,邪恶常人也就只剩个常人而已,而常人是最弱的,没有了邪恶对他的控制,你再去给他资料讲真相就是十分容易的事情了,因此在法理上不清楚“为什么要发正念”的话,那也是强为而不自觉主动的,走形式就成了必然。

以上所悟,其实还谈不上悟,其实都是师父明明白白讲出来了的,只是自己刚刚才认识的。就好象那位同修写的《我终于认识到了什么是观念》一样,打了很久的仗,刚刚才发现了敌人是观念!悟出来时玄妙无穷,说出来就好象平淡无奇了。我也是学了这么久的法,刚刚才发现法真的是万能的,他又是如何起作用的。写完这篇文章,突然又觉的自己在法中即是在神众之间,顿感伟大。

也许这点认识连大法的边都还没摸到,希望对同修有点帮助。

有些学法不深、文化又比较低的同修,看同修交流文章看不太明白,问起有些名词,比如“观念”、“法理”、“走极端”。大家可以在学法中相互帮助,解释一下字面的意思,同时据一些修炼中有这类问题的实例。比如“走极端”就是事情包含两方面,可是你偏重某一方面并且走到极限了,没平衡好。譬如说:

- 我要修炼了,就不管常人的工作、家庭的生活了,就是走了极端。
- 学法重要,有些同修就整天看书,正念也很少发了,真相也不讲了。讲真相重要,就很少学法、发正念了。
- 一讲法正人间快到了,有些同修就常人的事情都不干了,专做大法事情去了。
- 一讲到要向内找,就从正法修炼又走回个人修炼中去了,邪恶迫害起来就觉的自己应该承受了。
- 一讲到不相互指责,看见了同修的常人心也不指出来了。
- 一讲到不能在学员中集资,谁都不能提“钱”字了,做真相资料的钱也不出了。
- 一讲到人民币上写真相效果好,就免费发送人民币给人家了。
- 一讲到要去怕心,就不理智,安全也不注意了。
- 一讲到去色欲,就强制自己夫妻生活也不过了,使常人家人无法理解。
- 甚至一讲到推九评,大法的好不讲了,自焚等基本真相也不讲了,专讲邪党恶。
- 一讲到要处理好与社会、家庭的关系,就去忙于常人工作、没时间做好大法工作了。这些就是走极端的表现。

法的内涵是很深的,包含着所有层次中的理,所以这些例子并不能包含“走极端”的全部含义,但足以说出个大概意思,听的人应该能理解到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